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佳神医〕〔甜心玫瑰〕〔乡村小神医〕〔仙尊奶爸从无敌开〕〔豪门龙婿〕〔神级狂兵〕〔神豪阔少〕〔鉴宝直播间〕〔重生在90年代〕〔邪王嗜宠鬼医狂妃〕〔一剑飞仙〕〔有你我的兄弟〕〔女总裁的上门狂婿〕〔惹谁都别惹医圣大〕〔开启黑科技时代〕〔丑女种田:山里汉〕〔魔鬼经纪人〕〔神秘生物异闻录〕〔龙抬头〕〔总裁校花赖上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贤后 第三百三十五、病倒(下)
    贞观八年八月初四,李世民从九成宫起程返京。

    因妻子重病不起,他心头焦虑,返程的速度比来的时候更快一些,四初从九成宫动的身,到初八上午銮驾就入了皇城。

    长孙皇后在路途中醒过两次,可每次清醒的时间只持续了短短的片刻,就又昏睡了过去。

    她身上的高热在曾太医的尽心调理下,倒是退了,其它状况却无丝毫好转趋势,李世民和他几个子女们,包括青岚在内,对此都感忧心重重。

    一回到立政殿,无须李世民吩咐,阿丑就像阵风般冲到了太医署,将正眯着眼靠在椅子上打盹的蒋太医给提拎起来,同时将他的医箱也拎了过来,拽着他就往立政殿跑。

    之前皇帝去九成宫的时候这老家死活不肯跟随,用他的话说,他一把年纪,身子骨受不住长途奔波,打死不去九成宫。

    李世民深知次老性情,见他铁了心不肯同行,无奈之余这才带了曾太医过去。

    “哎哟,阿丑姑娘,你这急冲冲的干啥?”蒋太医被她这么半提拎着一路飞奔,累得气喘吁吁之余,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娘娘病倒了,曾太医束手无策,还要麻烦老太医尽快过去诊治。”阿丑边走边道。

    蒋太医听得心头一紧,顿时闭上了嘴巴,阿丑是皇后身边的大宫女,是习武之人,性子较一般人要急躁些不假。

    可她已是三十多岁的人,这些年跟在皇后身边早历练出来了,蔣太医自入宫以来,还没见她什么时候这样急躁过,看来皇后果然是不太好。

    蒋太医是贞观元年年末入的宫,至今已有八年,这么些年的冷眼旁边,他对长孙这个皇后是打心眼里钦佩的。

    在他看来,只要皇后好好活着,不管是前朝还是后宫,都能很稳定。

    皇后一旦不在了,变数就大了,陛下是知人善用的有为之君不假。

    可他性情飞扬,骨子里有些好大喜功,若没有了皇后在一旁跟着时刻提醒,以后的事可还真不好说。

    陛下后宫的女人也没有一个是简单的,只不过长孙皇后实在太过有本事,她的存在就如一杆定海神针在,能稳稳的压制众人,只要她在,后宫就稳如泰山。

    一旦皇后不在了,皇帝又有那么多的子女,只怕纷争就快就会骤起。

    蒋太医本是行走四方的草莽游医,隋末至唐初那十几年的战乱中,他见过了太多的人命如草的人间惨剧,如今好不容易国泰民安,他一点也不希望再出什么变故。

    在他看来,像长孙这样贤明通透的皇后,实在应该活得久一些,最好能比皇帝活得更久,活得让太子真正成长起来,担起得一切重任......

    就在蒋太医胡思乱想的时候,立政殿到了,他一进门,就看到长孙皇后躺在西偏殿的小榻上昏睡,李世民一脸沉重的坐在她的身边。

    蒋太医看到他,正要上前行礼,李世民已站起来摆了摆手:“不必讲这些虚礼,蒋太医,你先过来看看皇后吧。”

    蒋太医本就是草莽出身的人,皇帝让他不要行礼,他也不坚持,几步走到皇后的榻边坐了下来,接过宫女递过来的丝绢,覆到皇后的手腕上,开始为她号脉。

    这一号就号了半近盏茶的功夫,李世民和他的一应儿女们见状大气都不敢出。

    好不容易等蒋太医的手收了回来,李世民忍不住脱口问了一句:“怎么样,蒋太医,皇后怎么样?”

    “皇后年岁渐长,这些年生育过频,耗费了过多元气,再加上心事重,最近又受了惊吓和风寒,内外交替,实在不太好,估计需要好生调养一段时间了。”

    蒋太医拧着一双花白的眉毛,沉默了半晌,才接口道。

    前年皇后生晋阳公主的时候,他就有心告诉皇帝,别让皇后继续生了。

    可那时皇后身体还支持得住,皇帝也丝毫没有让皇后停止生育的意思,他没好多说。

    第二年皇后又怀了一个,如今这一身精力元气是耗费得差不多了,他后面的话并没有说完,皇后这次即便好起来了,以后只怕也只能经常缠绵于病榻,至于寿命么......

    李世民一听,脸上顿时掠过一抹尴尬,皇后如此频繁的生育,说白了也是他的功劳。

    他喜欢嫡出的子女,以为让皇后频繁的生育,是喜爱她的表现,却忘了皇后当年生丽质的时候的险情......

    至于在场的几个孩子,只有李丽质嫁了人,太子,越王都还不曾取亲,骤然听得蒋太医这话都感有些尴尬,一时谁也不好接口说什么。

    “我先开几副药方,让娘娘试服一下,看看效果再说。”蒋太医淡淡的扫了大家一眼,又道。

    在他看来,皇后这病,除了是元气消耗过度之外,心病似乎也很严重,他当年进宫的时候,听孙思邈说过皇后的事,知道玄武门那一道坎是她最大的心病。

    当年她差点因此一病不起,撒手人寰,后来足足过了一两年的时间才慢慢调整过来。

    如今去了一趟九成宫,回来就变成这样,多半是在那边又发生了什么触动皇后记忆的事。

    不过这些显然不是他一个太医该问的,他只做自己该做的事即可,他开了一个方子,叮嘱了服用期间需注意的事项,让阿丑随他一同去拿药了。

    “父皇,母后她?”待蒋太医离去,在场的年纪最小的李治小孩童走到李世民身旁,一脸忐忑的看着病榻上的长孙开口问了一句。

    他年方六岁,自出生开始,就一直和长孙住在一起,去年刚从立政殿搬出来,心里对长孙依恋无比。

    现见她重病至此,再听太医之言,母后的病似乎又十分严重,他心头十分惶恐。

    “吉人自有天相,你母后这一生,从未做过半件害人之事,却庇佑了不多知多少人,我相信她会好起来的,蒋太医不是说了么,你母后只是需要好生调养一段时间。”

    李世民抿了抿嘴,伸手轻轻抚了抚幼子的脑袋,沉默了片刻,才接口道。

    他口中说得肯定,内心却十分沉重,他深知玄武门的事在妻子心里的阴影有多重。

    她用了近两年的时间才将其压下去,这赵长胜一露面,再次又将那血淋淋的记忆拉到了她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他是病娇灰姑娘〕〔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豪门的修真继承人〕〔穿梭时空的侠客〕〔盲妃嫁到:王爷别〕〔日渐崩坏的地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