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仙强者重回都市〕〔第一至尊〕〔王牌大高手〕〔宠妻攻略:神秘老〕〔冷王的腹黑医妃〕〔出名太快怎么办〕〔恶魔微笑〕〔星途璀璨:她比总〕〔女总裁的全能高手〕〔透视神婿〕〔我有石磨磨啊磨〕〔高龄巨星〕〔我有一个属性板〕〔地球第一圣地〕〔时间重启游戏〕〔都市极品仙帝〕〔金币即是正义〕〔兔子爱上窝边草〕〔青眉煮酒〕〔第一战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贤后 第一百三十二、洛阳之战(中)
    而武牢关易守难攻,只要自己守住武牢关,窦建德根本攻不进来,他若敢强攻,正合他意,此时正是一举两克的好时机。

    为此,李世民不仅没有暂避锋芒的意思,反而颁下严令,军中任何再敢放言撤兵、动摇军心者,一律按军法处置,与此同时上书朝廷,将自己分析的利弊一并告知高祖。

    高祖得到奏报之后,秉承着对次子军事才华的信任,略一沉吟,终打消了让要秦王撤兵的念头,全力支持洛阳大战,有了高祖的支持,李世民再无后顾之忧。

    待得到窦建德大军逼近武牢关的消息后,他命李元吉和卢君谔看守洛阳,自己则带着数千精兵直奔武牢关。

    洛阳城内的王世充看着李世民领兵离开,心知援军已到,自己却无法出城相迎,心头又气又怒,当然,还有着莫明的期待。

    期待窦建德和传闻的一般厉害,最好能一举斩杀李世民,只要李世民死了,李唐将再也不能对他构成威胁。

    李世民自然没功夫去管王世充的心事,他到达虎牢关的次日,带了一千骑兵前去查探窦建德大营的军情,两军营地只相隔二十余里。

    李世民将这一千人打散,沿路分批埋伏,伏兵由李世绩,秦叔宝和程知节负责,自己则带上尉迟敬德等数骑,直奔窦建德大营。

    离窦建德大营尚有三四里路处,碰上了对方的巡罗哨,对方以为来人是唐军的斥侯,正待动手,李世民的声音已先一步响了起来:“秦王来访也。”

    随着话音落下,一箭射死哨领,其它巡吵兵反应极快,当机立断的吹响了警哨,此举顿时惊动了窦建德的行营,对方派了数千骑兵追杀而出。

    随李世民出来的几名骁骑卫大惊失色,李世民令其它寄人先走,自己和尉迟敬德则充当靶子,吸引敌兵,边战边逃,敌人追得近了,他们就奋力逃跑。

    等敌人隔得远了,准备放弃了,他们反而会主动上前挑衅,直惹得对方将领大怒,不管不顾的猛追了过来。

    不知不觉间,这些人就被李世民引进事先设好的埋伏圈中,李世绩和程子节等率兵杀了出来,敌军大败,近五千人马伤亡过半,其余人马如丧家之犬般仓皇而逃。

    李世民见状连叹可惜,只说路上不好设伏,藏一千兵马已是极限,不然今日敌人这五千兵马定然已被全部吃下。

    “王爷,您今日此举实在太过冒险......”李世绩和程子节等则颇有些不赞同的看着李世民,他身为东征统帅,却经常身先士卒,跑到第一线去,这要是有个好歹......

    “哈哈,打仗么,哪里没有危险,论兵力,我李唐并不比王世充、窦建德强多少,现在他们俩都兵合一处,一起对付我了,我若行事还瞻前顾后,这仗就没法打了。”李世民不以为意的哈一笑。

    他胆子大,行事喜欢冒险,打仗经常兵行险招,身先士卒,冲杀在第一线,这个毛病除了和他的性子有关,也有当前的环境有关。

    李唐建国不久,论综合实力并不比周边的几大势力大的反王强多少,他这个领兵的王爷只有如实了解每个战场的实情,才能最快做出最明智的反应。

    不说李世民的心事,但说窦建德,他自诩打仗厉害,自竖起反旗以来,鲜少尝遇败绩,本并未将李世民这个才二十出头的年轻小子放在眼里。

    结果双方一交手,对方就狠狠的给了他一击耳光,一时之间不由又惊又怒,愤怒之下的窦建德立即责令大军对武牢关展开全面攻击。

    可武牢关凭天险而守,守关之将,又是李世民这等不世悍将,双方几次硬碰,窦建德不仅没有讨得任何便宜,反而造成了很大的伤亡。

    再加上他在全力攻打武牢关的时候,秦王派遣王君廓带领轻装骑兵一千多人绕到窦建德的背后袭击他的运粮队伍,捉住大将张青特,截了他的军粮,更让他沮丧无比。

    窦建德多次失利,部队人心惊恐不安,上到将帅,下到士卒,都感惶恐不安。

    正值为难之际,窦建德麾下谋士凌敬谏言:“主公,咱们何不进攻怀州,河阳,作出大张旗鼓要进攻汾州和晋州的恣态,逼得李世民不得不退兵?”

    窦建德一听有理,正准备依计行事,却逢王世充派了信使过来,信使是个让他很意外人的,这个人竟是长孙王妃的哥哥长孙安业。

    长孙安业此人不学无术,隋末群雄并起、王世充统治洛阳之后,他不知何故竟得了王世充的青眼,在他身边为将,不仅如此,还学了一手巧舌贿赂人的好本事。

    他来到窦建德军营之后,用大量金银贿赂窦建德身边大将,并和他们描绘洛阳的各种好处,希望他们劝窦建德不要离开。

    窦建德麾下的这些将领在武牢关连连吃憋,本已有了退意,现受他这一鼓动,顿时意动。

    必竟洛阳是东都,这里物主繁华,既是曾经都城,地势又守易难攻,只要占了这里,以后大夏国就有了真正有了依凭之地。

    出于这样的念头,大家纷纷在窦建德耳边说凌敬的坏话,觉得他一介书生,只会纸上谈兵,根本不会打仗,他的策略不符夏军实际利益,让窦建德不要听他怂恿。

    窦建德一时摇摆不定,最后还是听了麾下将领们的建言,没有听凌敬的,选择继续留在武牢与李世民僵持。

    李世民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好气又好笑,他怎么都没想到妻子同父异母的兄长,长孙安业竟成了王世充身边的人,还学了这么一手擅挑拨的本事。

    不过也幸亏他的挑拨,要不是他稳住了窦建德麾下的这些将领,真让他们渡黄河北上,去攻打晋州太原,自己还真很被动。

    数日后,李世民接报,说窦建德想趋唐军牧马之时,袭击武牢,李世民闻迅不动声色,他将计就计,放空武牢,引诱窦建德德,窦建德果然中计,派大军来攻。

    结果一进来,发现四面都是唐军,窦建德顿知中计,可此时已无路可退,只能硬拼,唐、夏大军从早上一直打到中午,夏军饥饿交退,唐军则是以逸待劳,优劣立判。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超强吸妖器〕〔给我一张复活卡〕〔奕王〕〔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超凡医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