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归来洛天〕〔娱乐超级奶爸〕〔广漂的那五年〕〔最强兵王〕〔头号战神〕〔了了相对〕〔落枝飞〕〔快穿之女配功德无〕〔悍妻当家有福田〕〔农家美食日常〕〔仙道长青〕〔农家小福妃〕〔萧萧梦里天使来〕〔楼主大人求放过〕〔最后一个上门女婿〕〔江少你的戏精上线〕〔我家长姐凶且媚〕〔快穿之反派改造计〕〔地球最后一条龙〕〔烟花散尽似曾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贤后 第一百四十一、心情郁结的秦王
    窦建德判了死刑,心头郁结难解的秦王干脆请了几天病假,躲在家里喝闷酒。

    他几乎可以预见窦建德死后,河北两岸军民皆愤怒而反的局面。

    可父皇想窦建德死,单凭自己显然劝不住,这一刻的李世民心里头一回生出,亲王果然和皇帝不同的念头。

    再有权势的亲王,只要这个皇帝不是被架空的,在许多事上,亲王就不可能拗过皇帝,哪怕明知这件事皇帝做得不妥,也一样。

    可身为皇帝,面对许多大事的决策,都以自己的喜厌来做决定,这个国家真能兴盛起来,能长远的发展延续下去么?

    他知道以自己的身份不该有这样的念头,可此念一出,竟是怎么止都止不住,为了遏制这种可怕的念头,他将自己关在院子里,谁也不见,就连秦王府的一众僚属都被他拒之门外。

    他请假的第三日,正一个人躺在书房外花园中的躺椅上喝酒,长孙迈着轻柔的步子走了过来。

    听到脚步声的李世民转头一看,发现来人是妻子,一双喝酒喝得朦胧的双眼闪过一抹软弱。

    等到妻子来到面前,他伸出一只胳膊,微微用力一带,将妻子带入怀中,口中边喷着酒气边开口:“观音婢,我不是了,这几日别让人来打扰我么,你怎么来了?”

    着,又扬起另一只握着酒壶的手,准备往口里灌酒,长孙一把将他手中的酒壶抢了过来,秀眉微颦:“别喝了二郎,你这样子被父皇知道了不好。”

    “观音婢,我心里难受你知不知道,父皇他,你他怎么能这样呢,前年刘文静是这样,现在的窦建德又是这样,那刘文静也就罢了,一个文臣,他不喜欢杀就杀了。”

    “可这窦建德,他明知道杀了有可能会惹出大乱子,却还是为了一已喜好不顾大局,不仅他如此,太子也是如此,我真怕照此下去,我大唐看不到未来。”李二郎将脸埋在她的肩窝中,闷着声音开口。

    “二郎,父皇做这个决定,不能他完全没有考虑大局,我听为了窦建德,他也犹豫了许多,最终做出这样的决定,白了,他还是觉得即便真因此而逼反河北两岸百姓,我大唐也能应付。”长孙王妃沉默了一会才接口。

    “可这明明是可以避免的事,为什么非要去冒这样的险?难道只因父皇看窦建德不顺眼?可他是皇帝,一个皇帝在很多大事是不能任性妄为的。”

    “前朝覆灭就在眼前,隋炀帝任性的训难道还不够深刻?咱大唐立国才几年?”

    “从大业十年开始到现在,中原一直处于战乱之中,到处都在打仗,天下的百姓已经十不留二。”

    “我大唐如今好不容易统一了中原,这个时候不多考虑如何安抚天下百姓,与民生休养息,尽快恢复人口、却因一已喜好,就不顾大局,这简直是”李世民突然抬起头来,一脸愤然的开口道,他喝多了酒的眼睛因为愤怒而有些发红。

    “二郎,慎言,这不是你该的话。”长孙王妃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抬目四下张望了一圈,没发现什么人,这才转过头,一脸不满的瞪着李世民。

    “我知道这不是我应该的话,这些话我也只能在你面前,我”李民世颓然叹了口气,重新将头埋进妻子的肩窝。

    长孙王妃伸出胳膊,轻轻拥住他,她偏头看着丈夫郁结的眉眼,心里的隐忧愈发的重了。

    果然,以二郎的性子,一旦与皇帝、太子发生大的政见分歧,这矛盾和心结就出来了。

    “王爷,王妃,平阳公主过来了。”就在长孙王妃寻思着该如何开解他的时候,有丫环来报。

    “请公主过来吧。”长孙王妃吸了口气,开口道。

    “二郎,姐姐过来了,你和她好好聊聊吧,其它的话我也就不多了,我只想对二郎一句,这世上不可能什么事都能尽如人意,以二郎的聪慧,想必很快能解开这个心结。”待丫环离去之后,长孙王妃又对靠在她怀里的丈夫道了一句。

    “哟,我听二郎因心病正躲在家里喝闷酒,就过来准备开导开导,没想到来了却发现你们俩在秀恩爱,我没打搅到你们吧?”平阳公主过来的时候,李世民刚从妻子身上坐起来。

    “他喝得有些多了,让姐姐见笑,姐姐坐。”长孙王妃俏面一红,从李世民的躺椅上站了起来,指着躺椅旁的一张竹椅开口。

    “姐姐,二郎,你们先聊着,我去沏壶茶过来。”等平阳公主坐下之后,长孙王妃又道。

    “臭子,和我,你到底怎么想的?难道为了这件事准备一直和父皇置气下去?”待长孙王妃离去之后,平阳公主的目光落在李世民身上,开口道了一句。

    “我不是置气,是有些烦闷,等缓过这两天,我就会消假回朝的,姐姐无须忧心。”李世民道。

    “你是不是对父皇有了心结?”平阳公主静静的看了他一会,口中突然冒出一句。

    李世民心头一凛,朦胧的眼神顿时清醒了许多:“姐姐此言从何起?父皇待我情深义重,这些我都记在心里,关于窦建德之事,虽让我心里有些不痛快,我既为人子,又为臣子,又怎敢因此对他生出心结?”

    “瞧瞧,对我都不愿真话了,还敢没生心结?”平阳公主轻轻叹了口气。

    “真没事,姐姐,你知道我性子有些急躁,之前是有些郁结,不过在家里呆了几天,想通了,也就没事了,放心吧,我明天就去消假,上朝。”李世民脸色一正,答道。

    “这样就好,你的王妃是个拥有七窍玲珑心的女子,心里有事过不去的时候,就多和她聊聊。”平阳盯着他看了一会,转目的时候,正好看见长孙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随即展颜一笑。

    随着长孙一起过来的还有阿丑,她手里端着一个茶几,长孙让她把茶几摆在林荫树下,又将托盘放在上面,一边行如流水般斟茶,一边开口道:“前些日子舅舅托人捎回来的新茶,姐姐尝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豪门的修真继承人〕〔穿梭时空的侠客〕〔盲妃嫁到:王爷别〕〔日渐崩坏的地球〕〔逆世腹黑灵魂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