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军爷溺宠狂〕〔斗破之斗罗仙帝〕〔魔中仙之我的道姑〕〔生死禁主〕〔海贼之文斯莫克家〕〔第七王权〕〔打造诸天万界〕〔开天录〕〔你是我藏不住的甜〕〔重生为王〕〔盛世娇宠:这个娘〕〔农家小甜妻:腹黑〕〔重回99年〕〔最佳上门女婿〕〔踏天龙皇〕〔千千世〕〔快穿攻略:黑化BO〕〔神级兵王混花都〕〔麻衣相师〕〔梅府有女初成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贤后 第三百三十八、再见妯娌
    太上皇李渊病逝,李世民命太子监国,他为太上皇守了一个月的孝。

    时值六月己丑除孝之后,朝臣上奏恳请李世民换朝听政,李世民接受了朝臣的恳求,重掌政事。

    长孙皇后自去年大病那一场之后,身子骨就差得不行,受不得半点劳累和风寒。

    李世民怕她累着,太子的婚事都没让她插手,自己亲力亲为,只让她在一旁帮着提点一二。

    因身边的人照看得宜,接下来半年她倒没怎么生病,可太上皇病逝,一场大孝守下来,她立即便病到了,这一病直到七月底才逐渐好起来。

    八月中秋之后的某日,长孙皇后突然对身边的青岚和阿丑开口道了一句:“青岚,阿丑,你们俩陪你去一趟长乐门吧。”

    “娘娘,你?”青岚听得一惊。

    “好些年没见嫂嫂和弟媳了,本宫突然想见见她们。”长孙皇后淡淡一笑。

    “那,要不要先告诉陛下一声?”青岚问。

    “不用了,这么些年过去了,本宫早已不是当年的我,陛下早也不再将长乐门当成禁地。”

    “我这身子骨越来越差,就想趁着还能走动的时候去看看她们。”长孙目中浮出一抹缅怀。

    “娘娘……”青岚和阿丑听得心头一颤。

    次日用过早膳,长孙皇后便带着青岚和阿丑去了长乐门,这一次,她心里没有任何犹豫和忐忑。

    来到长乐门,一脸平静的让人带她去了郑氏居住的地方。

    一转眼,十年就过去了,十年岁月足以冲淡许多东西,郑氏在看见长女了选择之后,曾经满腹积怨不许不觉就散了。

    她究竟不是普通人家的儿女,李世民,齐王妃,长孙他们能明白的道理她一样明白,以前不过是偏执的不肯接受罢了。

    想通了,她的心态就真正变得平和起来,这些年除了念念佛经之外,大多时间都在教养次女顺婉。

    听得宫女说长孙皇后来了,她一脸平静的带着淼淼和顺婉一同迎了出来。

    “见过娘娘,娘娘圣安。”郑氏和两个女儿恭恭敬敬的朝她行礼。

    “嫂嫂免礼。”长孙的目光落在眼前三人身上,摆了摆手,她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郑氏母女三人的衣着都十分简仆,脸上脂粉不施,不过看上去气色都不错。

    郑氏现年已经四十多了,皮肤光滑白皙,气色很好,看起来丝毫不显老态,身上反多了股说不出的沉静和从容。

    瞧她这样模,显然是真的不再纠结于往事了,淼淼身着普通的青色布衣,作修行居士打扮,面色平和,无喜无悲。

    顺婉刚进来的时候年方四岁,现已十年过去,已长成初绽的百合般灵动的大姑娘,看上去十分讨人喜欢。

    “你精神气色都不太好。”郑氏站直身体,静静的打量了她半晌,开口道了一句。

    “是啊,我身子骨这两年越来越差,也不知还有多少光景,心里实在惦记嫂嫂和弟妹,就在离去之前来见嫂嫂一面。”

    “不知嫂嫂介不介意让我进屋,咱们坐下来好好聊聊?”长孙微微一笑。

    “里面请。”郑氏沉默了一会,朝她做出一个请的姿式。

    “顺婉,给娘娘泡壶暖身的茶过来。”进屋之后,郑氏朝小女儿吩咐了一句。

    “阿娘,我去吧,我知道皇婶的喜好。”顺婉还没开口,淼淼已接过话头。

    “也好。”郑氏点了点头。

    “顺婉也十四了吧?”长孙皇后进了屋,坐下来之后,目光落在郑氏的次女顺婉身上。

    “嗯。”

    “这孩子出落的真好,规矩教养也是一等一的出众,不知嫂嫂希望她嫁个什么样的人家?”长孙问。

    “我只盼她能一生和顺安稳。”郑氏沉默了片刻,答道。

    长孙微微一笑,没有再言,此时淼淼已泡好了茶走了过来。

    她将茶壶摆在茶几上,再摆上杯子,先为长孙斟了一杯,复为母亲,接而为自己和妹妹各斟酌了一杯。

    长孙端起来轻轻抿了一口,脱口赞了一句:“好茶,淼淼的茶艺愈发的出众了。”

    “你似乎对我们没有半点设防,这茶水端起来就喝,也不怕我们在茶里下毒?”郑氏见状目光微微闪动了一下,忍不住脱口道了一句。

    “嫂嫂会么?”长孙扬眉轻笑。

    “不会,对你,我始终恨不起来,想当年你初嫁入李家的时候,我们......”郑氏摇了摇头,忆起往事,她目中不由闪过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绪情。

    “谢谢嫂嫂,这些年在长孙的心里,你始终是那个待我如亲姐妹一般的长嫂,我知道自己对不住你们,甚至没有什么资格还唤你一声嫂嫂,我......”

    长孙放下茶杯,眼眶不自觉的变得湿润起来,半响之后才带着三分自嘲、七分缅怀的道了一句。

    “往事俱往已,不必再提,你也不必纠结于心,正如二弟所说,皇家之事,本无对错之说,有的,只有合适和成败,二弟,他确实比你大哥更合适坐这个帝位。”

    郑氏默默的看了她一眼,也沉默了许久,才接了这么一句。

    长孙听得一怔,静静的看了她半晌,刚刚平缓下来的眼眶又红了起来,她忙移开视线,瞌下眼睑。

    待心头汹涌的清绪平复下去,她才转过头,笑着对郑氏道了一句:“得能嫂嫂这样一句话,二郎,他应该很高兴。”

    “你呢?”郑氏问。

    “我,很感谢嫂嫂。”长孙鼻子一酸,目中的泪几乎忍不住要夺眶而出。

    郑氏见状张了张嘴,似想说点什么,可终没有开口。

    长孙沉默了一会,待情绪平复了一些,又问:“对了,四弟媳还好麽?”

    “她比我看得开,从进来那天开始,就没有纠结过。”郑氏道。

    长孙没有再开口,她端起茶杯,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

    直到一杯茶喝尽,她才抬目看着郑氏道了一句:“嫂嫂和四弟媳都是这世上少见的好女子,无论是谁能和你们成为妯娌,都是莫大的福分。”

    “能再次嫂嫂一面,饮一杯淼淼泡的茶,我便很满足了,嫂嫂,我走了。”说罢,起身站了起来。

    “你不去看看四弟媳么?”眼看着她就要跨出门槛,郑氏脱口问了一句。

    “不了,能得知你们一切安于,对我而言便足够了。”长孙脚步一顿,紧接着便抬步走了出去。

    她从郑氏的宫殿中出来之后,下意识的驻足抬目朝杨氏居住的地方看了一眼,目中情绪万千,最终一言未发的转身离去。

    “阿娘,皇婶她?”待长孙离去之后,顺婉才开口道了一句。

    “你皇婶是个真正的好人,她的慈悲良善是刻在骨子里的,她的贤后之名,也是众望所归,只可惜,她的内心太过柔软,感情太过充沛的人,在皇家活得太过辛苦......”郑氏淡淡的道了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真君大道〕〔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我真不想当海贼啊〕〔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悲喜鉴定师〕〔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