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灿唐〕〔嫁入豪门77天后〕〔庶门风华〕〔百花大帝〕〔回到大唐当皇帝〕〔刺骨〕〔圣手玄医〕〔大雄的异界奇妙物〕〔重生种田:首辅家〕〔代号桃园〕〔快穿:我就是要怼〕〔撕下伪装的女神〕〔帝后世无双〕〔田园小针女〕〔夜少的二婚新妻〕〔暗黑破坏神之毁灭〕〔大国航空〕〔一刀倾情〕〔狂婿〕〔星际骷髅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贤后 第二百三十、不合适宜的求情
    高氏平常并不算糊涂人,可她与长孙晟做了近二十年夫妻,夫妻和睦,鹣鲽情深。

    她看着跪在面前痛哭流泪的陈氏,再想想长孙安业无论多么不宵,究竟是丈夫的嫡亲血脉,心肠不知不觉就软了。

    “行了,别哭了,我去找娘娘试试,至于会不会有效果,我就不能保证了。”高氏看了跪在面前哭得满脸都是眼泪鼻涕的陈氏一眼,皱眉开口道。

    “儿媳多谢母亲,有母亲出面,安业他一定可以逃过此劫,此事过后,儿媳一定好声劝导,让他好好做人,改新革面,再也不给娘娘惹事。”

    陈氏大喜,又在地上连连瞌了几个头,至于高氏那句不知有没有效,已自动被她略过,她一开口就将高氏的后路都给堵住了。

    高氏听得眉头又是一皱,她不是蠢人,哪里不明白陈氏的心事,不过既然已经决定进宫求情,太伤情面的话她也懒得说了。

    “母亲,您为这事进宫去求娘娘,是不是有些不合适?”长孙无忌的妻子,在高氏面前从不多言的儿媳岑氏在陈氏离开之后,有些犹豫的对婆母道了一句。

    她算不上什么特别聪明的人,但到底也是世代官宦之家尽心教养出来的女儿,基本的大事大非还是看得清楚的。

    长孙安业一事,陛下没有牵连皇后和自家丈夫,已是大恩,婆母若这个时候跑去求情……

    “我何常不知道这时候去求情不合适,可是,安业不管如何都是你父亲的嫡血骨肉,我若完全坐视不理,只怕到了九泉之下也无颜面对你们的父亲。”

    “所以,哪怕明知此事不合法度,我还是要去的,不管结果如何,我去一趟,也算是对得住自己的良心,对得住你们的父亲了。”高氏微闭了下眼睛,一脸无奈的接口道。

    岑氏口型微张,想说点什么,可最终没有再开口,高氏也没递牌子,她怕递牌子过去,在这骨节眼上,被打回来。

    她直换上品阶大妆,乘上马车,入宫去了,高氏是长孙皇后的母亲,正儿八经的国丈夫人。

    以皇后在陛下和宫中的地位,自然没有人阻拦她的车驾,高氏的马车很快就到了东宫门口。

    长孙皇后那里,自然早有机灵的宫女太监去作了禀报,皇后听说母亲来了,微微怔了一怔,随即笑着开口道:“快去请她请过来。”

    “见过娘娘。”高氏来到长孙皇后的寝宫,先恭恭敬敬的朝她行了一礼。

    “母亲请起。”长孙皇后虽不忍母亲一把年纪还要向自己行礼,但宫庭之内,这些礼节是必须的,她只能生受了这一礼,才伸手将母亲扶了起来。

    “母亲这个时候找来我,可是有什么事?”长孙皇后将她扶起来,又着人奉了茶之后,才接着开口道。

    其实不用高氏说,长孙皇后看着她这一身品阶大妆,心里什么都没明白。

    可明白归明白,这种事若母亲不开口,她是不可能主动说出来的。

    “有些时日没见娘娘了,心里有些思念,就过来看看,娘娘孕症方面一切还好吧?”高氏有些不自然的笑了一笑,语意微微顿了一顿,才接口道。

    “挺好的,这一胎孩子很乖,连孕吐都很少,现在已经四个多月,胎相很稳。”说起腹中胎儿,长孙皇后脸上不自觉的露出温柔的笑意。

    高氏面容一黯,话接不下去,她专程为了长孙安业的事来求女儿,以女儿的聪慧和通透,看着她的妆扮和连牌子都不递的逾越,不可能猜不出来,可她却只字不提。

    高氏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太过了?

    长孙瞧着母亲脸上那黯然的神色,心头一酸,终究硬不起心肠,微微沉默了片刻,主动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母亲若有什么事,但说无妨,你我乃嫡亲母女,无须忌讳。”

    “娘娘,臣妇知道此举实在是愈越,不合法度,可安业是你父亲的嫡亲血脉,我实在做不到眼睁睁看着他被处斩,娘娘看看,能不能求求陛下。”

    “求求他对安业从轻发落。”高氏咬了咬牙,站了起来,躬身伏首道。

    “母亲,你我嫡亲母女,在我这里,当真不必如此,我懂母亲的心事,这事,我试试看吧。”长孙皇后伸手将母亲扶了起来,口中轻叹了一声。

    “是臣妇让娘娘为难了。”高氏站了起来,看着长孙皇后颦起的秀眉和脸上的无奈,眼泪不自觉的落了下来。

    长孙皇后亲自将高氏送出了宫门,回来的时候脸色不佳,跟在她身边的青岚见状忍不住开口道了一句:“娘娘,此事您若觉得不可为,不该轻易应允国丈夫人的。”

    “不怪母亲,我能理解她的心情,她向来心善,安业虽对我们母亲几人不好,但看在父亲的份上,她从不曾怨恨计较过。”

    “其实,她即便不来,这个情,本宫也会去求的。”长孙皇后淡淡的接口道。

    “啊?”青岚吃了一惊,表示很不理解,她自小跟在长孙身边,知然知道长孙母子几人和长孙安业实在没有什么感情可言。

    以长孙安业的为人,让他为官已是不妥,如今犯了这样的大事,皇后再去为他求情,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说不过去。

    “他再不宵,身体里也流着一半和我一样的血,父亲幼时对本宫宠爱有加,不管怎么说,本宫都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就这么去死。”长孙皇后一脸无奈的道。

    “可娘娘若真去为他求情,只怕会惹得陛下不悦啊。”青岚道。

    “我知道,好了,不说这事了,中午本该留母亲在这里用膳,但她此时显然没有这份心情,本宫也不好强留,你去吩咐摆膳吧,本宫感觉饿了。”长孙皇后摆了摆手,不愿多谈这个话头。

    青岚欲言又止,最后终什么也没说,她将长孙扶进寝殿,就去吩咐人摆膳了,长孙皇后用完午膳,外面走动了一会,去歇了个午觉。

    “青岚,把我的袆衣拿过来,帮本宫换上,本宫一会要去御书房,面见陛下。”午睡醒来之后,长孙皇后吩咐了青岚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六宫凤华〕〔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