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英雄无敌之英雄无〕〔清穿之躺赢〕〔六零彪悍人生〕〔无敌从唤神开始〕〔帝女太玄〕〔金粉〕〔陆先生你的初恋重〕〔淑色〕〔悍妻当家有福田〕〔大当家今天脱贫了〕〔罗马尼亚雄鹰〕〔誓欢〕〔温少你老婆又作死〕〔美食从和面开始〕〔逆流纯金年代〕〔再见了,我爱的渣〕〔星光灼灼〕〔总裁校花赖上我〕〔商场大咖〕〔万兽朝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贤后 第一百六十一、尹德妃受罚
    “令武在里面喂食,一会喂完了就让乳母抱出来。”万贵妃笑道。

    高祖没在说什么,他在万贵妃旁边坐了下来,没多久,换完尿布,喂完食的令武就被抱出来了,这孩子之前和元亨玩了一阵,又打了一架,哭了半天。

    等长孙王孙过来后,又由长孙抱着他说了半天话,逗了他半天,这会尿了泡尿,又吃饱了,人便想睡了,被母乳抱出来的时候,脸上困意朦胧,一双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孩子困了,看样子是要睡了。”万贵妃伸手将孩子接了过来,往高祖面前送了送,笑道。

    “怎么感觉进宫才几日就瘦了点?这脸上的红印是怎么回事?”高家凑过看了看,瞧着外孙那睡意朦胧的小脸,心头一软,不自觉的伸手轻轻捏了捏孩子的小脸。

    就在这时候,小令武脖子转动了一下,刚隐在衣角下另一边脸露了出来,脸上的红印也清晰的露了出来,高祖一见,面色顿时一沉。

    万贵妃脸上的笑容一滞,一时不知该如何接口,孩子的乳母和宫婢们也齐齐垂下脑袋,不敢言语。

    高祖见状心头愈发的不愉,面色更沉了几分,盯着万贵妃问:“怎么回事?”

    “没什么大事,就是早上元亨和令武一起玩的时候,元亨一不小心手在他脸上拍了两下,过两天就好了。”万贵妃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滞,随即又恢复正常,一脸平静的接口道。

    高祖没有再说什么,尹德妃近来有宫里行事有些跋扈,他多少是有些耳闻的,不过尹德妃在他面前很知事,又为他诞下皇子,在他心里的份量确有些不一样。

    而元亨才一岁多一点,都是小孩子,舅甥两个一起玩的时候,不小心拍打到了脸,也不是什么大事,万贵妃也没有诉哭靠状之意,他自然不会为这么点事大做文章。

    长孙和儿子留在宫里陪着高祖和万贵妃一起用了午膳,用完午膳后,就带着儿子回到了王府。

    长孙离去后,高祖也没在万贵万秦宫久留,他回了甘露殿午憩。

    傍晚的时候则去了安仁殿,安仁殿是尹德妃住的宫殿,尹德妃听得高祖来了,立即迎了出来,盈盈拜倒:“臣妾参见陛下。”

    尹贵妃现年刚刚二十五岁,正值鼎盛年华,虽说已生了一个孩子,体态较以前稍稍丰盈了几分,却更显魅惑,尤其在高祖面前,举手投足,目光流动间都是风情。

    “这是干什么,都说了,在你这里无须对我行这么大的礼。”朦胧的灯光下,高祖被她那双勾魂的大眼直勾勾的瞟着,眼眸不自觉的暗了一暗,他走到尹德妃面前,伸手将她拉了起来。

    “臣妾今日在万春殿得罪了贵妃娘娘,怕陛下责罚,不敢不先行请罪。”尹德妃一脸委屈的开口。

    高祖中午在万春殿用膳一事她自然是知道的,她不知道万贵妃和高祖说了什么,总之,先可装怜总是对的。

    “你怎么得罪贵妃了?”高祖牵起她的手,一边往内殿走,一边随口问了一句。

    “今日我带元亨过去给贵妃娘娘请安,想着元亨和令武的年纪差不多,就让他们俩舅甥玩了一会,结果两孩子都太小了,元亨大概是不小心,手掌在令武脸上拍了一下。”

    “贵妃娘娘便误以为是元亨故意打令武,把臣妾和元亨都好生喝斥了一顿,可怜元亨这孩子被吓得哭了好久,嗓子都哭哑了。”尹德妃道。

    “今日是十八,并非规定的请安日,自你有了孩子之后,非规定的请安日鲜少见你去万春宫,今个儿怎么想去给贵妃请安,还把元亨带去了?”高祖闻声停住了脚步,目光落到她身上,淡淡的问。

    “臣妾,臣妾想着令武在宫里,而宫里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就元亨一个,所以就带他过去了。”尹德妃一怔,下意识的抬目朝高祖望了过来,触及他那不辨喜怒的目光,心头一紧,脱口答道。

    “我记得你和平阳的关系没那么好吧?”高祖的语气愈发的淡了几分,连握着她的手都松开了。

    平阳是军旅之人,脾气率直豪爽,不太喜欢尹德妃和张婕妤这等矫揉造作之人,尹、张两人在宫里行事多有跋扈,平阳自然看不惯。

    有两次尹、张两人在万春宫无礼,被平阳看到,当场就被平阳忿得下不来台。

    张、尹两妃为此曾在高祖面前告过状,而平阳说起这两人的时候,也从没有好言语,高祖自然知道她们关系怎么样。

    “陛下,臣妾,臣妾虽和平阳公主关系不是很融洽,但她是陛下的爱女,又正在为国征战,臣妾关心一下她的孩子也是应该的。”尹德妃一脸委屈的接口道。

    “尹德妃,我虽经常听人说你行事跋扈,心里却是不信的,因为你在我面前一向很善解人意,也很识大体,如今看来,还真是我高看了你。”

    “你和平阳不睦,这本也没什么,平阳是有军功在身的嫡公主,而你身为我的宠妃,年纪比她还小几岁,她看不惯你,你不喜欢她,这都很正常。”

    “但你千不该,万不该,在平阳出征的时候,故意去找她儿子的麻烦。”高祖目光微微一凝,盯着她一字一句的开口道。

    “陛下,我,我没有......”尹德妃吃了一惊,脱口辨道。

    “还狡辩?令武没到宫里的时候,你一个月只到万春宫请安三天,每次请安从来不带元亨,现在倒好,平阳的儿子一送到宫里来,这不年不节,也不是请安的日子,你立即就带着元亨去了,带去了也罢,还让元亨把令武的脸打成那样。”

    “打也了就算了,万氏也没告你的状,只随口说了一句是两个孩子玩耍的时候,不小心被拍的,我也没打算为这么点事追究你的责任。”

    “结果你倒好,我一过来,你就恶人先告状,你想怎么样?让我把贵妃代领后宫的责职给撤了,换你上去?还是不分青红皂白的把平阳的儿子给赶出宫去?嗯?”高祖一脸森然的盯着她道。

    “冤枉啊,陛下,臣妾绝无此意,绝无此意啊,陛下知道的,臣妾,臣妾是个愚钝的人,臣妾的一切皆来自陛下所赐,又岂敢有此妄念?”尹德妃被骇得噗通一声,跪到在高祖面前,泣声喊冤。

    “尹氏君前失仪,责令其禁足安仁殿三月,不召不随出殿门一步。”高祖静静的看了她一会,颁下这道口令,就大步离开了安仁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奕王〕〔三千铭契目录〕〔最强斗音〕〔笑傲之问道巅峰〕〔穿越种田,山野汉〕〔超凡医仙〕〔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穹平纪事〕〔张牧李晴晴〕〔冲出穹顶〕〔女总裁的王牌助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