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猫并不想理你〕〔诸天古卷〕〔不知所云微剧场之〕〔捡到一座废墟城〕〔文明从抽卡开始〕〔一窝三宝,总裁喜〕〔一窝三宝:总裁喜〕〔我游戏中的老婆〕〔闪婚厚爱:误惹天〕〔婚内有诡:薄先生〕〔剑仙在上〕〔武极神话〕〔启禀九爷,那小妾〕〔笔下的另一个世界〕〔一号狂兵〕〔侠客管理员〕〔摄政王的医品狂妃〕〔托身白刃里,浪迹〕〔我养的宠物都超神〕〔路边捡到一只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贤后 第一百七十七、太子的心事
    武德八年正月初五,此时尚未开朝,几个皇子家该拜的年也差不多拜完了,李元吉跑到太子府找李建成喝酒,他与太子交好,有空就会往这边跑,对此也没人感到奇怪。

    “元吉过来了,怎的没带你王妃和孩子一起过来?”太子妃郑氏看到他,笑着开口招呼。

    “嫂嫂,杨氏带着儿子回娘家了,等她回来我便带她来看嫂嫂。”李元吉笑道。

    郑氏下意识的想开口道一句:你的王妃回娘家,这大过年的,你又没啥事,咋不随妻子一同回岳家,却跑到这来找太子喝酒呢?

    只不过话到嘴边又被她咽了回去,以元吉的性子,若听到这样的话,心里多半会不高兴。

    罢了,做嫂嫂的虽希望他们夫妻和睦,却也不合适说明显会让小叔子不喜欢的话。

    “好了,你着人帮我们备桌下酒菜,今个正好没事,我好生陪着四弟喝一场。”深知元吉性格的李建成生怕妻子说出什么让他不喜的话,先一步将话头截了过去。

    他们兄弟喝酒一向不喜有其它人在旁,太子妃很有眼色的退了下去,不多时,就着人帮他们整了一桌酒菜。

    兄弟俩推杯换盏,很快就喝上了,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的时候,元吉抬起喝得有些朦胧的醉眼看向李建成:“大哥,你准备就这样看着二哥一日日坐大下去?”

    “不看着怎么办?因去年仁智宫之事,父皇心里对我的气尚未全消,一心抬举二弟,我有什么法子。”提起秦王,李建成也颇为苦闷。

    “大哥,无毒不丈夫,要不这样,咱们干脆......”元吉目中凶光一闪,他凝目看着李建成,伸手做了一个划脖子的动作。

    “这不妥,二弟,他不管怎么说都和我们是一母同胞的兄弟,让我直接派人去暗杀他,这事我干不出来。”

    “而且现在父皇一直盯着我,若我在这个时候动手,定会惹来父皇龙颜大怒。”李建成吓了一跳,酒都醒了大半,连忙摆手。

    “这仅是我的一个建议,大哥你既然不同意就算了,以二哥在朝野中的影响力,我担心再这么下去,朝堂之上就无大哥你的立足之地了。”

    “你是没看见,那突厥人凶狠吧?可去年在幽州,突厥的二可汗突利与二哥打了一仗,打完之后他们见面谈了一回,紧接着二话不说就退兵了。”李元吉垂下视线,拿起桌上的酒壶,往杯中倒了杯酒,端起来仰头一饮而尽。

    “让我再想想。”李建成颇为犹豫,一时做不了决定。

    李元吉也聪明的没再多谈这个话头,等喝完酒,很快告辞离去,等元吉离开之后,李建成派人人去把魏征请了过来。

    魏征一来,闻着满屋的酒味,颇有些不满的看了太子一眼:“殿下这是又和齐王一起喝酒了?”

    “嗯。”李建成点了点头。

    “殿下,你最近饮酒的次数太多了,动不动就喝得醉熏熏的,这样下去很不妥,齐王来找殿下干什么?”魏征皱眉道。

    “他建议我们暗杀秦王。”李建成道。

    “什么?”魏征吃了一惊,去年太子私下与齐王谋划,企图勾结杨文干逼宫谋反的事就是瞒着他和太子师张玄素干的,事发之后,他才知道,没想到今天一来又听到这么劲爆的消息。

    “魏大人也觉得不妥,对不对?可是不暗地里下手,以二弟在朝野的影响力,只怕我这太子的位置很快就坐不稳了。”李建成苦笑着开口。

    “不,这次我赞同齐王的话。”魏征沉默了一会,突然接口道。

    “魏大人,你?”这回换李建成大吃一惊,在他的印象中,魏征行事虽不像太子师张玄素那般古板,却也是端方君子,对这种阴谋诡计的事向来不耻。

    更别提他还一直告诫自己,认为秦王是李唐不可缺的领兵亲王。

    “此一时,彼一时,四年前陛下封秦王为天策上将的时候殿下不高兴,当时是我劝服了殿下不假,我那个时候劝殿下,让你不要动他,也不要阻拦陛下的动作,是为殿下好。”

    “因为那时候李唐政权尚未完全稳固,中原也未完全平定,那个时候的李唐尚不能缺秦王,现在则不同,现在的大唐已经扫平了所有的反对势力,只剩突厥这么一个强敌。”

    “而突厥此时想全面侵犯我大唐,也力有不逮,秦王的势力则是在一日日坐大,如今的他,已对殿下形成了足够的威胁。”

    “殿下只要想顺利登上那个位置,你与他的之间这一战,已是在所难免,既然是避免不了的事,自然应该先下手为强。”魏征一字的一句的开口道。

    魏征在后世被喻为中国封建史上最刚直不阿的谏臣之一,实属机缘巧合,确切来说,是李世民成就了他的名声。

    此人从本质上讲,应该是纵横家,他足智多谋,又深知在什么样的人身边该以什么样的面目出现。

    太子李建成宽厚有余,刚毅果断不足,他需要的是谋臣,而魏征在他身边也一直扮演的是这样的角色。

    一个谋臣,自然是事事站在主君的立场上去思考问题,任何会威胁到太子的人和事,他都会毫不犹豫的铲除,自然不会拘于手段。

    “我知道了,这事我会好好考虑。”李建成听完之后,沉默了半盏茶左右的功夫,才接口道。

    “对了,我四弟,自前年与二弟彻底闹翻之后,心里似恨不得时刻将其除之而后快,在我的记忆中,老二还真没有什么对不住他的地方,他这般深切的恨意从而何来?”李建成说完之后,话锋一转,又问。

    “大概是因为嫉妒吧,秦王和齐王虽然都是带领打仗的亲王,但两人在野威的威望差别实在太大了,齐王殿下自小受宠,哪里能容忍自己完全被秦王的光芒遮掩。”魏征道。

    “那,要是除掉老二之后,老四会不会对我也有这样的念头?”李建成听得心里一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奕王〕〔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