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日娱之坂道时代〕〔神奇宝贝之精灵掌〕〔至尊毒妃:邪王的〕〔兵之神〕〔东境江湖事〕〔被迫成为幕后大佬〕〔绝地求生之王者巅〕〔万古第一龙〕〔地球至强男人〕〔港乐时代〕〔我在修仙世界当掌〕〔都市最强捉妖系统〕〔龙神至尊〕〔末日老实人〕〔万界为仙〕〔兵王弃少〕〔余生有你,甜又暖〕〔四爷是棵摇钱树〕〔陆先生又上头了〕〔上门好女婿林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贤后 第一百五十四、舅甥重聚(下)
    这些人中情绪最为复杂的当属鲜于氏,她与丈夫儿子一别九年,骤然重逢,心头本十分激动。

    可接着看到从马车上下来的那一众小妾和她们的儿女,她的心情顿时变得十分复杂。

    她是正妻,婆母年纪大了不便随着儿子奔波,她要留下来照顾婆母是她的本份。

    但是想想自己在家里辛辛苦苦照顾了婆母九年,丈夫却在外又纳了几名妾氏,并育下儿女数名......

    哪怕她一向贤惠,这一刻的心情也复杂之极,心头被一股莫明的情绪堵得难受,长孙王妃和高氏都理解鲜于心的心情,可她们却不知道该如何相劝。

    高履行见母亲神色有异,有心过来说两句话,一时却不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最后还是高士廉反应快,他见妻子面色不太好看,心念微微一转,便知原由。

    进屋的时候,他特意落后了两步,来到妻子身边,执起她的一只手,轻声开口道:“云娘,我不在家的这些年都是你在母亲膝前尽孝,辛苦你了。”

    “我,这些都是我该做的,倒是你不在家这些年,几个孩子我照顾得不太好。”

    “履行他比王妃还大一岁,去年刚刚成婚,膝下一个孩子都没有……”原本心里颇有怨气的鲜氏被丈夫这么一抚慰,只觉心头那点怨气顿时消散得无影无踪,复想起儿子已经二十出头,膝下尚无子嗣,心里觉得有些不安。

    “无妨,履行是男子,迟一些要孩子也不打紧,我听说他现在秦王的军中历练,挺好的。”高士廉道。

    高履行现年二十二,男子二十二岁在这个时代没有孩子,虽不算多,却也不算出奇,鲜于氏被丈夫一劝,便没再多言。

    跟在鲜于氏身后的长孙王妃看到这一幕,颇有些啼笑皆非,只觉舅舅在家事这方面的手段确实非一般人能及,他子女妾室甚多,却总能哄得妻妾和和睦睦,不吵不闹。

    也因为眼前这一幕,一别九年,再次相见的伤感情情被冲淡了不少,高士廉似乎察觉到长孙的好笑的目光,他安抚好了妻子,转目看了长孙一眼:“观音婢,你在笑什么?”

    “舅舅,我,我没笑啊。”长孙王妃神色一正,一脸无辜的看着高士廉。

    等高士廉转过头去后,她却又忍不住低头抿嘴轻笑了起来,跟在她身边的高氏不由嗔了女儿一眼。

    众人进屋之后,高士廉让她的妾室儿女一一过来见礼,长孙王妃面对这些小表弟表妹,自然少不得要做一番散财童子。

    等大家分别见过礼后,高士廉就近坐在母亲穆老夫人旁边,一一和她讲叙这些年在外面的一切。

    当然是挑好的说,这一说很快就说到了午膳的时候,等用过午膳,因穆老夫人岁数不轻了,高士廉没有再继续和母亲叙话,让她去午憩。

    等母亲离开后,高士廉让两个儿子陪秦王说话,自己则朝长孙无忌和长孙王妃招了招手:“无忌,观音婢,你们随我来。”

    高士廉向来对这一对外甥亲厚,现一别九年归来,有私话和他们说,秦王也不觉奇怪。

    高士廉将他们兄妹俩带到书房,详细的问了京里的局势以及秦王的一应事宜。

    秦王李世民,自大唐开国开始,便一路征战至今,关于他的大名,大唐百姓不知道的不多,

    长孙无忌和长孙王妃自然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将秦王这几年干的事细细说了一遍。

    说完之后,高士廉又问了几句长孙王妃和秦王的关系如何,她还没来得及开口,无忌便先一步将话头接了过来:“舅舅,关于他们的感情你就别操心了,秦王对观音婢,那真是好得让我这个做哥哥的都有些看不过眼。”

    长孙王妃有些羞恼的瞪了哥哥一眼,高士廉却满意的点了点头:“如此就好,好了,观音婢,你下去陪你舅母她们聊天,我还有点事要和无忌说。”

    长孙无忌见妹妹离开,脸上的笑意一收,有些迟疑的看了舅舅一眼,道:“舅舅,你突然这般详细问秦王的事,可是有什么担忧?”

    他马上要满三十岁了,以他对舅舅的了解,若无必要,他绝不会把自己和妹妹叫过来,这般详细问秦王的事。

    “这么些年不见,无忌果然是成熟了。”高士廉没有回答长孙无忌的话,却是一脸欣慰的看着他开口。

    “无忌,依你之见,你觉得太子和秦王之间,最终会怎么样?”语意顿了一顿后,高士廉又问。

    “这个,我也说不好,秦王和太子关系一向不错,不过这一年多来,即便秦王在不断退让,他们之间的矛盾还是出来了,太子对秦王比以往生分了许多,显然是心里对他起了忌惮。”长孙无忌沉默了一会才接口。

    “自古天家无父子,这话不是说着玩的,以秦王现在的地位,除非他能抛弃一切,辞官归隐,做个真正的闲散王爷,他与太子之间或许还能善始善终。”

    “但以大唐现在形式而言,尚不允许秦王作这样的选择,或者说即便是有这样选择的机会,以秦王的性情只怕也做不到。”高士廉道。

    “那舅舅的意思是?”长孙无忌心头一跳。

    “我没什么意思,只是想提醒你一句,毕竟秦王现在的身份和以往不一样,你一直跟在秦王身边,想必对他的性情比我更了解,有些事不管愿不愿意面对,我都希望你们是能事先有个心里准备。”高士廉道。

    长孙无忌没有说话,心情却陡然变得沉重起来,高士廉看了他一眼,没有再继续开口,书房内陡然陷入某个可怕的沉寂。

    舅甥俩沉默了好一会,就在长孙无忌正打算说点什么的时候,,高士廉的声音响了起来:“当年在洛阳的时候,王通收观音婢为学生一事你还记得吧?”

    “记得。”长孙无忌点了点头。

    “你可知王通在收她为徒的时候说过什么?”高士廉又道,长孙无忌摇了摇头。

    “王通当时对我说,你这外甥女日后贵不可言。”高士廉接着往下道。

    “......”长孙无忌听得陡然瞪大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隔墙追到时先生〕〔明朝败家子〕〔吻安,顾先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轮回学府〕〔疾控档案〕〔六宫凤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