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为了蔚蓝澄净的世〕〔上门狂婿〕〔陈默〕〔朔明〕〔抗战之野狼突击队〕〔桃运神医〕〔余远恒陈惜雯小说〕〔飞升之前〕〔豪婿韩三千免费阅〕〔豪胥韩三千小说全〕〔华丽逆袭韩三千〕〔我有一座恐怖屋〕〔回到原始社会做酋〕〔LCK的中国外援〕〔快穿之炮灰升级指〕〔特战之王〕〔莽推诸天〕〔最强逆袭〕〔无垠〕〔时间重启游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贤后 第一百六十三、平阳殁(中)
    “我是武人,战场上受点小伤小痛,实算不得什么,打仗的人,你也知道,哪有不受伤的,太医说了,我底子好,再养上十天半个月的,就没事了。”平阳公主笑着接口道。

    “这就好。”长孙王妃瞧着平阳的模样,提着的一颗心也跟着放了下来,平阳刚归来情况真真看得她的心纠成了一团,生怕她有什么意外。

    “二娘,多谢,要不是你,我家这两小子在宫里只怕真要受委屈了。”姑嫂两人聊了会闲话,平阳公主话话一转。

    她前两日伤势好些之后,就从大儿子口中得知了宫里的事,也知道小儿子在宫里被元亨打的事。

    知道尹德妃之所以会被父皇禁足三个月,多半是长孙的功劳。

    要是没有这三个月的禁足,凭着尹德妃的心性,加上她和自己的积怨,若她一心找万贵妃麻烦,也不知万贵妃扛不扛得住。

    “姐姐严重了,我什么也没做,不过是将真相告诉了父皇罢,若非父皇疼爱姐姐,疼爱令武,我也无能为力,”长孙笑道。

    “总之,谢谢你了。”平阳公主微微沉默一会,才接口道。

    父亲疼爱自己,这一点平阳是相信的,但父亲现在是皇帝,加上年岁渐高,年轻时的睿智英武正在逐渐离他远去,诸多年老帝王身上的毛病则逐渐在他身上显现。

    比如他宠爱的那几个年轻的宫妃,这样的事在他年轻的时候是不可能发生的。

    父亲身为帝王,宠几个年轻貌美的妃子,本没什么,但将她们宠得不知分寸,任性妄为却是很不妥。

    如尹、张等人,她们仗着年轻貌美,在宫里肆意妄为,而父亲明明知道这些,却对此视若无睹。

    若换在以前,母亲在世的时候,父亲断不可能让一个妾室这般放肆和没有规矩。

    只不过她身为儿女,这些事哪怕心里再不喜,也不便多说什么,长孙显然知道她的心事,可她身为儿媳,更不方便插手这些事,只能笑着换了个话头。

    “姐姐重伤未愈,不便过度劳神,我就不叨扰了,改日再来看你。”聊了一会,长孙怕平阳公主聊久了费神,很快开口告辞。

    “嗯,你回吧,刘黑闼伏诛,太子凯旋,朝堂和突厥应该要消停一段时日了,二郎也快回来了罢。”平阳公主点了点头。

    太子李建成一举剿灭刘黑闼,一时间,朝堂上下对其赞不绝口,太子这几年来被秦王压下去的锋芒终于再次展露出来。

    就连驻守幽州,无召不得随意入京的燕郡王李义,都在太子的谏言下,回到了长安,成了太子一系的忠实拥护者。

    时间继续向前滑行,转眼到了二月二十,原本身体已在逐渐康复的平阳公主不知为何,伤势突然逆转恶化,不过三日时间,就躺在床上起不来了。

    高祖大惊失色,急急召来太医相询,结果太医也查不出所有然,只说公主的伤势本已无事,但是她体内似有隐藏的不知病因被激发,而来让伤口再次恶化。

    高祖太怒,将太医骂得狗血淋头,若非太子和朝臣阻止,他都要将这些太医的脑袋砍下来泄愤了。

    驸马柴绍在数日前已经回京,此时每日片刻不离的守在妻子的床前。

    太子和齐王也纷纷到公主府来看望她,不过此时平阳公主大多时候都处于昏迷状态,也没法与他们说什么,两人在床边站了片刻,说了几句安慰驸马的话就转身离去。

    “爹爹,阿娘,她不会有事的,对不对?”已经九岁的柴哲威的眼睛都哭胀了,他看着床上不过数日时间,人便瘦得眼眶都深陷下去的母亲,抽抽噎噎的开口道。

    “哲威,你娘,她不会有事的。”柴绍看了看儿子,又看了看床上的妻子,心头也是酸楚之极。

    他与平阳公主夫妻感情甚笃,身边除了两个通房丫环外,连个正经的妾室都没有,膝下一对佳儿皆为平阳所出,现瞧着妻子这般模样,心对的痛哭可想而知。

    二月二十五,刚从边境回来的李二郎,连战袍都没脱,就赶到公主府来了,他来的时候,正好赶上平阳公主醒了。

    她在丈夫的伺候下,喝了碗药,精神看着比往日要强上几分,听说李二郎来了,立即让人将他召了进来。

    李二郎进来,看着床上已瘦得脱形的姐姐,眼眶突然就红了。

    他忽然想起母亲窦氏去世前的样子也和姐姐差不多,他站在床前,红着眼,看着床上的平阳,想开口说点什么,可喉咙发硬,眼眶发热,竟一句话都吐不出来。

    “我没事,二郎,你不要担心。”平阳公主瞧着他的模样,心头感动又酸楚,她伸出手掌,轻轻拍了拍床沿,意示他坐下来。

    “姐姐,我听闻你的伤势本已好转了许多,转眼康复在即,怎的突然间就......”李二郎深吸了口气,将已滚到眼眶外的泪珠生生吸了回去,半晌后才哑着嗓子开口道。

    “谁知道呢,也许是体内隐藏着什么不知情的病因,之前没发觉,现突然破发了吧。”平阳公主摇了摇头。

    “姐姐,可有找到你师尊?若能找到她,定能帮着姐姐妙手回春的。”李二郎一听,好不容易挤回去的眼泪差点又滚了下来,随即想起姐姐的师尊,忙开口道。

    “我师尊云游各地,行踪不定,柴绍已想法子和她联络,暂时还没有消息,绍郎,你带哲威出去一下,我有些话想和二郎说。”平阳公主摇了摇头,随后转目对丈夫道了一句。

    柴绍知道妻子和李二郎之间的感情,什么也没说就带着儿子出去了,离柴绍离去后,平阳公主才再次开口:“二郎,我的病,若真的好不了,你也别太悲伤,你和太子兄之间......”

    “姐姐会好的,至于太子兄长,只要他不把我往绝路上逼,我可以向姐姐保证,绝不会主动做那悖逆犯上之事。”平阳的话没说话,话头就被李二郎截断。

    “二郎,你没听懂我的意思,我是想说,如果父皇和太子兄长,真对你起了杀心,而他们的行为又有可能影响到我大唐江山社稷的时候,你不必隐忍......”平阳公主摇了摇头,接口道。

    “姐姐,可是最近朝中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又或你的病情突然加重另的原因?”李世民听得一呆,紧着一双犀利的虎目就眯了起来。

    “没有,我只是觉得......”平阳公主摇了摇头,欲言又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头牌经纪人:你老〕〔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山沟里的制造帝国〕〔裴少难缠:娇妻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