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景少,你老婆又闹〕〔罗小黑里的慎之勇〕〔我是小说里共同的〕〔至尊小神农〕〔都市靓色人生〕〔前任遍仙界〕〔高龄巨星〕〔恋战新梦〕〔穿越财富人生〕〔从1983开始〕〔武术巨星〕〔全能武修〕〔我真的不无敌〕〔校花的近身王者〕〔终极武者宝库系统〕〔娇妻归来:宝贝,〕〔金粉〕〔武道凌天〕〔花都高手唐铮〕〔武逆剑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贤后 第二十八章、逼迫
    大业五年九月十八,是长孙晟下葬的日子,葬礼十分隆重,除了长孙一脉的族人和各地亲友,当朝官员、包括皇族都派了人前来举香送葬,长孙晟的棺木放入墓穴之后,在此之前一直表现得很平静的高氏仿若被人抽干浑身的精气神一般,软软倒了下去。

    站在她身旁的长孙姑娘见状大吃一惊,急忙伸手将其接住,可长孙姑娘自己尚是个不足九岁的女童,虽这几年来每天都会抽出一个多时辰的时间出来习武练箭,体魄比同龄娘子强上不少,却不足以让她轻松支持起一个成人的躯体,再加上她这几天没有一日休息好过,悲伤和疲惫的双重袭击让她的脚步发飘,她这一伸手,非但没有接稳高氏身体,反而连带着让自己也跟着往后倒了下去。

    好在送葬队伍中的李二郎一直在默默关注着她,他离长孙姑娘母女不过五六步左右的距离,眼见长孙姑娘就要被带着跌倒,立即三步并成两步窜了过来,及时伸手将好她和高氏一同扶稳,李二郎现年已有十一,身高接近一米六,长期习武让他体魄极为强健,他一伸手,长孙姑娘顿时稳住了身形,连带着高氏也没再往下滑落。

    李二郎这一动,立即惊动了离得不远的长孙无忌和长孙大姑娘,两人眼见高氏情形不对,急忙迎了过来,李二郎见两人伸手,便悄然退开,他虽与长孙二姑娘结了亲,却未成亲,不管是长孙姑娘还是高氏这个未来岳母,他都不便有多过肢体接触。

    长孙姑娘见母亲被哥哥和大姐扶稳,这才抬起红肿的双目,对李二郎低声道了一句:“谢谢。“

    李二郎瞧着她那张憔悴得不成样的容颜,再着她明明疲惫虚弱之极,背脊却仍挺得笔直的娇身躯,心头一颤,一股不清的情绪有心头涌动不息,让他忽然生出一股不顾一切、想将眼前这个聪慧隐忍又倔强的姑娘护到自己的羽翼下,为她挡去所有的风雨和疲惫的冲动,他静静的着长孙姑娘,轻声开口道:“二娘,你我之间不必言谢。“

    长孙姑娘先是一呆,紧接着面颊不由自主的红了一红,悄然别开视线,长孙无忌和大姑娘瞧见两的互动,若在平时,少不得要打趣几句,如今却是没有这份心情,长孙无忌一把将母亲背了起来,长孙大姑娘和二姑娘在旁相扶,快步朝府中行去。

    高氏足足昏迷了半日才醒来,她与长孙晟鹣鲽情深,两人相濡以沫的过了十六年,丈夫突然去世对她造成打击非同可,再加上这些日子各种琐事相扰,在人前她还要表现出一个当家主母应有的冷静自持,精神体力实到了极限,长孙晟刚一下葬,她便再也坚持不住。

    “阿娘,你醒了。“高氏一睁眼,便对上闺女那双惊喜中参杂着恐惧和担忧的眸子,心头不由一酸,她昏迷的这段时间,长孙大姑娘和二姑娘,长孙无忌,还有玄同这个孩子,都围在床边,长孙二姑娘更是一直紧紧握住她的手没有松开半刻。

    “阿娘没事,观音婢,大娘,辅机,玄同,你们都去休息。“高氏了眼前的几个孩子一眼,哑着嗓子开口道。

    “阿娘,我就留在这里陪着你睡。“待另三人离去,长孙姑娘却是固执的握着高氏的手道。

    “好,想留你便留在这吧,观音婢,不要怕,阿娘真的没事,你和辅机年纪尚,阿娘不会丢下你们不管的。“高氏在丫环的服侍下喝了一碗粥,恢复了几分元气,她瞧着闺女目中掩不住的恐惧和担忧,哪里不知她的心事,心头酸楚之余,不由抬手轻轻抚了抚她的脑袋。

    高氏精神和身体都有些透支过度,和长孙二姑娘了几句话后没一会儿又沉沉睡了过去,长孙这些日子也疲惫之极,眼见母亲睡去,没多久,她连梳洗都没梳洗一下,就这样伏在母亲床边跟着睡去,最后还是服侍的丫环不过眼,悄然帮她除去外衣和鞋子,把她放到床上。

    高氏这一病,足足病了六七日才缓过神来,长孙晟头七那天,她才堪堪能下床,高氏刚病的那两日,长孙姑娘生怕长孙安业夫妇过来找茬,但让她惊讶的是,这六七日,长孙安业夫妇连面都没露过,让长孙姑娘母子难得过了几日清净时光。

    “观音婢,辅机,你们,你们二兄是不是想通了,不会再找咱们的麻烦?“长孙晟的头七过去之后,又过了十余日,某日清早,高氏对陪着她身边与她一同用膳的儿女开口道,这近二十余日时间,长孙安业夫妇虽没来请过安,却也没来找过茬,这让高氏心里不自觉的生出一种也许地继子不会再为难他们的侥幸感。

    (隋唐时期,关于立孝守制这一制这一块立法颇严,父母过世,直系亲子要守足二十七个月的孝,在此期间,不得办宴娱乐,不得着彩衣,夫妻不能亲热,不得出仕和科考,百日之内连孝衣都不能脱,不能食荤素,上学的学子亦要停课百日。)

    “阿娘,我也不清楚二兄是什么打算,如果他真愿意与咱们和睦相处,自是再好不过。“长孙姑娘沉默了一会,才接口道,长孙无忌则是静静的喝着自己碗里的粥,没有开口,高氏了一对儿女一眼,微叹了口气,没有再什么。

    转眼间长孙晟的七七就过去了,这些日子长孙姑娘的大伯长孙仁的身体愈发的不好,一个月有大半时间躺在床上起不来,别上朝,连话都没什么力气,长孙姑娘和兄长无忌去过他两次,每次过去,他都会对两:“若家里有什么难事,记得第一时间去找他。“

    长孙兄妹心头又感激又难受,瞧着他那模样,能不能眼前熬过这一关都不好,就算真有事,又哪里忍心去麻烦他,长孙晟是九月十五过世的,过完七七之后,时光的轴轮就滑到了十一月初四,十一月初六一早,长孙姑娘和无忌正陪着高氏用早饭。(自长孙晟过世后,他们兄妹每天都会过来陪高氏用早膳。)

    长孙安业和他的妻子陈氏连通报都没让人通报一声,直接闯进了高氏的院子,高氏瞧着这对来势汹汹的夫妇,不由自主的皱起眉头,她轻轻放下手中的碗筷,抬目着两人开口:“安业,陈氏,你们夫妇连招呼都不打一声,直接闯进我的院子,想干什么?“

    “高氏,咱们明人不暗话,现在父亲不在了,我与你没有半点血缘关系,你还指望我向你行晚辈礼那是枉想?今日过来是想告诉你一声,你们母子几人最好识相点,自己主动离开我长孙府为好。“长孙安业背负着双手,一脸盛气凌人的着高氏母子几人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吻安,顾先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六宫凤华〕〔明朝败家子〕〔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棒打鸳鸯系统〕〔隔墙追到时先生〕〔最强斗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