刚刚更新: 〔君倾心与卿〕〔太古武神〕〔嫁我不吃亏〕〔巧女喜当家〕〔反派今天也很乖〕〔墓下诡门棺〕〔法医王妃之邪佞王〕〔契约宠婚,温总请〕〔都市超凡神医〕〔情爱散〕〔都市妖孽高手〕〔我修的可能是假仙〕〔点道为止〕〔万欲妙体〕〔快穿女配生存计划〕〔悠悠笛声沁沐阳〕〔亮在山村的太阳〕〔我成了小乌鸦嘴他〕〔万灵苍穹〕〔田园医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贤后 第三百三十、太子妃定
    长孙皇后和苏夫人母女聊了大半个时辰,在此期间,她多次观察苏娴并不断问话,苏娴除了回答必要的问题之外,不曾多半句嘴,一直低眉顺眼的坐在一旁。

    换成一般人,看她如此,多半觉得此女木讷,实非太子妃的合适人选。

    可长孙皇后不一样,她一这辈子,见过的能人、强人太多了,眼光之利非比寻常。

    这苏家小娘子话虽少,但她眉眼柔顺,目光清澈平和,言行举止不卑不亢,这是一个真正宜室宜家,胸中有丘壑的人,而绝非所谓的木讷。

    太子若能聘得这样一位太子妃,日子想必不会过得太差。

    出于这样的心事,当天夜里,当丈夫来立政殿的时候,长孙皇后就将自己见苏家母女之事、以及自己的意见一并告诉了他。

    李世民听完之后,略略沉吟了片刻,开口道:“既然你如此看好,就那苏定家女吧,先找人合合她们的八字,合适的话,朕就赐婚圣旨。”

    “太子妃人选非比寻常,陛下不再多考量打探一二?”长孙皇后有些讶然的看了丈夫一眼。

    “有什么好打探的,苏家自北周开始,门庭就十分显赫,苏禀这一支自他的祖父起,个个都是人杰。”

    “这样的人家,这样的门庭,他们的嫡长女,又能得你赞不绝口,还有什么好探的。”李世民有些好笑的看了妻子一眼。

    不说李世民夫妇的心事,但说苏夫人和女儿回来的当晚,苏亶一下朝就来到了夫人的房里:“娘子,今个儿你带娴娘入宫面见皇后娘娘,怎么样?”

    “我还以为你真不在意这事呢,我瞧皇后娘娘的意思,多半是看上咱们家娴娘了。”苏夫了横了丈夫一眼。

    “......”苏亶。

    果不其然,没过几日,宫里就来了人,先问了苏娴的生辰八子,大名小名,如此又过了七八日,到九月下旬的时候,一纸欲聘苏家女为太子妃的诏书就到了苏府。

    聘太子妃的仪程繁琐,从纳采、问名、纳吉、纳徵、请期、到亲迎,六礼走完,估计要一年多时间。

    现在下聘,到太子正式迎太了妃的时间起码要到明年年末或者后年后初,太子妃人选花落苏家,又惊掉了无数人的下巴。

    就像当初柴哲威迎姚家女一样,都是那样的出人意料之外。

    论门庭,苏家女当然有资格做那太子妃,问题这苏娴这些年实在太没有存在感了。

    大家很是想不通,帝后选来选去,最后会给太子选了个各方面都平平无奇的太子妃。

    一些门庭显赫、自认自己才是太子妃最佳人选的贵女们气得快咬断了牙根。

    外面这些人的心事苏娴并没有放在心里,她仍然不参加任何贵女们的活动,有空的时候,不是在读书,就是在捣鼓草药。

    在她看来,没有嫁入东宫之前的这段时间,是她难得的自由日子了,自然是要好生做点自己喜欢的事,她一点不觉得学医有什么不好。

    太子的身体貌似不怎么好,她会医术,以后近身照顾,也能将他照顾的更周到不是?

    至于对太子这个人是否有什么好感,苏娴并无特殊感觉。

    许是还没有开窍,许是这些年她的大半心事都钻进药理里,对男女情事并不曾有太多幻想,成亲对她而言更像是一种任务。

    不管嫁给谁,她都会尽力去做好一个妻子应尽的分本,当然,太子妃这个角色和普通人有些不一太一样,对此,她心里也有准备。

    进了东宫之后,她自然会尽心尽力去做一个太子妃该做的事,成亲的前半年,家里多半会为她请专门的嬷嬷来教导她,她不必为此多操心。

    十月中旬的某日下午,苏夫人来到女儿的院子,一进门就看见女儿穿着一身简朴的青衣,捋着袖子正在捣药。

    她顿时不满的叫了起来:“娴娘,过不了多久你就要嫁入东宫,怎的还这般不顾形象的捣鼓这些?”

    “阿娘,我这不还没嫁进去么,以太子妃的仪程,起码还要一年半载的时间,等你们把教导嬷嬷请进来之后,我再学规矩也不迟。”

    “再说了,太子身子骨不太好,我会些医术,入了东宫之后,也能更好的照顾他不是?”苏娴抬起头,看了母亲一眼,笑着接口道。

    “你这丫头,外面不知多少人嫉妒你,可你自己怎的却......”

    苏夫人听得十分无语,颇有些恨铁不成钢,要是让外面那些人知道女儿对这门亲事的表现如此淡泊,还不知会气成什么样。

    自从亲事定了之后,太子有空就会往苏家送些东西,由此看来,太子对这门亲事是极为满意,只是她这个女儿表现却十分平淡。

    “阿娘,这种事得靠机缘,嫉妒或者渴盼都没有用,不然,这事也落不到女儿身上不是?”苏娴不以为意的笑了一笑。

    “好了,我觉得娴娘这种心态挺好,太子妃不比寻常,若是情绪太过激动,就容易干出错事,只有能用足够冷静的态度面对一切,才能真正做好一个太子妃。”

    就在这时候,门口响起了苏亶苏大人的声音,他今个儿下朝比较早。

    “父亲。”苏娴朝他微微拂了一礼。

    “自己家里,不必拘礼,等你出嫁之后,我和你母亲就该向你行礼了,夫人,你先去忙你的事如何?我和娴娘聊聊?”苏亶摆了摆手,复转目对妻子道了一句。

    苏夫人知道自家这个女儿向来和丈夫更有共同话题,她没好气的看了他们一眼,就转身离去。

    待妻子离开之后,苏大人的面目光再次落到脂粉不丝,手里还握着捣药棍的女儿,有些犹豫的开口问了一句:“娴娘,你可是不喜太子?”

    “父亲多虑了,我对太子印象挺好的,这满城的少年郎君,无论是比身世,还是人品,能胜过太子的都找不出几个,女儿怎会对这样的婚事不喜?”

    “只不过女儿终始记着父亲一句话,皇家儿媳不好做,亦不合适投入太多的感情,感情太深,就容易失去理智,太子妃更是如此,女儿和太子不熟,也不曾有机会建立太深的感情。”

    “像如今这样,能有份淡淡的喜欢就足够了。”苏娴一脸平静的接口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头牌经纪人:你老〕〔明朝败家子〕〔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穿梭时空的侠客〕〔盲妃嫁到:王爷别〕〔逆世腹黑灵魂师〕〔艾泽拉斯冰王子〕〔豪门的修真继承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