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极品美女总裁〕〔万古之王〕〔神级黄金手〕〔弃少归来〕〔极品全能学生〕〔末世神魔录〕〔快穿之被大佬盯上〕〔我有一座美食屋〕〔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我的巨星败家女友〕〔头号男秘〕〔全能神医在都市〕〔晚安,霍先生!〕〔妈咪太小,总裁太〕〔史上最狂赘婿〕〔重生宠婚:霍少,〕〔再世为凰:重生庶〕〔每天在作死中直播〕〔校园重生之王牌少〕〔种田神医:夫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贤后 第一百七十八、杜如晦被打(上)
    “殿下大可不必有此忧虑,齐王还算是个聪明人,许是自小跟在殿下身边的时间比较多的缘故,他心里对殿下还有是几分真感情的。”

    “加上殿下是正统太子,以齐王的身份和才干,即便有嫉妒之心,对殿下也造不成威胁。”魏征淡淡的道,说白了,这老头就是看不上李元吉,觉得他压根不可能对太子构成威胁。

    “对了,若是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机会下手,殿下可以先试试后宫那边的关系,殿下莫要以为陛下现在器重秦王,是真想打压殿下。”

    “说句殿下不爱听的话,在陛下眼里,秦王的威胁远在你之上。”

    “仁智宫之事,若换了想逼宫的人是秦王,陛下想全身而退就难了,杨文干造反,秦王刚到宁州,连手都没动,宁州兵将就主动宰了杨文干,向他投降。”

    “试想,有一个在军中威望如此之高的儿子,陛下岂能不忌惮?陛下现在拉拢秦王,不过是不想彻底让他寒心,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罢。”

    “要知道,秦王麾下的黑甲军我大唐目前尚无与之匹敌的部队,殿下若担心暗杀不好动手、不易成功,就不妨多点耐心,从侧面逐步瓦解他的势力,让陛下加深对他的猜忌。”魏征又道。

    李建成听得一喜,这个法子对他而言显然比直接派人去杀秦王更容易接受。

    派人去杀李世民,一是感情这一关有些过不去,二则是怕不易得手。

    秦王本身就是十分勇武,他身边的那几员悍将,更是高手中的高手,尤其是那尉迟敬德,更是有万夫不挡之勇。

    不说太子的心事,但说上元节之后刚开朝,高祖就封了李世民为中书令,大臣们原以为高祖此命一出,太子一党必然会站出来反对。

    可让人意外的是,太子这边一点反应没有,就连向来在朝堂上与秦王针锋相对的齐王都未发一言。

    秦王顺顺当当的成为了中书令,并开始接手一应应由中书令主理的朝务。

    “丰大人,自仁智宫之事后,太子在朝堂之上就变得格外的谨言慎行,而陛下对秦王殿下又多有抬举,不会是......”秦王出任中书令月余之后的某日,退朝后有那与封德彝关系不错的朝臣拽着他一同去酒楼吃酒,顺便悄然向他打探消息。

    “你问我,我问谁去?陈大人,方大人,依我之见啊,咱们这些做臣子的,干好自己的本分,一心忠于王事即可,至于陛下喜欢谁,宠爱谁那都是陛下的事,又与咱们何干呢。”说话向来不留半分把柄的封德彝一脸淡然的接口道。

    这些中立的朝臣们猜不透皇帝的心事,也没法从那几个受皇帝宠信的大臣口中探出半点信息,慢慢的大家也就息了心事,哪方都不掺合,规规矩矩的做起自己的事来。

    反正太子和秦王都不差,不管最后哪个上位,这大唐江山都能继续下去,他们不瞎掺合,虽说会少一份从龙之功,但以这两位的心性,想必也不会无端治他们的罪。

    朝臣们消停了,后宫却没有消停,智仁宫一事说白了是秦王躺着中枪,太子干了那么大的混账事,屁惩罚的都没有,反倒是受命四处劳碌奔波的秦王莫明其妙了连累了自己的僚属杜淹。

    深知次子性情的高祖李渊这几个月以来心里一直很不安,生怕自己对此事的处置过于不公引发了他的逆鳞,让他不顾一切的要和自己对着干。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几个月以来高祖一直在设法的讨好次子,企图弥补他。

    可身为皇帝,心事本就和常人不同,一旦某个人让他打心底忌惮,那这个人的处境就会变十分危险,哪怕这个人是亲儿子也不例外。

    秦王目前的处境就是如此,秦王在宁州不一费一兵一卒就解决了杨文干,这让高祖感受到了无尽的威胁。

    杨文干是太子身边最得力的干将之一,可他一旦对上秦王,连交手的资格的没有,也就是说,太子和秦王,根本不是一个等量级的对手,哪怕加上自己都不行!

    身为皇帝,他如何能看着这样的局面发生呢?可心里再不愿,一时间也找不到更好的办法。

    让高祖无端处死秦王?先不说感情上割不割舍得下,但说即便能割舍,他也不敢。

    秦王一手打造出来的黑甲军,还有那些对他忠心耿耿的无数兵马,高祖若敢无缘无故对秦王动手,只怕李唐江山立即就会分崩析离。

    不能直接动手,也不能明面打压,就只能想法子逼着秦王自己出错,最擅揣摩高祖心事的裴寂自是要想法子替君分忧的,他悄然和尹德妃嘀咕......

    接下来不用说,本就对秦王忌惮无比的高祖在枕头风的不断攻击下,对秦王的忍耐一日差过一日。

    时年五月中,秦王府的曹参军杜如晦因有急事,骑马从尹德妃的父亲尹阿鼠的门前经过。

    尹阿鼠本是小地方出身,既无见识,也无德行,自女儿在高祖宫中得宠之后,他行事便极为跋扈。

    杜如晦骑马往他家门口经过的时候,尹阿鼠正好从屋里出来。

    尹阿鼠眼见一个身着普通八品官服的人从自己家门前过竟敢不下马,顿时大怒,立即指挥仆人冲上去将杜如晦拦住拽下马,并大声喝斥:“汝是何人,敢过我门而不下马!”

    “我乃秦王府曹参军杜如晦,因有急事......”杜如晦眼见尹府的一大群人凶神恶煞的围着自己,眉头不由一皱。

    这尹阿鼠的行事作风他早看不惯,只不过秦王近来处境不太好,他官位也不高,惹不起这等裙带国戚,心里虽然不喜,也只能当成看不见。

    “我管你什么参军,你一个小小八品官员从我的府邸经过敢不下马,就是大不敬,打,给我狠狠的打。”只可惜,杜如晦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尹阿鼠截断。

    他听闻杜如晦是秦王府的人,顿气不打一处来,立即让人将杜如晦暴打了一顿,生生将杜职晦的手指打折了一根。

    打完之后,立即入宫去找女儿哭诉,让尹德妃向唐高祖诬告杜如晦欺侮他的家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悲喜鉴定师〕〔真君大道〕〔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我真不想当海贼啊〕〔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