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写网络小说的那〕〔护花神豪〕〔悠悠情不眠〕〔绝世神医:邪皇狠〕〔爱我你就抱抱我〕〔原来我很爱你〕〔这狗子无敌了〕〔医武高手闯天下〕〔我对你动了心〕〔总裁大人,又又又〕〔护花状元在现代〕〔胜者为王〕〔总裁独宠亲亲我的〕〔君子与鬼〕〔一场繁华一场梦〕〔浪子邪医〕〔木叶之我不会忍术〕〔总裁爹地请温柔〕〔仙侠奇缘之献天缘〕〔强宠撩爱:厉少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贤后 第一百八十一、步步紧逼(上)
    昨夜秦王吐血之后,太子和齐王还有一众皇室宗亲,为了避嫌,都留在宫里,现听闻秦王性命已然无碍,皇帝也没有强留他们的意思,大家这才纷纷告辞,出宫离去。

    “二哥的命还真大,这样都死不了。”从皇宫出来,齐王与太子分别的时候,满脸不甘的道了一句。

    “四弟,慎言。”李建成听得眉头一皱,狠狠瞪了李元吉一眼。

    齐王没有再言,心里却颇为不宵的哼了一声,哼,戏演得像真的一样,不知情的还真以为你是体恤弟弟的好兄长呢。

    不说齐王与太子的心事,但说秦王府一众僚属听闻李世民在宫里饮宴竟饮得吐血数升,心头又惊又怒,若非情形不允,他们简直恨不得立即冲进宫里去探个究竟。

    “大家不要慌张,王妃已经入宫,以王妃的聪慧,很快会把消息传回来。”房玄龄一脸冷静的开口道。

    果不其它,午饭过一点,长孙王妃就让人传回了消息,说秦王已经醒了过来,性命无忧。

    “王爷虽然已无性命之忧,可这事却不能这样算了,现在太子和齐王能在宫里对王爷下毒,还有什么手段使不出来,咱们难道要一直这样被动挨打不成?”王府参将侯君集一脸不忿的开口。

    “不错,什么玩意,这大唐江山大半的疆土都是咱们王爷打下来的,现在江山稳定了,皇帝佬子就想着卸磨杀驴,太子就忙着清除异己?真是岂有此理!”

    “前些日子太子还让人用黄金玛瑙来收买老子,我呸!所谓好女不侍二夫,好马不奉二主,老子虽然读书不多,却也绝做不出卖主求荣之事。”脾气暴躁的尉迟敬德更是大声嚷嚷。

    “噗,尉迟恭啊,如果我记得不错,你最先跟的人刘武周吧?”他话音刚落,最喜欢和他抬杠的程知节就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起来。

    “哼,那能一样么,当年投到刘武周麾下不过是生活和环境所迫,不得已之举,老子可没有真心秦过刘武周为主,秦王则不一样,我和他正面交锋,被他堂堂正正打打败了三次。”

    “秦王不管是作战本领,还是为人的德行,都能令老子心服口服,自决定跟秦王的那一刻起,老子就打心里奉了他为主,这辈子除了秦王之外,老子绝不会再另奉他主。”

    “你老程难道不是被秦王品行本事打动,心甘情愿归到他麾下的?”尉迟敬德一听,鼻中轻哼一声,铜铃般的大眼一瞪,恶狠狠的朝程咬金瞪了过来。

    “你这话不错,除了秦王,我老程这辈子谁也不服,若皇帝老子和太子能发自内心的善待王爷,善待咱们天策府,那一切也罢。”

    “可他们若想不折手段的迫害王爷,迫害咱们天策府,老子第一个不服。”程知节大声道。

    “好了,都别大声嚷嚷,现在王爷处境这般艰难,你们少给他惹事,大家先回去做自己的事,王爷既然已经醒来,想必很快就会回王府,其它事等他回来再议。”房玄龄和杜如晦看了众人一眼,沉声低喝了一句。

    房玄龄和杜如晦官职虽然不高,也不会武功,但他们一谋一断,这些年随秦王征战,不知帮着出了多少奇门妙策,不仅李世民尊重他们,天策府的一应将领对他们也十分心服。

    他们俩一开口,众将顿时停止了叫嚷,大家纷纷告辞离去,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苏长世,孔颖达等擅谋之人却暂未离开。

    “长孙大人,房大人,杜大人,你们都是最了解王爷的人,经此一事后,你们觉得王爷会怎么应对?”待武将们离开之后,最擅辩词的苏长世开口道。

    “王爷是武将出身,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他的为人大家都知道,重情重义,不说自家亲人,但说我们这些半路跟了他的人,自从跟随他那一日起,王爷就从未曾亏待过我们半分。”

    “去年杜淹受仁智宫一事牵连,无端被贬,王爷比他还难受,杜淹离京之后,他的家人王爷照顾得十分周到,王爷对我们尚且如此,对与他血脉相联的亲人就更不必说了。”

    “尤其是在王爷少年时期,与陛下、太子、齐王他们的感情非常深厚融洽......”房玄龄缓缓开口道。

    “那难道我们就这样坐以待毙?”平日里甚少发言,一心专攻史事的姚思廉皱眉道。

    “不能说坐以待毙,王爷并非愚忠愚孝、不通思变之人,该怎么行事他心里自有分寸和主张,这次王爷在宫里遭了毒手,陛下想必不会不给个说法,我们静观其变吧。”长孙无忌开口道。

    “杜兄,你觉得陛下这次会给王爷一个满意的说法么?”从天策府出来,各自准备回家的时候,房玄龄突然对杜如晦道了一句。

    “不好说。”正要上马的杜如晦闻声脚步一顿,沉默了片刻才接口道。

    李世民清醒之后的第二日下午,就从皇宫回到了秦王府,他一回来,自听说他在宫里喝酒喝到吐了血、心焦不已的姬妾都涌了过来,天策府的文臣武将也都来了。

    李世民精神不济,没精力说太多话,姬妾一律让长孙王妃给挡了回去,一个没见,天策府的人,他也只召了几个主事之人进来略略说了几句话,就让大家各自散处。

    三日后,高祖李渊就秦王在宫中中毒一事发了话,他分别给秦王、太子、还有齐王传话:“秦王因旧伤之故不能饮酒,你们以后没事不可再召集秦王宴饮。”

    太子和齐王听到这道口谕既意外又有些好笑,秦王府的人却差点气破了肚皮,秦王更是差点气得再次呕血。

    “二郎,你身体未愈,情绪不可太过激动。”长孙王妃眼见丈夫气得脖子青筋暴露,眼眶泛红,既心疼又担忧,连连劝道。

    “我知道,观音婢不必担心,我不会作践自己的身体,他们越不待见我,越想我死,我越要活得精神。”李世民咬牙切齿的开口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头牌经纪人:你老〕〔六宫凤华〕〔诸天最强大BOSS〕〔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