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灿唐〕〔嫁入豪门77天后〕〔庶门风华〕〔百花大帝〕〔回到大唐当皇帝〕〔刺骨〕〔圣手玄医〕〔大雄的异界奇妙物〕〔重生种田:首辅家〕〔代号桃园〕〔快穿:我就是要怼〕〔撕下伪装的女神〕〔帝后世无双〕〔田园小针女〕〔夜少的二婚新妻〕〔暗黑破坏神之毁灭〕〔大国航空〕〔一刀倾情〕〔狂婿〕〔星际骷髅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贤后 第一百二十三、刘文静之死
    长孙王妃诞下麟儿不久,秦王便秦圣命,与太子、及当朝右仆射裴寂一同去巡视京城管辖范畴内的各县。

    他此次出行的目的地是京都周边县城,出门的时间并不久,儿子满月前两日便赶了回来。

    李承乾是秦王的第一个孩子,又是他心爱的王妃所出,这个孩子的满月酒自然办得分外热闹。

    不仅当朝文武百官都来庆贺捧场,太子也来了,高祖虽未亲临,却派了贴身太监送了贺礼过来。

    李承乾满月不久,秦王便为他请封了世子。对此,秦王府的一应姬妾心里虽有些酸,却也不便什么。

    李承乾即为嫡,又为长,不管从哪方面来讲,封他为世子都是理所当然的事。

    再加上府里现除了杨侧妃之外,其它人并无身孕,她们想点什么,也找不到话头。唯一让她们心里不太舒服的是这世子请封未免太急了些。

    一个刚满月的孩子,也不知道日后怎么样,这么早就给他请封世子之位,也不知他受不受得住这份福气。

    秦王当然不知道他的姬妾们的心事,他现在心里满满的都是妻儿,随着孩子一日日长开,一天比一天好看,他只觉这个儿子怎么瞧怎么顺眼。

    每日上朝回家第一件事就是蹲在妻子身边逗儿子,一家三口和乐融融,日子过得好不快哉。

    不过这种悠然太平的日子过得并不久,承乾满月不久,朝庭就发生了件大事,刘武周受宋金刚入图晋西以向南而争天下的建议,率兵两万朝并州发起进攻。

    此时并州守将是高祖的四子齐王元吉,元吉生性好战,见刘武周不过区区两万人马,就敢攻打并州,颇为不宵,派车骑将军张达率兵抵御。

    张达自大轻狂,轻敌被宋金刚大败,几若全军覆灭,并州城失,李元吉惶恐之余,仓皇逃往晋阳。

    刘武周连拿下并州之后并未止步,大军一路西行,很快攻克榆次,平遥,介州等晋西城池。

    等战报传回京都的时候已是五月底,得到战报的高祖立即派太常少卿李仲文为行军总管,与左卫大将军姜宝谊率兵救援并州。

    结果被刘武周麾下大军败于雀鼠谷,高祖又惊又怒,但他不知出于什么心里,并未让家里两个能征善战的儿子披甲挂帅,而是派右仆射裴寂为行军总管,前往并州监军抗击刘武周。

    裴寂与宋金刚决战于索原度,结果唐军全面溃败,裴寂只身逃回晋州,刘武周打败裴寂之后,一路势如破竹,逼进晋阳。

    李元吉和裴寂连夜弃城而逃,回到长安,晋西大半地区落于刘武周之手,与此同时,夏县吕崇茂自号魏王,与刘武周相呼应。

    新建立的李唐王朝在黄河东岸只剩晋西南一隅之地,关中受到极大震荡,高祖心里又惊又惧。

    裴寂和李元吉回到长安之后,立即引来无数弹劾,其中又以刘文静的言词最为激烈。

    李唐未曾起兵之前,刘文静原与裴寂是至交好友,李唐政权建立之后,两人因心性不同,彼此却是越走越远。

    裴寂本事不大,但人圆滑世故,极擅讨高祖欢心,在高祖心里,裴寂不仅是臣子,更是能与他交心的知己好友。

    而刘文静身上则有几分晋魏名士的放荡不羁,很是看不怪裴寂那拍马溜须的行为,尤其是在他看来,本事远不如他的裴寂竟靠着拍马屁成了他的顶头上司,心里愈发不忿,两人只要一碰上,就会互忿,简直就成了死对头。

    现裴寂在晋西打了这么大个败仗,把李家在晋西的大本营都快丢光了,刘文静自然不肯放过这机会。

    但他低估了裴寂在高祖心目中的地位,更严重的是与裴寂一同担当这个罪名的还有高祖的儿子李元吉。

    于是,刘文静整倒裴寂不成,反而搭上了自己,裴寂和李元吉回到长安后,虽被打进大牢,高祖却没有处置的意思。

    反倒是裴寂见刘文静死拽着自己不放,他在牢中苦思冥想,终想出了个对付刘文静的法子,他找人潜入刘文静的家扮鬼吓他。

    最后还真吓得刘文静以为家里有鬼,请巫师前来家中驱鬼,裴寂趋机设套,他在家中行厌胜之术,企图咒诅高祖,有不臣谋反之心,高祖勃然大怒,下令将刘文静打入死牢。

    一向和刘文静走得近的秦王见状大惊失色,连忙上书为刘文静求情,哪知此举却成了刘文静的催命符。

    高祖心想,好家伙,这刘文静都在家里行厌胜之术害我,二郎还敢为他求情?

    怎的,我这个做爹的在你心里还不如一个大臣?这刘文静行事本就轻狂悖逆,若让再他和你搞在一起,时间一久,还不知生出什么乱子。

    此念一出,九月初,高祖就下了旨意,判了刘文静死刑,于九月初六行刑。

    李二郎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人当时就懵了,他一脸茫然的对秦府僚属开口:“是不是我害了他?”

    杜如晦和房玄龄抬目看了他一眼,随即垂下视线,其它人都缄口不言,最后还是和秦王关系最近的长孙无忌开口:“王爷自认与刘文静相交坦荡,为此,站出来为他求情的时候,根本没有多思多想。”

    “但站在陛下的立场则不一样,在陛下眼里,刘文静此人虽有些才气,但太过轻狂和自以为是,陛下对他的重视远不入裴寂。”

    “此次被告行厌术,有谋逆之心,即便陛下心里明知是假的,却也没打算就此放过他,王爷这个时候站出来为他求情,就等于火上浇油,原本刘文静行事再轻狂,也只是个文臣,可加上王爷,就不一样了”

    “这么来,他的死我起码有一半责任,而你们早在我开口求情的那一刻就知道了这个结果,为什么在我开口的时候不阻止我?”秦王听得一呆,半晌之后才接口道。

    “王爷能征善战,用人也向来是至诚相待,但是您现在的身份毕竟和以前不一样,即便您本身毫无争权之心,但也架不住别人多想,刘文静此人虽有些才气,但行为确略嫌轻狂,再加上心胸不够宽广,王爷确不合适与他久交”这次接话的房玄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六宫凤华〕〔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