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那些日子已在别处〕〔太有钱了怎么办〕〔特战尖兵〕〔至尊女婿〕〔最强神壕〕〔我们的电影时代〕〔美女的极品锦衣卫〕〔最强大神在隔壁〕〔超级特战兵王〕〔笔下的另一个世界〕〔生活系游戏〕〔点歪你的技能树〕〔我只想享受人生〕〔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奇迹的召唤师〕〔四洲传奇〕〔家有王妃初长成〕〔有妖气客栈〕〔狂妻来袭:九爷,〕〔重生奋斗俏甜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贤后 第一百六十七、矛盾激化(下)
    “没什么,元吉性子有些喜怒无常,许他心里也是伤心的,只是面上不愿表现出来罢。”长孙心头一跳,这种无凭无据的事,万不能说出来。

    她深吸了口气,压下心头剧烈起伏的情绪,默默的在心里对自己道:不可能的,不管是从哪方面来看,元吉都没有对平阳姐姐下手的动机。

    李世民见妻子不肯多言,心里愈发的狐疑,可妻子不说,他也不好再问,只能揣着心事出了门,长孙瞧着他的背影,心头忧虑更重。

    李世民出门之后就去了公主府,他到的时候柴绍正陪着儿子一起在喝粥,看到李二郎,柴绍抬有些诧异的开口:“二郎,你昨日刚回去,今个儿怎的又过来了?”

    “来看看你和哲威,姐夫,姐姐已逝,你莫要过于伤怀,哲威和令武都需要你照顾。”李世民看着憔悴得不成人形的柴绍,以及不过几日时间,就瘦了一大圈的柴哲威,心头堵的厉害。

    “我知道,不仅是我,你和弟妹也一样,我知道你们和平阳的感情,二郎,三日罢朝已过,你应该上去朝的。”柴绍一口将碗里剩余的粥喝了下去,放下碗看着李世民接口道。

    “我已和父皇告了假,无妨,哲威,用完膳去外院走动一下,消消食。”李世民在柴绍身边坐了下来,并对已吃完饭的柴哲威道了一句。

    柴哲威知道舅舅多半是有话要和父亲说,很懂事的点了点头,起身朝外行去,柴绍见状有些奇怪的问了一句:“二郎,你可是有什么话想问我?”

    “嗯,我想知道,姐姐的病情明明好转了,为何突然又恶化起来?”李世民点了点头,道。

    柴绍本是随他一同出征的,不过听说平阳身受重伤,他那边前线又无重大战事,就提前回来了,他回京的时候,平阳的伤势尚未开始恶化。

    “我也觉得奇怪,我回来的时候,平阳已经可以在院子里缓慢打拳了,可三日后,伤情突然恶化,众太医束手无策,最后得出的病因是可能她体内有不知名潜藏病因被激发。”柴绍道。

    “在此期间,来为平阳姐姐诊治的都是什么人?又有些什么人来看过她?”李世民又问。

    “平阳班师回朝的时候直接被陛下接到了宫里,她伤势好转些后就从宫里搬了出来,陛下不放心,又派了太医院的周太医跟出来帮她调理身体。”

    “至于来看平阳的,在京的王爷和宗亲都来探望过,二郎,你突然问起此事,莫非......”柴绍听得心头一跳。

    “没有,姐夫不要多想,我只是有些想不通罢了,姐姐自小跟随了因师太习武,论身体的底子,只怕比我还结实些,实没有道理在伤势已经开始康复的前题下突然恶化至此。”

    “不过这事由宫中多名太医合诊,得出的结论都是有可能因伤而触发她体内隐藏的病因,可能确是我想虑了。”李世民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

    从公主府出来,李世民并没有离开,他延着街道漫无目标的走着,不知不觉的竟来到了平阳曾呆过的军营,他在军营门口站了片刻,默默的转身离去。

    离开军营,他继续漫无目标的瞎走着,到了夕阳快要落山的时候,才转身朝秦王府的方向行去。

    穿过两条街道,路过外郭城与皇城交接处的一处繁华街道时,李世民突然看到元吉的身影。

    元吉没有穿朝服,他一身普通富家郎君便装,与两名衣着华贵的青年一同朝着鼎丰楼走去。

    鼎丰楼是京城排得上号的大酒楼,菜色极佳,服务一流,坐落在外郭城与皇城交界处。

    鼎丰楼位置可谓是选得恰到好处,离宫城较远,又与皇城交接,既不会像开在皇城的店铺一般,时刻需要看各路贵人的眼色行事,又不会完全与贵人们断绝关系。

    平日里来此消费的除了各路富商巨贾,也会有一些无所事事的勋贵之家的子弟,碰上朝庭沐休日,偶然也有些勋贵重臣慕名前来品尝这里的菜色。

    元吉身为王爷,偶然来此吃吃饭本不足为奇,但今天才是平阳公主下葬的第四日,他便与朋友跑到这鼎丰楼来吃喝,最可恶的是,他见自己请假,也跑去和皇帝请假,说要哀悼姐姐。

    现倒好,哀悼直接哀到鼎丰楼来了,若非理智尚存,李世民简直恨不得立即冲上去将他纠出来暴揍一顿,眼见元吉进了大门,他停住脚步,沉着脸跟了过去。

    李元吉这时候跑到鼎丰楼,显然也比较小心,他进门的时候四下打视了一圈,没发现周围有熟悉面孔,这才踏进鼎丰楼。

    进门之后,与两名同伴说说笑笑的上了二楼,进入了贵宾厅,李世民小心的尾随在后,直到看见他们进了房间,他才退了出来。

    等里面的人点完菜,他忽然现身拦下负责点菜的店小二,从怀里摸出一张巡防将官的腰牌,对店小二开口道:“我是新调到此地的巡防官,发现刚进去的那几人,有一个与上官发给我们的通缉匪徒有些像,这些人是什么来路你可知道?”

    “长官,我,我不知道啊,陈郎君和王郎君是外地富商,一年有三四个月时间住在长安,经常来本店吃饭,随他们一起进来的那位黄衣郎君,我尚是头一回见。”伙计看到李世民手里的腰牌,吓了一跳,立即倒豆子般将他知道的事情倒了出来。

    “他们点了些什么菜?”李世民又问。

    “陈郎君和王郎君出手一向大方,今日点了八荤四素,都是本店的招牌菜,外加一壶好酒。”伙计答道。

    “知道了,你下去吧,注意不要惊动他们,和平常一样招待他们即可,若敢违背,嗯?”李世民听完之后,摆了摆手,并略带威胁的叮嘱了一句。

    ”长官请放心,小的省得。”伙计头如捣蒜般连连点头。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直到华灯初上的时候,李元吉才带着熏熏醉意从里出来,他刚出门,便见一个高大魁梧身影拦住了他的去路。

    “找死啊......二,二哥,你怎么在这?”元吉大怒,脱口就是一句找死,结果一抬头看清站在眼前的人时,口里的怒斥顿时变成了结巴。

    “我若不在这,又怎会知道我的好四弟私下里竟是这副德性?我请假,你眼巴巴也跑去向父皇请假,说要为姐姐哀悼,原来就是这本哀悼的?”李世民怒极。

    “我私下里德行如何用得着你来管?你是太子,还是父皇啊?别以为父皇封了你一个天策上将的头衔,就真以为自己凌驾于诸皇子之上了。”

    “每日装出一副贤德的样子,不是教训这个就是教训那个,我呸!”李元吉脾气本就暴躁,又对李世民有心结,再加上喝了点酒,受李世民的语一激,理智顿被抛诸脑后,口不折言的骂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六宫凤华〕〔诸天最强大BOSS〕〔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