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小医圣〕〔幕后佳人〕〔主宰之王在都市〕〔重生之我要上头条〕〔财妻当家:抢红包〕〔人间杀神〕〔穿书后隔壁男主总〕〔三爷你画风又歪了〕〔重生嫡女,腹黑王〕〔农家娘子有点辣〕〔邂逅八零小幸运〕〔别歌帝后〕〔我就是富豪〕〔都市极品医神〕〔我真不是天王啊〕〔我无敌了亿万年〕〔农门小神医〕〔六零彪悍人生〕〔听说超级大佬甜炸〕〔医妻不种田:带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贤后 第六章、继母难为
    在长孙炽府中吃过午饭后,窦氏因心里惦记家里那个没有跟自己出来的三子,就先一步向长孙炽夫妇辞行,临别之前,一再对高氏发出邀请,让她有时间带着儿女去自己家窜门,出门的时候,李家二郎的目光不自觉的朝长孙姑娘所在的方向多瞧了一眼……

    窦氏离去后,长孙炽拉着弟弟长孙晟来到房,兄弟俩在房长谈了一个多时辰,直到申时中左右才从里面出来,辞别兄长归家的时候,长孙晟的目光不时若有所思的落在闺女身上,长孙姑娘被自家父亲古怪的目光得心里有些发憷。

    她爬上马车之后,忍不住悄悄将自个儿今日的表现细细梳理了一遍,生怕有什么不妥行为落到父亲眼里去了,结果想了半天,也没发现自己干过什么别特出格或者不得体的事,思量无果之下,长孙姑娘便将这个念头驱逐脑后……

    长孙晟此次返京是因外任到期,受皇命回京待调,原本调令要到来年初春才会下来,中间有三个多月的假期,可帝心难测,长孙晟在家休息还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被隋炀帝召进宫中。

    来到宫中,隋炀帝告诉他,自个儿明年开春准备北巡,欲带兵出塞外,向外亮亮我朝军容,以壮我朝之威,又怕无端惊到启民可汗,引起不必要的纷争,为此,命长孙晟提前过去启民可汗的汗帐喻旨,长孙晟接到圣命后,第二日就起程出发了,他走时候已是十二月初五,只有二十余天就要过年了,想顺利赶回家过年,自然不能在家里多墨迹耽搁。

    十二月初八是传统的腊八节,腊八节家家户户都要吃腊八粥,右骁卫将军府自然也不例外,虽长孙晟这个男主人不在家,将军府里却还有不少人,除了高氏母子等之外,长孙晟还有两个妾室以及数名儿孙,这个节自然是不能不过的。

    高氏是长孙晟的继妻,她比长孙晟了二十余岁,嫁到将军府的时候,长孙晟已有三子一女,这四个子女中长子和次子是庶出,三子安业和长女是嫡出,所谓继母难为,高氏嫁过来之后,对长孙晟前头的几个儿女都十分亲善,绝不敢对他们有半分轻忽……

    这么些年下来,长女长孙大姑娘早已嫁人,安业现年已二十有五,数年前已经成亲,膝已有一个三岁多的女儿和一个一岁半的儿子。

    因长孙晟的父母数年前已经过世,自长孙晟的父母过世、高氏守孝之期满后,大多时间都随夫在任上,将军府中内宅的掌家一事就一直由长孙安业的妻子陈氏负责,如今高氏回来了,陈氏的一对儿女又尚年幼,这掌家权自然要交到高氏手上。

    掌惯了权的人,一旦要他们交出手里的权力,心里自然不舒坦,不过心里再不舒坦,迫于长孙晟这个父亲长年积累下来的威慑,在他面前,长孙安业夫妇并不敢表现出来,如今长孙晟不在府中,长孙安业夫妇心头少了顾忌,矛盾自然而然的就显露出来来了。

    十二月初六,高氏趋着几个儿媳妇过来请安的时候和她样商量如何办腊八粥的事,因以前数年这些事都是陈氏负责的,高氏回府才两个多月,她也不想让儿媳们感觉自己这个做婆母的太强势和没有人情味,一回府就牢牢掌控府中的一切,一点权力都不放给儿媳。

    为此,略一斟酌,她的目光便落在三媳陈氏身上,开口道:“三媳妇,我这些年多半随你阿公在任上,府中的大事宜都是你负责的,我对府中诸事亦不太了解,关于这腊八粥的事,如今仍交给你来负责,老大家的和老二家的从旁协助,如何?“

    郑氏年方二十三,她十六岁嫁入长孙府,至今已有七年,而她的大嫂张氏则比她足足大了七岁,二嫂郑氏也比她大了四岁,按理来,高氏当着三个媳妇的面,开口就以陈氏为首,其它两个媳妇只怕面子上不太好,实则不然,这个时代嫡庶分明,张氏和郑氏虽是陈氏的嫂子,但她们的夫君却是庶子。

    高氏不在府中的这些年,府中内宅大权一向由陈氏把控,现高氏这样安排,并无任何不妥之处,张氏和郑氏也没有什么意见,可她们没有意见不代表陈氏也没意见,高氏的话音一落,陈氏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媳妇多谢婆母厚,只是儿媳的幼子麟儿年纪尚幼,兰姐儿最近身体也有点不适,我适才抽不出身来,关于腊八粥的事,媳妇只怕是不能为婆母分忧了。“

    她话的时候微微垂着脑袋,没有让高氏见她眼眸中飞快闪过的冷笑和不宵,高氏听得眉头轻轻一皱,兰姐儿昨日还好好的,今日就身体不适了?自己没回来的时候,长孙麟更陈氏管理府中的一切,照样管得好好的,而今自己回府后分咐她做的第一件事,她就百般推诿……

    高氏静静的了陈氏半响,半刻之后才淡淡的开口道:“既然三媳妇脱不开身就算了,老大、老二媳妇,此事就由你们一起来协同我办理如何?“

    “但凭婆母分咐。“张氏和郑氏一同站了出来,恭恭敬敬的接口道,陈氏因自己丈夫向来不喜继母高氏,她对高氏这个年轻的婆母同样没有什么敬畏之心,但张氏和郑氏不一样,他们的夫君都是庶出,不管婆母是何人,只要对他们不是太苛刻,她们就不会公然和婆母为敌。

    陈氏不肯接这差事,原本是想趋机落落高氏的面子,她知道自己夫君厌恶高氏这个继母,只要找到机会,就会给高氏找点不痛快,而高氏这个继母为了讨阿公的欢心,在府中向来都以谦恭贤良的模样示人,面对自己夫妇的刁难,向来不多什么。

    她本已算定即便自己推脱,高氏也不敢如何,最后仍不得不多和自己些好话,再把这差事交到自己手中,哪知结果大出她的预料之外,这高氏非但没和自己好话,反而二话不,自己就揽了过去,心头不由大为恼怒,不过她好歹也是官宦之家的女儿,基本的隐忍和礼仪还是懂的,当场并没有发作出来,唯有手里抓着的一块帕子差点被她揉烂……

    “阿母,我瞧三嫂的脸色不太好,是怎么回事?“长孙姑娘今日过来请安的时间比较迟,她过来的时候,正好瞧见几个嫂嫂从高氏院中出来,陈氏面色铁青,双目含怒,显得十分生气,她进了母亲的屋子之后,便忍不住问了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穿梭时空的侠客〕〔盲妃嫁到:王爷别〕〔逆世腹黑灵魂师〕〔艾泽拉斯冰王子〕〔豪门的修真继承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