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烈焰兵魂〕〔峨眉祖师〕〔无限世界交流群〕〔史上最强家族〕〔临界血线〕〔我娘子天下第一〕〔伏天氏〕〔王者风暴〕〔诸天谍影〕〔自完美世界开始〕〔花娇〕〔九天〕〔觅仙道〕〔哈利波特之罪恶之〕〔我真不是商界大佬〕〔祖狱〕〔水果大佬〕〔美食从和面开始〕〔我什么都懂〕〔影帝,入戏太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贤后 第五十三章、横祸(下)
    杨玄感兵败自杀,与其弟杨积善一同被取下首级,隋炀帝对其恨之入骨,命人将他们斩下的首级悬挂午门外,与无头尸体一起悬众暴晒三日,三日后,着人点火将其焚烧成灰,所有与之牵连者以及他们的家人,抄斩的抄斩,流放的流放,顷刻之间,杨玄感这一脉便死伤殆尽,昔日偌大的司空府被抄剿一空,杨四娘那姑娘顷刻之间便从高高在上的贵女,变成了充斥掖庭的罪奴。

    这场血腥的清洗屠杀惹得整个洛阳城的百姓惶恐不可终日,长到这么大,平生头一回见识皇权的血腥和残酷的长孙娘子也被惊得不轻,只是尚没待她缓过神来,高家就被牵连进去,那杨玄感虽已伏诛,与杨玄感密谋的兵部尚斛斯政却逃到了高丽。

    隋炀帝没抓到斛斯政,便将满腔怒火都转到了斛斯政的族人以及与斛斯政素有私交的一众官员身上,斛斯政族人的下场就不用了,但往日与斛斯政略有交情的人都遭了殃,隋炀帝不问原由,大凡与斛斯政私交不错的人皆被缉拿下狱。

    到了狱中之后,再逐一审讯,高士廉也不例外,大业九年八月初三一早,刚到官衙点卯的高士廉被锁拿押进狱中,等到晌午,这个消息传回高府的时候,穆老夫人当场晕了过去,鲜于氏只觉脑子嗡的一声,脑海一片空白,愣在原地根本反应不过来。

    高士廉的两名妾室被吓的两股战战,惶恐不已,高氏亦被这陡然其来的变故给震得脑子发懵,半天缓不过神,最后还是闻迅赶过来的长孙娘子稳住了大局,她先让丫环与自己一同将穆老夫人扶进内室。

    等她从室内出来,瞧着已从刚才的那个消息中缓过神来的母亲和仍处于呆怔中的鲜于氏,微微定了定神,先走到鲜于氏身旁将她摇醒,随后开口道:“舅母,阿娘,舅舅只是暂时被押入狱,并未定罪,舅舅为官向来清正,对陛下更是忠心耿耿,虽与斛斯政有些私交,却绝不可能参与到谋反一事里面去,只待事情真相查明,自然会被放出来,你们不必过于担心。“

    她这几句话得不徐不疾,语气从容不迫,面上更不到半点慌乱不安之态,十二岁姑娘脆软甜糯的声音在这一刻竟有一种莫名的安抚力量,被自家夫君下狱一事给惊得六神无主的鲜于氏在她甜脆柔和的声音中逐渐安静下来,她愣愣的了长孙娘子半晌,开口道了一句:“二娘,你舅舅他,真的不会有事么?“

    “不会。“长孙娘子一脸笃定的回答,洛阳乱起的这段日子,舅舅与大多数人一般,被困在家里出不了门,如果他真与杨玄感斛斯政有什么瓜葛,怎么半点端倪不露通过种种迹象,长孙娘子可以肯定舅舅没有参与到杨玄感与斛斯政谋反中去,只要他没有参与这件事,以舅舅在洛阳的人脉关系还有唐国公府与自家的关系,大家自然不会眼睁睁着他无端获罪。

    长孙娘子所料不假,高士廉下狱的当天下午,李二郎就特意来到高府,告知高府诸人不必着急,此次被缉拿入狱的并不只高士廉一人,大凡与斛斯政有私交的人都抓进去了,待逐一审过,确认他们没有参与谋反一事,自会放出来。

    高家人得到了李二郎的话后,心里稳了几分,不过鉴于最近皇帝喜怒无常的脾性,鲜于氏和穆老夫人并不能完全把心放下,只不过焦虑也无用,她们只能默默在家里煎熬着等待。

    长孙娘子的兄长长孙无忌这几年长进很大,他在国子监的时候就知道了此事,初闻此事时候虽然吃惊,却没有乱分寸,先安抚好了表弟高履行和幼弟无逸,随后带着他们匆匆赶了回来,回家后发现家里并没有出什么乱子,这才松了一口气。

    数日之后,被抓进去的人审讯结果出来了,除了两人与此事有些不清不楚的牵扯外,其它人在此之前,确无人知到斛斯政谋反叛变一事,高士廉也一样,确实查不出这些人与斛斯政有勾结证据,隋炀帝再怒,也不可能无缘无故把这些人都给杀了,只能将他们放出来。

    高士廉无恙归来,高府诸人自是大喜过望,穆老夫人一边吩咐人去拿艾草熏门槛,以去晦气,一边拉着儿子的手,上上下下的着,嘴里不停唠叨:“瘦了,人也憔悴了……”她嘴里着,眼泪不知不觉的就顺着面颊流了出来,穆氏膝下只有高士廉和高氏这一儿一女,丈夫早已逝去,儿子若再个三长两短……心念一落到这里,穆氏只觉心底满满都是恐惧。

    “阿娘,儿子没事,您不用担心。”高士廉瞧着在这几日间已老了一截的母亲,只觉嗓子像被什么给堵住了一般,声音有些发哽。

    “外祖母,舅舅安然归来,您应该高兴才是。“长孙娘子在一旁瞧得鼻子发酸,复又想起外祖母年岁大了,不宜大喜大悲,便走过来,扶住她的一只胳膊,轻声开口道。

    “观音婢得对,人回来就好,人回来就好……“穆老夫人被长孙娘子一劝,终从那种不能自控的恐惧中回过神来,边抹着眼睛边道。

    高士廉回来了,高府诸人皆以为这段飞来的横祸就这么过去了,哪知这事根本没完,数日之后,一纸贬斥的诏来到高府,五品侍礼郎高士廉被贬为朱鸢县九品主簿,限其十月赶赴上任。

    话隋炀帝本就是个极为刚愎自负的性子,他自认自己才华无双,一众朝臣皆是自己捏掌心的蚂蚱,没人敢翻风浪,结果一向深受重用的杨玄感就这么赤裸裸的站出来,当面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如今杨玄感虽死了,与他勾结的触斯政却跑到了高丽,此人就像一根刺狠狠的横在炀帝的喉间。

    他一时奈何不了触斯政,心恨难消,与触斯政有私交的人又查不到勾结的证据,不能随便杀人,人不能杀,隋炀帝却不愿再到那些与斛斯政走得近的官员在自己眼皮底下晃荡,短短数日,洛阳城便有十数名官员被贬出东都,高士廉只是其中之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洪荒之六道真人〕〔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