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丹青不知岁月老〕〔从流量到影帝〕〔我的1982〕〔入骨暖婚〕〔背叛:妻子的谎言〕〔透视小民工〕〔缠绵入骨:总裁好〕〔老婆大人有点拽〕〔九零空间福运妻〕〔张小花的秘密〕〔地球最后一条龙〕〔废世子他又暖又狠〕〔都市重生之仙尊归〕〔恋爱吗竹马先生〕〔九八年暖又甜〕〔倾国策之西方有佳〕〔听说超级大佬甜炸〕〔饲养全人类〕〔无敌继承人〕〔申老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贤后 第三百三十九、油尽灯枯
    长孙皇后从长乐门出来,走到马车边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停住脚步,再次转身朝里面望去,足足过了半盏茶的功夫,才收回视线,抬步上了马车。

    “娘娘,您心里惦记齐王妃,为何不去见见她?”上车之后,青岚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

    “不了,知她安好即可。”长孙摇了摇头,目中蕴着青岚和阿丑不懂的复杂情绪。

    马车回宫经过承天门的时候,长孙拉开车帘,抬目朝外望了过去。

    视线触及之处,是巍峨富丽的宫门,森严肃穆的守城将士和一排排连绵起伏的飞檐兽脊。

    这里,是人间富贵的极致,是柄权者向往的最高殿堂,但,这里也是世间最无情的的牢笼,生活在这里的人,都是笼子里的困兽......

    车子缓缓驰过这道世间最显赫的宫门,快速的朝着内庭奔去。

    长孙皇后默默的看着从眼前飞驰而过的朱墙檐脊,心思却不知不觉间飞到了二十多年前。

    “娘娘,娘娘,到家了。”马车到了立政殿的门口,长孙仍沉浸在往事中没有回神,直到青岚和阿丑的声音在她耳畔响了起来。

    “哦,这么快。”长孙回过神来,由阿丑扶着,从车上走了下来。

    青岚和阿丑瞧着她的神色,心头颇为忧虑,最近娘娘时常走神,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今天去了一趟长乐门,愈发的让人看不懂了。

    “青岚,阿丑,我今个儿精神头不错,你们陪我去花园走走。”下车之后,长孙没有立即进宫殿的意思,她抬目朝着南边的花园看了一眼,对青岚道了一句。

    “是,娘娘。”青岚和阿丑应了一句。

    八月的时季,花园里虽不然春天那般万紫千红,盛开的花卉仍有不少,开得最好的当属月季和桂花。

    菊花也开了一些,不过一些珍贵的品种此时花期未到,尚未开放,比如十丈垂帘,瑶台玉凤等什么。

    许多人都以为长孙喜欢菊花,因为她这座花园里种的名贵菊花着实不少,足有十数个品种。

    其实不然,喜欢菊花的不是她,是皇帝,李世民对十丈垂帘,瑶台玉凤这类花型硕大,颜色鲜艳,美不胜收的名菊情有独钟。

    长孙个人则比较喜欢梅花和桂花,她喜欢梅风骨,桂花的淡雅无争和持久芬芳。

    又桂树因太常见,民间随处都是,不够名贵,整个后宫的妃嫔们的花园里,唯有她的花园中桂树最多。

    长孙皇后走进花园,来到一株桂树前,伸手轻轻扶住一簇花得正艳的丹桂,伸头过去嗅了嗅。

    淡雅清新,香韵悠长,闻着这熟悉又令人安心的味道,她的脸上不由主的露出了一抹柔和的笑意。

    “又是一年丹桂飘香时,一转眼本宫都三十五了,时间过得真快啊。”长孙皇后轻轻嗅着四周熟悉的芬芳,不无感慨的道了一句。

    青岚正准备搭话,却见城阳公主蹬蹬蹬的从屋里跑了过来,她跑到长孙皇后身后,怯怯的唤了一句:“母后。”

    “城阳,过来。”长孙听见她的声音,转头朝她招了招手。

    “母后。”城阳走到她身边,将手放到母亲的手中,又唤了一句。

    “今个儿在家里,可有听先生的话?”长孙皇后蹲了下来,轻轻捏了捏她的脸颊,问。

    城阳今年已有五岁,已开始接受启蒙教育。

    “嗯。”城阳小鸡啄米般点了点头,双目亮晶晶的看着母亲。

    长孙看着女儿乖巧的模样,心头软成一片,伸手将她抱了起来,指着面对的桂花笑着开口道:“城阳,喜欢桂花么?”

    “喜欢,桂花是所有的花中味道最好闻的,城阳最喜欢了。”城阳将小脸往花簇丛中凑了凑,深深吸了一口,小脸上顿时露出愉悦的笑容。

    “城阳公主这个爱好倒是和娘娘如出一撤。”一旁的青岚笑着接了一句。

    “阿丑姑姑,抱抱。”城阳在母亲怀呆了一会,复朝阿丑伸出双手。

    阿丑连忙走过来,从长孙怀里将她接了过去,长孙皇后见状忍不住点了点她的额头,笑骂了一句:“小淘气,怎么,嫌弃母后抱得不舒服?”

    “母后身体不好,城阳太重了,怕累着母后。”城阳一本正经的开口道。

    长孙听得一怔,随即鼻子莫明一酸,不由自主的转过头去,她的儿女们都这么懂事,这么的恋眷她,她,得好好的活着才行。

    下午申时末,已经七岁的李治一下课,就蹬蹬蹬的跑到了立政殿。

    他进来的时候,城阳正领着三岁的晋阳在花厅里吃点心,长孙皇后静坐在一旁,面含微笑的看着一双女儿。

    “母后。”李治一看见她,立即扑了过来。

    “都多大了,还这么毛毛躁躁的,瞧瞧,都跑出了一身的汗。”

    长孙看到跑到自己面前的幼子,但见他一张漂亮的小脸红扑扑的,鼻尖和额头上都是汗珠,显然是一路跑过来的,立即掏出手帕,一边帮他擦脸,一边嗔了一句。

    “雉奴不是想念母后,想念妹妹们么。”李治朝母亲扮了个鬼脸。

    长孙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帮他擦干净了汗,又让宫女给端了杯不凉不热的茶来让他喝了,这才让他去和妹妹一起玩。

    人的寿命快到终点的时候,自己往往是最先察觉的那个人,接下来的日子,长孙皇后为了年幼的儿女们,尽可能的与天争命。

    她尽心尽力的配合太医们的调理,每日的饮食也会尽自己所能多吃几口。

    可她的精神却是一日不如一日,即便无病无痛,她坐上一会,就感觉昏昏欲睡,有时一睡就是一两天醒不过来。

    身体也是一日比一日消瘦,众太医束手无策,李世民焦虑之余,派人去把颇有一段时日没有回京的孙思邈找了回来。

    孙思邈帮皇后看过之之后,他沉默了半晌,开了一张药膳的方子递给李世民。

    李世民接过来看了两眼,一脸希翼的开口:“孙神医,皇后她,这身体还能调养好么?”

    “先按食膳调着吧。”孙思邈道了这么一句,就转身离去。

    他没有告诉李世民的是,长孙皇后在连生了七个孩子以后,一身元气几乎已经耗尽。

    再加上她心事沉重,这么些年下来,早已是心焦力悴,油尽灯枯,任凭神仙也无能为力。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自己所能,多延续她几个月的寿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奕王〕〔三千铭契目录〕〔最强斗音〕〔笑傲之问道巅峰〕〔穿越种田,山野汉〕〔超凡医仙〕〔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穹平纪事〕〔张牧李晴晴〕〔冲出穹顶〕〔女总裁的王牌助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