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当医生开了外挂〕〔我真不是天王啊〕〔都市之我是武神〕〔王牌大高手〕〔盛世余生只为遇见〕〔星之所向心之归途〕〔北不见南枝〕〔暗恋像花儿一样〕〔姻缘仙师〕〔卿本天命〕〔来自娱乐圈的泥石〕〔大演帝〕〔我什么都懂〕〔这个仙尊真憋屈〕〔我被系统带偏了〕〔重生媳妇有点甜〕〔混世农民工〕〔地表超能保镖〕〔游戏王之传说再临〕〔我真不是学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贤后 第三十九章、两女争锋
    如意公主和李秀宁随着高氏母子入庄之后,如意眼睛一转,抬目打量起眼前这座园子,高氏这座别庄是娘家的陪嫁之物,本就是很丰饶的一处庄园,这些年经营下来更添规模,不仅山头下的良田土地已增至千亩,这座庄园也重新修建改造过。

    新建的庄园是四合院形状,占地面积足有二千多个平方,大门设于东南角,走进大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中央那个四四方方的大庭院,这个院子的面积足有数百个平方,庭院的东侧是一片栽满各种花木的花圃,庭院中央设有一个时刻喷洒不息的喷泉,喷泉里的水引自庭院后面山里的活泉,清凉怡人又可直接饮用。

    院子的西南角、东南角和东北角位置各有一颗遮天蔽日的大桂树,靠着西北角的位置则是一片郁郁葱葱的葡萄架,葡萄架下设有一个精致纤巧的秋千,秋千旁摆着一个茶几和两张竹椅,庭院的地面统一用青色的鹅卵石铺成,围着这个庭院四周是一栋栋青墙玉瓦,飞檐雕栋的独立的院,每个院子皆有正房、偏房,耳房和正厅,正厅的大门统一朝着庭院的方向。

    四方房屋各自独立,又有游廊连接彼此,关起门来,各成天地,打开门,又互联成一遍,一栋栋精巧别致的院掩在遮天蔽日的桂树底下,再加上庭院中央那个长日喷流不息的活泉不断往四周喷着水,炎炎夏日,你一走进这个庭院,只觉满身暑气皆然消退。

    以如意公主的身份,比这庭院奢华精致十倍的地方也居住过,却从未曾见过这种建在青山绿水间,既充满天然野趣又不失巧思的清雅园子,一时不由得怔住,回神之后下意识的抬目朝长孙娘子望了过去。

    但见年方九岁的长孙娘子一身素衣,头上挽了一个简单的双丫髻,用青色发带束住,除此之外浑身上下再无半根饰品,如此素简的着装打扮非但没有让她显得寡淡无味,反衬得她秀丽的面庞晶莹如玉,眸光清亮如水,再加上她身上那股不属于这个年龄段该有的沉静和稳重,一眼望去,让人只觉此女身上有股形容不出的雍容和贵气。

    如意公主对自己的相貌一向是极为自信的,可此时此刻站在眼前这个比自己还要一岁多的娘子身边,却无端生出一种对方才是那高高在上的公主,而自己只是她的陪衬之感。

    意念落到这里,如意公主俏娇的脸不由微微一沉,她原以为长孙娘子在经历了父亲过世,又被兄长逐离家门的窘境之后,定然会狼狈不堪,哪知今日一瞧,长孙大人的过世,兄长的不接纳似乎未能对她造成任何干扰。

    不过如意并不是那种骄横成性的无脑公主,心头虽然不悦,却也不会当场失了分寸,她静静的盯着长孙娘子了半晌,忽然笑着开口道了一句:“长孙二娘,自你父亲过世后,咱们已有大半年没见过面,尤其是当我听见你二兄在你父满七七之后,不念亲情,不顾族人的阻扰,一意孤行的逼着你们母子从家里搬了出去。”

    “作为相识多年的朋友,我本颇为担心在此打击之下,再加上你对长孙大人的思念,会伤及身体,没想到今日一见才发现你的气色较以前更好了几分,你现在居住的环境,比城里也要舒适许多,瞧着你现在的模样,倒是我有些杞人忧天了。”

    如意公主此言一出,李秀宁除了翻了个白眼之外并无其它表示,(她深知如意与长孙娘之间恩怨,又知如意虽有些骄傲好胜,却极少用公主的身份去压别人,这几年来,她明里暗里无数次与长孙娘子针锋相对,即便吃了憋,也从未去皇后和皇帝面前告过状,正因如此,这一次如意缠着自己要跟过来,她才没有拒绝。)

    高氏并不了解如意,闻声不由大吃一惊,嗯?听如意公主话似乎与观音婢颇不对付,自家闺女什么时候得罪了公主?还有她这话里话外的意思,一在隐喻他们家宅不合,兄弟萧墙。

    二则是隐喻讥讽观音婢在守孝期间非但不知为亡父伤心难过,反而一心贪图享乐,若真让公主把这话传到外面去,观音婢日后还怎么做人?意念落到这里,高氏不由颇有些焦虑的朝自家闺女望了过去。

    却见自家闺女仿若完全察觉不到公主话中的讥讽之意,她抬目了如意公主一眼,一脸平静的接口道:“公主严重了,能得公主挂念,二娘甚为感激,至于关于我二兄的传闻,纯属子虚乌有,我父过世后,一家人商量了许久,觉得父亲不在,大家分开过比较不容易产生摩擦,这才请了族人见证,把家给分了。“

    “若我二兄当真如传言一般,是强行将我们逐出家门,我们怎能随时回到祖宅居住?还有家父,他生前最是疼二娘,如今家父不在了,二娘除了每日为他颂经祈福之外,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照顾好母亲,我想公主若与我易地而处,也会如此。”

    “哈哈,你得对,倒是我误信传言,白操了心,长孙二娘,我瞧你这庄子环境清幽怡人,特别合适避暑,不介意我在此住上几日吧?”如意公主闻声眼珠一转,哈哈干笑了两声,又道。

    “难得公主不嫌寒舍简陋,二娘欢迎都来不及,怎会介意。“长孙娘子笑着接口道。

    “如此甚好,秀宁表姐,你若有事可先回去,我要在长孙二娘这别庄住上一段时日。“长孙娘子的话音一落,如意公主便拍掌笑了起来,边笑边转目对右手边的李秀宁开口。

    “我这时候来找二娘,本就是想来她这住一段时日,消消署,哪能有什么事,既然你也喜欢这里正好,咱们三个人有伴,每日还可以四处走走转转,打个猎什么的。“李秀宁见如意将话题绕到自己身上了,十分自然的笑着接过话头。

    如意公主就这样和李秀宁一同在住长孙娘家的别庄住了下来,待将李秀宁和如意公主的住宿安顿好,高氏与长孙娘子单独呆在一起的时候,她才忍不住问了一句:“观音婢,我瞧那如意公主似乎对你颇有些怨气,你是不是什么时候得罪她了?”

    “阿娘,你想多了,我怎会得罪公主?你们俩自相识以来,一直是这样相处的,你放心吧事,如意公主不是坏人,就是喜欢与二斗斗嘴,取取乐罢了。”长孙娘子抿嘴微微一笑,轻声安抚着母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奕王〕〔全球诸天在线〕〔笑傲之问道巅峰〕〔血精灵崛起〕〔嫡女炼丹师〕〔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最强斗音〕〔仙王的日常生活〕〔神级卡徒〕〔国家命运之第五战〕〔张牧李晴晴〕〔冲出穹顶〕〔说唱之神〕〔22岁中年危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