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魔逆神〕〔重生名门娇妻:厉〕〔洪荒之证道永生〕〔九叔首徒〕〔网游之次元剑灵〕〔美女总裁狂保镖〕〔不可思议的迦勒底〕〔无戈战神〕〔化祖仙途〕〔九阴真金在漫威〕〔我的职业真无敌〕〔我在地狱中诞生〕〔重启修仙纪元〕〔重生之凤翱来仪〕〔三国之隐帝〕〔无敌基因进化系统〕〔直播之荒野驯宠师〕〔追逐神路〕〔纵横西汉〕〔僵尸世界:签到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贤后 第一百六十八、兄弟嫌隙
    李世民的回复简单而粗暴,他抬手就是一巴掌扇了过去。

    李元吉下意识的想闪,可他喝了酒之后,反应明显迟钝了许多,而李世民的巴掌显然也不是那么容易避,但听啪的一声!这一巴掌结结实实的落在李元吉的脸上。

    他的脑袋被扇的一歪,口中一阵咸味上涌。他低头往地上一吐,一口鲜血随着唾沫一起被他吐了出来。

    李元吉吐出口中的鲜血和唾沫之后,慢慢的抬起头,双目泛红,整个人看上去像只随时准备择人而噬的野兽般,恶狠狠盯着李世民,一字一句的开口:“你敢打我?”

    “打你怎么了?你难道不该打?我没有动手打死你已是看在亡故的母亲和姐姐的份上,姐姐这些年待你如何,你心里一点数都没有?”

    “怎么?瞧你这模样是准备与我较量一场?”李世民眯着眼,一脸森然的盯着李元吉开口。

    李元吉双目通红,浑身怒气勃发,样子无疑十分吓人,可李世民不是普通人,别说元吉一个醉汗的怒意,就算比元吉再凶悍十倍的人站在他身旁咆哮,也休想让他有半分怯意。

    李元吉瞪着李世民的双目仿若要喷出火来,口中噗哧噗哧的喘着粗气,瞧他那模样,似恨不得扑上来一把将李世民咬死。

    可在李世民森冷的目光注视下,他明明气得浑身发抖,足下却像生了根一般,不敢有任何动作。

    李世民冷冷的看了他一会,见他不准备与自己动手,没再继续说什么,鼻中重重哼了一声,便转身大步离去。

    李元吉盯着他的背影,目光变幻莫测,谁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李世民回到王府的时候时间差不多到了酉时末。

    长孙王妃见他深夜方归,脸色也十分不好,并没多问什么,只让人用蘑菇汤给他煮了碗素面端过来,让他垫垫肚子。

    李世民不声不响的吃了,吃完面放下碗筷后,抬目看向妻子,主动开口道:“观音婢,不久前我在外郭城的鼎丰楼碰到了元吉。”

    “元吉去那里干什么?你们吵架了?”长孙王妃听得秀眉一颦。

    鼎丰楼的大名她当然知道,虽然没去过,却不只一次听人谈论过此楼。

    “我打了他一巴掌,观音婢,元吉似乎对我有很大的不满和怨气,我自问从未亏待过他,即便对他有些严格,也是为他好。”

    “你说说,他心里的积怨到底从何而来?”说起元吉,李世民的眉头不自觉的拧成了一道麻花。

    长孙张了张嘴,一时却不知该如何接口,对于元吉,她这个当嫂嫂的是看得很清楚的。

    李元吉的性子和太子、李二郎都不一样,也不像李渊。

    他冲动,易怒,也重情,这一点仅需瞧他对自己和太子妃郑氏的态度就能看出来。

    他幼时父兄长期在外征战,母亲又过世得早,曾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和自己、郑氏生活在一起。

    为此,这些年来,不管他在外面脾气多么差,一旦回到家里,面对郑氏和自己的都时候,都表现得很乖巧,对她们也十分尊重。

    但是他的格情实在有些喜怒无常,对自己和郑氏一直能保持重尊,除了在他心里对她们有份亦母亦姐的情怀之外,多半还因她们与他没有任何利益冲突。

    若他们之间一旦产生冲突,谁也不敢肯定他会干什么。他相当的任性,有点被惯坏的感觉,若你什么事都能顺着他,一切都好。

    一旦违背他的心意,很有可能转眼之间就反目成仇。

    “呵呵,我自己都弄不清原因,却让你来回答,是我为难你了。”李世民瞧着被自己问得哑口无言的妻子,有些自嘲的笑了一笑。

    “其实我知道原因。”长孙沉默了一会,答道。

    “什么原因?”李世民一脸讶然的看着她。

    “元吉在你们几个嫡出的子女中,年纪最小,你们一直都比较宠他,让他下意识的觉得自己应该得到最多的关注,为了不被两个哥哥比下去,他也曾下了一番苦功习武修文。”

    “但是每个人的心性和天赋不一样,他再努力也掩盖不了性格上的缺陷,李唐建立之后,你和大哥风芒毕露,他在你们的映衬之下则显得逊色很多,心境逐渐失衡。”

    “尤其是晋阳大败,只身逃回长安,被无数人话诟后,这种失衡更是严重,他是父皇的嫡幼子,即便父皇有些头疼他的荒唐和不懂事,却也不能真不管他。”

    “为此,父皇将他扔到你的手中,希望你能好生带带他,你也算不负父皇所望,他在你军中几年,进益很大,这几年跟着你打的几场大仗,每战皆有大功,昔日草胞亲王的头衔早被摘下,成了无数人口中津津乐道的英武亲王。”

    “但是他并没有忘记,他的功劳都是怎么来的,他所有的军功都建立在你或太子的领导下,太子性情温厚,对他又颇为溺爱,即便他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只会好语规劝,极少斥责。”

    “可你不一样,你眼里容不下沙子,尤其是战场之上,他一旦有半点逾规不当之处,你就会严厉喝斥,半点情面也不留,久而久之,便......”长孙王妃一脸复杂的看着丈夫开口。

    “这么说来,还都是我的错了?战场之事,任何一点轻忽,牵涉的都是千万人的性命,我岂能不严,我......”李世民一听,顿时激动起来。

    “二郎,我并不是说这些事都是你的错,这些话我本不该讲,你和元吉是一母同胞的兄弟,我这样讲,一个不慎就有挑拨你们兄弟之情的嫌疑。”

    “但是看着你和元吉之间的问题越来越大,哪怕明知不该说,我也不得不说,你和他都不是普通人,你们是皇子,是战功赫赫的亲王。”

    “为了避免日后兄弟间的嫌隙越来越大,你以后尽量注意一下和他相处的方式罢。”李世民的一句话没说完,便被妻子伸手按住了唇,长孙王妃一脸忧虑的看着他开口。

    “只怕我再改变态度,也无法解开他的心结了,你不说我没太注意,你这一说我忽然想起来了,自洛阳之战后,他对我的态度就变得十分古怪。”

    “可在洛阳,实在实他......罢了,事已至此,说这些已然无益,我与他之间,且走且看吧。”李世民听完之后,沉默了半晌,才缓缓接了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开局富可敌国〕〔悲喜鉴定师〕〔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混元修真录[重生]〕〔顾多意的种田生活〕〔轮回从僵尸先生开〕〔死神必需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