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小神医苏叶〕〔太古武神〕〔蚀骨宠婚:早安,〕〔重生那些事儿〕〔总裁爹地悠着点安〕〔洪荒之准提问道〕〔上官若离东溟子煜〕〔我能看到世界属性〕〔绝品阔少〕〔顾廷深霍念念〕〔顾少轻点宠〕〔首席通缉令:神秘〕〔锦绣田园之我有锦〕〔极品赘婿〕〔总裁老公惹不得〕〔快穿系统:反派大〕〔家有王妃〕〔伏天帝〕〔我做二哈那些年〕〔农门闲女之家里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贤后 第二百二十九、定罪
    “王德,平日里你甚少开口说句完整的话,没想一旦开了口,竟如此会宽慰人。”李世民有些惊讶的看了王德一眼。

    王德跟随他的时间不算长,办事却很有一套,性情最是谨慎不过,除了帮着他宣旨,召人,安排内务,其它的事从不多插口半句。

    “陛下谬赞了,奴婢不过是说了句心里话罢了。”王德十分恭敬的开口。

    李世民微微一笑,不再多言,李孝常谋逆一案,历时近一月时间终于落下序幕。

    除了当日参与的主谋外,牵连者不多,当然,这是明面上的说话,实际上这个案子的牵扯之广令人心惊。

    正是因为如此,皇帝才只能高高拿起,轻轻放下。

    不过皇帝被逼着不得不做这样的妥协,心里没气是不可能的,皇帝心里憋着气怎么办呢?嗯,那只能拿主谋开刀了。

    李世民心里打定主意,李孝常、刘德裕、元宏善等全族男丁全部判死刑,女眷充官流放。

    不过在下旨之前,李世民还是决定先见见李孝常和刘德裕。

    “李孝常,当年我李唐在太原起兵,你慷慨响应,不惜献永丰仓以助我李家父子,此等高义,朕、和朕的父亲,不曾有过一日相忘,朕的父皇不仅封你为上柱国,更封为你为义安王。”

    “朕即位之后,同样不敢对你有半分怠慢,武德九年八月,突厥大军围城,我大唐几乎倾尽了府库,才得以退兵。”

    “之后因国兵空虚,负担不起众多的爵位俸禄,朕无奈之余,只能削嚼,可朕削的都是我李氏宗亲的爵位,却从未想过要拿你们这些有功之臣来开刀。”

    “突厥兵退之后,你告病来京休养,朕二话不说,给你拨了一栋皇城边上最好的宅子给你,属于你亲王的份例没有少半分”

    “你扪心自问,朕那一点对不住你?”李世民一脸怒意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李孝常开口道。

    “礼节俸禄上陛下确实不曾亏待过我,但我来京一年多,一直在赋闲,安知陛下不是在责怪我当年和隐太子、齐王他们走得近,准备先行冷落,再慢慢处置?”

    “要知道,陛下上位这一年多来,大凡和前太子走得近的人,都已经被陛下给处置得差不多了,先是燕郡王罗艺,接着是长乐王李幼良,焉知下一个就不是我?”

    “我李孝常没什么大本事,但坐以待毙也不是我的风格。”是李孝常自知必死无疑,说话也无所顾忌,一脸漠然的接口道。

    “呵呵,朕连魏征、王珪、冯立都能毫无芥蒂之心的用起来,更何况其它人?你们找这样的借口,说到底不过是内心欲望作祟罢了。”

    “罗艺也好,你也罢,若你们肯真实意的辅佐朕,朕又何须去作那铲除功臣的恶名,你说朕不重用你,朕在去年不是已经下旨命你为利州都督,年后就去赴任?”

    “你的几个儿子倚仗你的权势,在他乡为非作歹,朕也只警告过你,让你严加看管,朕的步步退让却被你们看成了要处心积虑,好啊,当真是好。”李世民静静的看了李孝常一会,最后意兴斑澜的挥了挥手,让人将他带了下去。

    李孝常被带下去后,没一会,就有人把刘德裕带了进来,刘德裕一来到李世民面前,就单膝着地,以军礼朝他行礼:“罪臣刘德裕见过陛下。”

    “刘德裕,瞧你这样似乎心里还是认可朕的,前年突厥围城,你和突厥大军厮杀的时候完全是不要命,朕任命你为右武卫将军这一年来,你也算尽职尽责。”

    “朕之知你们家和隐太子之间的关系,但突厥围城时,那么好的机会你没有利用,为何现在却受了李孝常的蛊惑?此人真有这么大的魅力?”李世民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一脸疑惑的问。

    “罪臣只恨没能死在与突厥的交战中,自古以来,忠孝难以两全,罪臣无话可说,只原速死。”刘德裕垂下脑袋,眼眶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罢了,起来吧,原本,朕是想将你们这些主犯全族诛灭的,现朕改变主意了,杀戮解决不了仇恨,你的家人和族人,朕就让他们革职回乡吧。”李世民静静的看了他一回,幽幽叹了口气。

    玄武门的血终让他的心肠软了下来,刘德裕和李孝常、还有李氏宗亲那些人不一样,他,算是一个无辜被卷进来的牺牲者。

    “罪臣谢恩,此恩此德,德裕来生做牛做马,再来相报。”刘德裕豁然抬起头来,一脸愕然的看着李世民,随后伏声于地,连连瞌了几个响头。

    “下去吧。”李世民略带倦意的摆了摆手。

    三日后,李世民下旨,李孝常一案,因造成的动乱不大,涉及人员也不广,为此,只诛首恶。

    至于他们的族人,除非有详实证据,证明他们都罪有应得者之外,其余不与追究,直系亲属子女有在朝为官者,一律罢官回乡。

    长孙顺德、刘弘基,韦元整等人仅仅以与李孝常交通的罪名被罢了官,一件沸沸扬扬的谋逆案,到此应该说可以说是正式落幕了。

    不过判决的结果虽然出来了,事情却没有完成了解,因为这一应主犯中有一个人比较特殊,这人就是长孙安业。

    长孙安业是皇后当朝宰相长孙无忌同父的哥哥。

    这本也没什么,李孝常,刘德裕这样的主谋都没有牵连他们的家人,长孙安业这个一向与弟妹不亲的混子怎么也不可能牵连到长孙皇后和长孙无忌。

    朝堂上也不会有什么人敢拿此事来攻击长孙无忌兄妹,可外人说,不代表自家人也愿就此揭过。

    这世上本就有很多人是在算计你,坑你的时候,完全不记得有血缘之情这回事。

    可一旦坑人的事败露,面临生死存亡的时候,他们又突然会记起这份血缘关系,比如长孙安业的妻子陈氏。

    她在得知丈夫要被处斩,自己一家人被逐离长安之后,立即嚎啕大哭着跑到高氏那里。

    她在高氏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着,希望高氏帮她去求长孙皇后,饶过安业一命。

    .。妙书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圣源武祖〕〔重生六零之空间俏〕〔修真家族平凡路〕〔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