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丹青不知岁月老〕〔从流量到影帝〕〔我的1982〕〔入骨暖婚〕〔背叛:妻子的谎言〕〔透视小民工〕〔缠绵入骨:总裁好〕〔老婆大人有点拽〕〔九零空间福运妻〕〔张小花的秘密〕〔地球最后一条龙〕〔废世子他又暖又狠〕〔都市重生之仙尊归〕〔恋爱吗竹马先生〕〔九八年暖又甜〕〔倾国策之西方有佳〕〔听说超级大佬甜炸〕〔饲养全人类〕〔无敌继承人〕〔申老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贤后 第二十六章、祭灵(下)
    李二郎瞧着长孙姑娘的模样,下意识的想张口劝慰几句,可嘴巴张开,所有的话都堵在喉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足足沉默了半盏茶的功夫,才轻声道了一句:“二娘,你,你多保重,若有任何难事,记得随时找我。”完这句话后,便悄然退了出去,他与长孙姑娘虽订了亲,却没有成亲,自然不能一直陪着长孙姑娘呆在这里。

    唐国公父子几人离去没多久,高士廉就带着两个儿子来了,他之所以比唐国公来的时间还晚,是因为前些天受皇命外出公干去了,高士廉与两个儿子进入灵堂,刚点好香,正要祭拜,却不想站在棺木的右前方守灵的长孙安业突然站了出来将其拦住:“等等,嘿嘿,这不是高家大舅么,我们长孙府的香客都过了一大半了,你选在这个时候来,还真是给是给我们面子。”

    长孙晟是前日傍晚去世的,将军府的灵堂昨日下午才摆好,除了长孙氏的直系族人之外,其它亲友都是昨日下午才刚刚接到这个消息的,接到这个消息后,除了长孙家的嫡系子媳姻亲当天就赶了过来外,其它人都是今日开始来悼香的。

    高家也是昨日刚接到长孙晟去世的消息的,以高家与将军府的关系,高士廉若在家,确实在昨日刚接到信的时候就应该过来,但他当时不在家,去高府送信的长孙无忌回来就将此事告诉了高氏和长孙安业。

    高士廉今早刚回府,他一回府就领着两个儿子赶了过来,长孙安业身为晚辈,又明知他昨天不在府中的前题下突然出言指责,实在有些不合情理,他此言一出,无论是正在灵堂前举香的宾客,还是与他一同站在灵柩右侧的长孙无忌以及坐在棺木左侧的高氏皆不由自主的抬目朝这边了过来。

    “抱歉,前两日受命外出,今日清辰刚刚赶回家中,家中几个孩儿年纪尚幼,我尚未归来之时,他们不好擅自前来,这才稍稍迟了半日,不周之处还望贤外甥多多包涵。”高士廉闻声双目不由微微眯了一眯,他静静打量了目光明显十分不善的长孙安业一眼,随后瞧了瞧站在长孙安业后面的长孙无忌,以及坐在棺木左边的高氏,随即敛下所有情绪,淡淡的开口道。

    高士廉身为长辈,却在这时候选择向长孙安业道歉,显然不是想讨好长孙安业或者怕了他,而是不愿在长孙晟的灵堂上与人争吵从而让妹妹和自家嫡亲的两个外甥难做人,可他选择退让,长孙安业却不愿就此放过他,但见他双眉一剔,正要发难,却在这时候,原本不在灵堂内的长孙仁突然从外走了进来。

    他一入灵堂,便沉下脸,冷令的盯着长孙安业道了一句:“安业,高家大舅前来举香,你不在旁侍礼跑上前来做什么?”

    长孙仁近来身体也不太好,时常延绵病榻,可身体再不好,自家嫡亲的弟弟去世了,他每日仍会强撑着抽点时间过来,没想到今日刚到,就听到自家侄儿正在灵堂中惹事生非,一时不由大怒,他一向不太喜欢自家这个不学无术,游手好闲又容不得人的侄子。

    平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罢了,如今在自己亲父的灵柩前这混球仍不知收敛、不管不顾的朝继母的兄长发难,长孙仁哪里还忍得住,眼见长孙安业还要继续无状,立即一步迈进了灵堂,沉着脸朝其冷喝了一声。

    因长孙晟大多时间在外地任职,长孙安业在长安的时候因不务正业,没少被长孙仁教训,长孙安业打心里颇有些怵自家这个大伯,现忽然听得他的冷喝,心头顿时激凌凌的打了个寒颤,已然吐到唇边的话不自觉的缩了回去,他了高士廉一眼,又悄然瞄了瞄面色不善的大伯,只能满脸不甘的退到了灵柩右侧。

    喝退了长孙安业,长孙仁这才转目对高士廉开口道:“高家舅兄,我家侄儿突逢此变,心情悲痛之下失了礼数,望高兄勿怪,你请。”他这句话既是向高士廉赔礼,也是向在场的宾客解释,长孙安业今日的行为,不仅对高士廉不敬,也昭示着他的教养严重缺失,任凭哪个世家子弟,大凡懂点规矩孝道的,哪会在父亲的灵堂上主动惹事?除非是悲伤过度,失了分寸。

    “长孙兄严重了,我理解安业心情,士廉确实来得迟了些,应该是我向长孙兄告罪才是。”高士廉何等老练,自能理解长孙仁话中之意,连忙出言道。

    待高士廉悼完香,长孙仁又将他引到一旁了几句闲话,只是长孙仁近来身体确实不太好,一直在生病,这两日强撑着来到弟弟的灵堂,身体本就颇有些吃力,今日被长孙安业一激,生了场气,再和高士廉叙了会话,很快就有些支撑不住,高士廉瞧着他煞白的面色,以及虽在极力隐忍,可仍轻咳不止的模样,忙开口道:“长孙兄,你尚病中,不必陪我,赶紧去休息。”

    长孙仁也没强撑,又免强了两句话,便离开了灵堂,长孙仁离去后,高士廉却留了下来,一来他与长孙晟交情不错,妹夫突然去世,他心里也极不好受,想在此多陪他一会儿,二则是瞧了长孙安业对自己的态度之后,心里着实有些放心不下妹妹和两个亲外甥。

    待这一日的香客过完,高氏母子从灵堂回到房间休息的时候,高士廉这才寻了个时机,与高氏子母叙话:“妹妹,妹夫这一去,以长孙安业的性格只怕容不下你们母子几人,接下来你可有什么打算。”

    “走一步一步吧,他再容不得我们,还能将我赶出家门不成?不管怎么,我都为长孙家育了一对儿女,实在不行,就请族中长辈做主,让大家分开过罢了,他过他的,我带着辅机和观音婢一起生活便是。”高氏沉默了一会,才接口道。

    高士廉很想,就怕长孙安业连分家都不会同意,而是要直接将你们母子几人逐出将军府,可他瞧了瞧高氏和两个外甥满脸的疲惫和悲伤,这话终没出口。

    “阿娘,我瞧二兄的态度,待父亲事了后,他多半不会允许咱们继续住在将军府,也不会同意与咱们分家。”高士廉含在口中的话没出口,却不想一旁的长孙姑娘突然开口道了一句。

    “观音婢,你,你什么意思?”高氏听得一愣,瞠目朝闺女望了过去,随她一同转目的还有长孙无忌和高士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奕王〕〔三千铭契目录〕〔最强斗音〕〔笑傲之问道巅峰〕〔穿越种田,山野汉〕〔超凡医仙〕〔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穹平纪事〕〔张牧李晴晴〕〔冲出穹顶〕〔女总裁的王牌助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