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宠婚撩人〕〔惹火甜妻:老公大〕〔最甜不过邱小姐〕〔心电猎手〕〔酱香满园〕〔温少你老婆又作死〕〔爱淳爱〕〔我是最强战神〕〔锦鲤农门崛起日常〕〔顾少的绝宠恋人〕〔八零娘亲是女配〕〔重生之辣媳当家〕〔她来运转〕〔四爷:娇妃会算命〕〔主播小傲娇〕〔郡主今日仍然在作〕〔爱在大不列颠〕〔人间杀神〕〔穿越养娃日常〕〔废世子他又暖又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贤后 第九十八章、东都风云(下)
    去年东征,李渊临危受命,接任东征粮草总筹官一职,活干得不错,帝班师回朝后,心情愉悦之余就任命他接掌卫尉少卿一职。

    卫尉少卿主管军器仪仗、帐幕之类的东西,是国家兵备部的副职,他的两个儿子虽都在军中任职,却都是五六品的官,根本不具备带兵造反的机会。

    为此,李浑很快代替了李渊,成了隋炀帝心里必须要除掉的人,可怜的成国公李浑就因安伽陀的一句话,莫明给自己惹来了灭族之祸。

    大业十一业五月初,虎贲将裴会基突然上奏,告李浑企图勾结外族谋反,帝立即命左翊大将军宇文述带兵围困成国公府,并缉拿李浑,将其押进大牢。

    随后又命尚左丞元文都和御史大夫裴文杂共审此案,不出数日,一应证据呈于皇帝御前,证明成国公谋反一事属实。

    帝大怒,下旨将李浑一族老尽数关进大狱,数日后,再下圣旨:成国公李浑一门,三族以内的男丁全部抄斩,女子流放,充当军妓。

    五月十三,李浑一门三十余口男丁,尽数被斩于西市。东都权贵无不草木皆兵,瑟瑟发抖。

    成国公真的谋反了么?当然没有,李浑此人比较讲排场,喜欢奢华生活,贪点污,受点贿是有可能的,但以他的性情为人,借他两个胆,他也不敢谋反。

    李家突遭此横祸,白了与帝日益加重的猜疑脱不了干系,自大业九业杨玄感一事后,洛阳城中,大凡手掌军权的大臣们都成了他的肉中钉,眼中刺。

    尤其是唐国公李渊一门,当李渊得知李浑一门的遭遇完全来自安伽陀的一句话时,内心顿时充满了恐惧,更对安伽陀这个信口雌黄的奸臣恨之入骨。

    可当前的情况,他李家除了低调,隐忍,顺从之外,就是再低调,隐忍和顺从,并召来李大郎和李二郎,让他们行事一定要低调再低调,即便如此,他仍不能安心。

    这种不安到五月二十日这天上升到了顶点,这一日李二郎下差回来,刚走到家门口,就被宫里来的太监给宣走了。

    带走李二郎的太监是炀帝身边的近侍,唐国公李渊瞧见这一幕,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不唐国公的心事,但李二郎随着内侍来到御房,他进来的时候隋炀帝正在一本奏折,李二郎问完安,没听见皇帝叫起的声音,只能躬着身体,以朝拜的姿势立在那里。

    “二郎来了,平身吧。”隋炀帝批完手中那本奏折,终将视线转到了李二郎身上。

    “谢陛下。”李二郎恭恭敬敬的应了一声,才站直身体。

    “李二郎,你可知朕叫你来所谓何事?”炀帝问。

    “臣不知。”李二郎答道。

    “朕若有事让你做,你可愿遵谕令?”隋炀帝又问。

    “陛下是君,二郎是臣,君上有令,臣赴汤蹈火,亦在所不辞。”李二郎肃容答道。

    “如果朕要你休妻另娶,你可能做到?”隋炀帝没有立即开口,静静的了他一会,才继续往下道。

    “陛下恕罪,此事臣不能遵从。”李二郎吓得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并以头伏地,连连请罪。

    “你敢违抗圣命?”隋炀帝眼一眯。

    “臣万不敢违抗圣命,但长孙氏是臣的亡母早年与臣亲的事,她自嫁给臣后,谨守妇规,没有半点失德之事,不管是基于孝道,还是为官者的品行操守,臣皆不敢休妻。”李二郎满脸惶恐的接口道。

    “你这是在指责朕行事不恭,胡乱干涉臣子的家事么?”隋炀帝不辨喜怒的声音在李二郎的耳畔响了起来。

    “臣不敢,陛下向来英明神武,又怎会干涉臣的家事。”李二郎愈发的惶恐,语气却无半分的松动。

    “罢了,你这顶高帽子往朕头上一戴,朕若再逼你休妻,就真成昏君了,你,退下吧。”隋炀帝紧绷的语气微微缓了一缓,挥了挥手。

    “谢陛下,臣,告退。”李二郎朝炀帝叩首道谢,才起身恭恭敬敬的退出去。

    “如意,出来吧,你也到了,李二郎对他的妻子情深义重,无论如何也不会休妻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当然,这子若真出于对皇家的畏惧,听从我的命令休妻,父皇也不会让你嫁给他,这样趋炎附势的软骨头如何配我的掌上明珠”

    “还在这子没让朕失望,不枉他年少时朕对他那番喜,你已经及笄,暂时不想嫁人,朕也不勉强,朕可以给你三年时间,三年后,无论你有没有找到新的心仪之人,你都得听朕和你母后的安排,挑选驸马。”李二郎离开之后,隋炀帝转目朝屏风处开口道了一句。

    他的声音落下后,如意公主慢慢走了出来,三个月前她已行了及笄礼,她虽贵为公主,按制,及笄之后,也应该挑选驸马了。

    不炀帝父女的对话,但李二郎从皇宫出来后,背上的衣衫已经湿了一大片,他回到家里之后,立即被李渊召了过去。

    “二郎,陛下找你问了什么话?”李渊一脸急切的着他开口。

    “没什么,就问了些我在军中的事,同时问最近父亲回府都做了些什么。”李二郎只字不提皇帝的话,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

    以他对父亲的了解,若让他知道了皇帝的心事,天知道他会不会逼着自己休妻。

    李渊听了李二郎的回答,愈发的忧心,生怕哪天皇帝就把矛头转到了自家身上,好在他的担心没有发生。

    隋炀帝杀了李浑一门之后,不知是想通了还是不相信李渊有颠覆大隋朝的本事,没有再找过其它朝臣的麻烦。

    在东都蹲了好几个月的隋炀帝不再找朝臣们的麻烦,便开始静极思动,准备北巡,时间就定在本月月底,宇文叙父子和李渊父子皆在同行名单之内。

    “观音婢,我要随帝北巡,府里的一切就交给你和大嫂了。”临别前夕,李二郎握住长孙娘子的手,殷殷叮嘱。

    “我知道,我会协助大嫂好这个家的,倒是你们跟在陛下身边,要多加心。”长孙娘子沉默了片刻,才接口道。

    不久前西市午门外的那场血腥还没有干透,成国公李浑一门的横祸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跟在这样的皇帝身边,有多么危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愿无来生〕〔圣源武祖〕〔重生六零之空间俏〕〔修真家族平凡路〕〔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