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丹青不知岁月老〕〔从流量到影帝〕〔我的1982〕〔入骨暖婚〕〔背叛:妻子的谎言〕〔透视小民工〕〔缠绵入骨:总裁好〕〔老婆大人有点拽〕〔九零空间福运妻〕〔张小花的秘密〕〔地球最后一条龙〕〔废世子他又暖又狠〕〔都市重生之仙尊归〕〔恋爱吗竹马先生〕〔九八年暖又甜〕〔倾国策之西方有佳〕〔听说超级大佬甜炸〕〔饲养全人类〕〔无敌继承人〕〔申老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贤后 第一百三十三、洛阳之战(下)
    一直蛰伏一旁、等待战机的李世民见夏军疲惫,知道战机已至,率领一千轻骑直扑夏军主帅行营。n菠÷萝÷小n说

    此时,窦建德正在帐中与僚属议事,忽闻外面杀声震天,不由大吃一惊,急忙出营察看,却见一杆竖着秦王的大旗已经冲进大营。

    夏军大乱,虽有将士奋起抵抗,岂奈何营中混乱,又无人领导,根本建立不起有力的抵御方式,很快溃不成军。

    窦建德眼见败势已不可挡,只能带领左右侍卫突围,却在突围中受伤,左右侍卫皆在逃亡过程中死伤殆尽,他逃到牛口渚时体力不支,被唐军将领白士让、杨武威生擒。

    李世民得知窦建德被擒,大喜过望,待窦建德被带到大宫行营的时候,他立即赶了过来,静静的看着双目紧闭,一言不发的窦建德,半晌之后才开口道:“窦公,我征讨王世充,本与窦公毫无关联,你为何越境,犯我兵锋?”

    于隋末无数路反王中,窦建德不仅是势力极为显赫的一个,品行作风和口碑也是最为百姓称道的一个,李世民对他的印像很不错。

    再加上他曾经抓到过李世民的姑姑同安长公主和叔父淮安王李神通,却未曾对他们有过任何折辱之举,等高祖派使者前去和谈之后,便客客气气的送他们回了长安,面对这样的一个人,若非立场不同,李世压根不愿与他为敌。

    李世民的话音落下之后,窦建德半天没有反应,就在李世民以为他不会开口的时候,他突然睁开了眼睛:“我即便现在不来,你我之间早晚也有一战。”

    “只恨我心性智谋究竟是差了几分,担不起这天下之主的位置,否则,早听凌敬之言,当不会有今日之祸,李渊有你这个儿子,看样子天下可定矣。”

    李世民没有接话,静静的看了他一会,就转身离去,离去之前吩咐看守的兵将,要好好待他,万不可有半分折辱,并着人来帮他治伤。

    在李世民看来,以窦建德在河北的声望,他的性命是绝不容有失的。

    解决了窦建德部后,李世民立即带兵赶往洛阳,数日前,李元吉刚和王世充打了一仗。

    这一仗是李元吉坚持要打的,唐军在付出行军总管卢君谔的性命为代价后,取得了一场小胜利,斩杀敌军千余人,获俘数百。

    元吉本对这分战绩颇有几分沾沾自喜,李世民回来之后,却将他骂得狗血淋头。

    在李世民看来用已方一员行军主管和数百兵将的性命换取这样的一场胜利,简直是杀敌八百,自损数千,是彻彻底底的败仗。

    元吉被骂得不敢吱声,心头却莫明生出一股戾气和怨气,他觉得自己明明打了胜仗,不过是死了一名行军主管,却被骂成这样,觉得李世民压根就是瞧不起自己。

    李世民却压根没有管他的心事,骂完李元吉,他转过身就去对付王世充。

    王世充被围困这么久,全城得不到补给,里面的军民从一开始的安静,到现在已是惶恐之极,无数百姓和士兵都在想方设法往外逃。

    王世充眼见要李世民只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就收拾了窦建德,接就要对洛阳城展开全面攻击,心头又惧又怒,无计可施之下,想到了一个很可笑的策略。

    他将长孙安业绑了起来,推到墙头,威胁李世民:“秦王,这长孙安业是你家王妃的嫡兄,王某素闻你与令王妃伉俪情深,想必你不愿看到他因你而横死我手中吧?”

    “哦,长孙安业啊,你若想杀就赶紧动手吧,这家伙悖逆不孝,父亲刚死,就将继母、弟妹逐出家门,我鉴于身份,不好亲自出手对付他,你若能帮我宰了他,我感激不尽。”李世民隔着护城河,看着对方城墙上长孙安业,淡淡的道了一句。

    长孙安业被他这一席话吓得身抖如筛糠,王世充则是惊怒交集,他恨不得立即拔刀,一刀宰了长孙安业,却又担心李世民打进来之后,也跟着一刀宰了自己,并为此安上一个为其舅兄报仇的美名。

    再三权衡之下,王世充没有杀长孙安业,也没有再继续抵抗,而是主动打开城门投降。

    李世民进城的时候,淡淡的扫了一眼仍未从惊吓中缓过神来长孙安业,道:“你应该感谢王世充把你推到城强上,否则,以你与他的关系,我即便想保你,怕也保不住。”

    “你,你不杀我?”长孙安业听得一呆,哆哆嗦嗦的问了一句。

    “如果可以,我早就把你给宰了,可惜,你再不是东西,也是观音婢和辅机的兄长,你应该庆幸你投了个好胎。”李世民目光森然的盯了他一眼,附身凑到他耳边低语了一句。

    世族豪门中兄弟姊妹相互倾扎的情况很多,但混账得像长孙安业这般、连基本面皮都不顾的的还真不多见。

    李世民有时候也想不明白,像长孙晟将军这般英雄的老子,怎会生出长孙安业这般不宵愚蠢的东西。

    而他继妻所出的一子一女观音婢和辅机都继承了他优良的血统,其它几个子女虽不如辅机、观音婢出众,也不差,唯有这个长孙安业,简直不像出自同一父系血脉。

    长孙安业自然不知李世民的心事,他被李世民这句话直接给吓得腾的一声跌坐在地上,就连后面的长孙无忌走了过来,在他面前站了半天,他都没有察觉。

    李世民看了长孙无忌一眼,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吧,别看了,有了王世充这一手,他的性命无忧。”

    “多谢王爷。”长孙无忌收回视线,随他一同走到洛阳城的城墙之上,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道了一句。

    “辅机,你我什么关系,哪用得着道谢,倒是王世充这厮忒不是东西,为了守住洛阳,不仅枉杀了无数百姓,也把这城池给毁得不成样子。”秦王负手站在城墙之上,看着城墙之下的满目苍夷,一脸萧瑟的开口。

    战争是残酷的,世人眼中的百胜将军,足下堆积的是叠叠白骨,若有得选择,他李世民根本不喜欢这样无休止的征战和厮杀。

    尤其是看着这么多无辜的生命不断的倒在自己的刀下......

    好在这一战结束之后,李唐江山将彻底稳固下来,中原再无人能对他们构成危险,也许,战事可以平息一段时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奕王〕〔三千铭契目录〕〔最强斗音〕〔笑傲之问道巅峰〕〔穿越种田,山野汉〕〔超凡医仙〕〔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穹平纪事〕〔张牧李晴晴〕〔冲出穹顶〕〔女总裁的王牌助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