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成了小乌鸦嘴他〕〔余生有你,甜又暖〕〔宋辞霍慕沉〕〔八零娘亲是女配〕〔校园重生之王牌少〕〔王者之路〕〔重生之大唐中兴〕〔重生八零之事业为〕〔天降帝少〕〔江鱼郑萱〕〔邪世帝尊〕〔重生七零神医小甜〕〔小可爱,超凶的〕〔影视先锋〕〔影帝重回十八岁〕〔重生五零巧媳妇〕〔魔改大唐〕〔祭炼山河〕〔快穿之我家男神超〕〔我的老公是混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贤后 第一百七十九、中秋夜宴
    杜如晦事件之后,让本就憋了一肚子气的秦王愈发的愤怒,与他做了十几年夫妻、深知他性情的长孙王妃生怕他憋坏了身子,便想着法来开导和分散转移他的注意力。

    六月初的一个傍晚,李世民在锦笙园刚吃一碗妻子专程根据他的口味和喜好制作的消暑汤没多久,正躺在桂树下乘凉,又见妻子端着茶点走了过来。

    长孙王妃走到李世民面前,将茶点一一摆在他面前的矮桌上,李世民抬目扫了她一眼,有些好笑的开口:“观音婢,你这么养我,很快会把我养成猪的,放心吧,我没事。”

    他的性子相对太子是要激进刚硬一些,不过他能拥有如今的声望地位靠的可不仅仅是血气之勇。

    他每战必胜除了自身的勇武和不怕死、以及身边有诸多谋臣良将之外,和他对战机敏锐捕捉和隐忍更有着莫大的关系。

    每临战场,大凡他觉得战机未到的时候,无论敌方如何挑衅谩骂他都能做到充耳不闻,闭门不出,如今皇帝的作为和太子一党逼迫虽让他憋屈难受,却绝不会因而让他失了理智。

    “你这些年一直在外打仗,难得有像现在这样呆在家里的悠闲时间,我身为你的妻子,做些美食给你补补怎么了?还是说夫妻做长了,你已经厌倦我在你眼前晃了晃去了?”长孙王妃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现年刚满二十四周岁的长孙王妃正处于女人一生最美好的年华中,明丽端庄的面容如同盛放的牡丹花一般耀目。

    自儿女出生之后,已鲜少再露这种轻嗔薄怒的小女儿娇态的她,在庭院忽明忽暗的灯光映衬下,竟有种说不出的妩媚和诱惑,直把李世民看得呆住了。

    “观音婢,你的话听起来十分哀怨,可是在怨为夫近些年来冷落你了?”李世民回神之后长臂一伸,一把将妻子拽进怀里,微哑着声音开口道。

    “二郎,你,这大庭广众之下,你......快放我起来。”长孙王妃被吓了一跳,这里可是乘凉的庭院中,不时有丫环婆子走动......

    “哼,谁敢不相识跑过来打扰,明日我就让他们卷铺带盖挪地方,观音婢,你生下丽质已有数年,身体也养得差不多了,咱们是不是可以考虑再生个孩子?”李世民不在意的轻哼了一声,手臂微微一力,将妻子搂得更紧了些。

    “......”长孙王妃。

    一夜缠绵,次日起床的时候李世民容光焕发,长孙体力不及丈夫,昨夜无所保留的热情让她有些透支过度,此时尚在酣睡。

    李世民装好衣衫,回首看着床上仍在酣睡的妻子的娇颜,心头柔情涌动,妻子向来内敛,平日里床第之间虽也配合,却鲜少有如昨夜那般全力取悦自己的时候,她如此作派显然是担心自己心结难解,忧愁伤身。

    “观音婢,我真的没事,你不必我担心,倒是你,自从姐姐过世后,你脸上就鲜少出现笑容,身体养了这么久,仍不能恢复到未怀丽质之前的状态,我很担心。”

    “我可以不在意父皇的偏心、兄弟的排挤,但是观音婢,我不能再失去你,你明白么?姐姐和母亲都不在了,如果有朝一日连你也......”已经穿戴好衣衫的李世民触及妻子的娇颜,心头的柔情涌动,他又坐了回去,伸手轻轻抚着妻子的娇颜,自言自语般开口道。

    时间继续向前滑行,转眼就到了八月中秋,自杜如晦事件之后,原本消停了一段时间的太子和秦王之间的争斗又一次拉开了序幕。

    此次序幕拉开之后,硝烟竟比之前还要浓烈几分,之前看起来明显对秦王多有猜忌的高祖在他们的争斗中竟选择了两不相帮,这让朝臣们心里十分的不安,不知道高皇到底是什么心事。

    中秋宴,按例在京的皇亲都要入宫陪宴,皇子们私下里斗得再厉害,这个规矩确是不能破的。

    中秋这一日,秦王、齐王、太子,还有高祖的兄弟,以及其它已成年分府的皇子们、只要是在京的都进了宫。

    长孙王妃一早也随着丈夫进了宫,只不过女眷入宫之后都去了万春宫,长孙王妃到万春宫的时候,发现太子妃和齐王妃都比她早到了一步。

    自武德六年、平阳去世,太子、齐王和秦王之间的关系的变得张弓拔弩后,长孙、郑氏和杨氏这几位关系极好的妯娌之间的走动就少了。

    不管她们妯娌间私下感情有多好,作为皇室成员,她们的丈夫一旦展开你死我活的争斗,彼此还想如往常一般亲密已是不可能。

    “见过太子妃嫂嫂。”长孙王妃和万贵妃行过礼后,又朝太子妃郑氏行礼。

    “弟妹不必多礼。”郑氏目光复杂的看了长孙一眼,摆了摆手。

    “见过嫂嫂。”长孙与郑氏见完礼后,齐王妃杨氏又过来和她见礼。

    “一家人,不必多礼,弟妹不介意的话我们一处坐吧。”长孙王妃看了面容有些憔悴的齐王妃一眼,心头微叹了一声。

    以杨珪娘的心性,若不是嫁入皇家,嫁给了元吉,她的日子应该不会过得这般忧郁艰难。

    元吉性情喜怒无常,确非良配,当初若非自己一力撮合,她多半不会嫁入皇家,也就不会陷入如今进退两难的局面。

    “我一切安好,嫂嫂莫要为我忧心。”敏慧又善解人意的杨珪娘听到长孙王妃的那声轻叹,自然知道她在想什么,两人坐下之后,她悄然开口道了一句。

    长孙王妃看了她一眼,并未言语,只伸手轻轻握住她的一只手,拍了她的手背。

    “我常听外面的人传齐王与秦王关系不太和睦,如今瞧着秦王妃和齐王妃的互动,显然传言不实嘛。”长孙王妃与齐王玘的互动虽然不显眼,却仍被一心注意着她们的张婕妤和尹德妃看见,张婕妤眼珠微微一转,半掩着嘴巴,轻笑着开口。

    “秦王和齐王乃一母同胞的兄弟,却不知婕妤从何处听知他们兄弟关系不睦?”长孙王妃听闻声目光微冷,抬目朝张婕妤望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悲喜鉴定师〕〔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六宫凤华〕〔只想吸引你〕〔明朝败家子〕〔我来自缪星〕〔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