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至尊战神〕〔异人罪案录〕〔都市狂尊〕〔全球攻防战〕〔明星男友太深情〕〔医妃读心术〕〔金主大人,请矜持〕〔坏总裁的枕上盛宠〕〔楼乙〕〔超级治安系统〕〔霍长渊林宛白小说〕〔别叫我歌神〕〔最后一个锁龙冢〕〔老婆快对我负责〕〔我无敌了亿万年〕〔抗战之猛将召唤〕〔女主有个鉴渣系统〕〔我在抬头你在看〕〔重生之都市仙帝〕〔最强重生之学霸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贤后 第二百三十四、帝后置气
    “哎,长孙大人这个时候偏偏不在,不然,娘娘也不会干出这样的事了,我听外面的那些议论对娘娘越来越不利了。”阿丑叹了口气。

    不说阿丑和青岚的心事,但说已有三四日没有到过皇后宫里的李世民,这日批完手头上的奏折之后,抬目问了王德一句:“王德,现离李孝常,长孙安业他们问斩还有几日时间?”

    “回陛下,还有三日。”王德答道。

    “哦,只有三日子啊,对了,辅机出去不少日子了吧,他是不是该回来了?”李世民轻轻哦了一声,又问。

    “应该快了吧?长孙大人去的地方离京城不算太远,路上如果没有其他事耽搁许这两日就能回来?”王德小心的看了皇帝一眼,不怎么确定的答了一句。

    心里则默默的吐槽了一句,我只是个太监总管,又不是朝臣,对这些事哪里有这么清楚?

    皇帝当然不知道王德的心事,知道了也不会在意,他现在不过是没话找话说罢了,好几日没见皇后,又惦记她肚子里的孩子,心里想她想得紧。

    可皇后刚犯了这么大个错,自己刚给她下了禁足令,现就跑去看她,他这个皇帝做得也太没面子,但这么僵着似乎也不行。

    李世民和王德说了两句话,又在御案上坐着发了会呆,随后开口道:“王德,你去把房玄龄给朕叫过来。”

    “是。”王德退了出去。

    “见过陛下。”没一会房玄龄就过来了,他来到御书房,见给李世民见礼。

    “玄龄啊,坐,有个事朕想听听你的意见。”李世民招呼他坐了下来,自己走到他面前坐下。

    “陛下请讲。”房玄龄道。

    “这事你也知道,就是关于皇后给长孙安业求情的事,朕听说,前朝后宫有不少人都在议论此事,你对此有什么看法?”李世民问。

    “臣,没什么看法,从法度上来讲,皇后此举确实有些不妥,不过从人伦亲情上来说,也算情理之中,长孙安业虽对皇后母子无情无义,但他终究与皇后流着相同的父系血脉。”

    “臣听说长孙将军在世的时候,对皇后娘娘爱护有加,娘娘看在父亲的份上,才会冒此天下之大不韪给长孙安业求情......”房玄龄看了皇帝一眼,才斟酌着接口道。

    “情理之中,理法之外,这么说来,朕若是将长孙安业死罪改为流刑,也不算包庇?”李世民用手摩挲着下巴,沉吟了片刻之后,接着往下问。

    房玄龄瞟了皇帝一眼,心想,你找我来不就是想要个梯子下么?

    真是的,这事原本也不算什么大事,以皇后的身份,给长孙安业求个情,你就算当时就允了,也没人敢说什么。

    以长孙安业的本事,杀不杀他都搅不出什么风浪,只要你不是将他无罪释放,就不会有人多说什么。

    可你偏偏不这么做,觉得皇后没有配合你,没给你挣脸面,想出口气。

    一时口快,下令把皇后给禁足了,现又后悔了,倒是来折腾我,房玄龄心里疯狂的吐槽了几句,面上却是分毫不显。

    迎着皇帝期待的眼神,房玄龄只能接着往下道:“不算,流刑也不算轻,以皇后之尊亲自求情,陛下给长孙安业改判了这么个罪,既保全了皇面的面子,也维护了国家法度,甚好。”

    “哈哈,还是玄龄你会说话,好了,这事就这么定了,一会朕就让中书省拟旨,改长孙安业的死刑为流刑。”李世民哈哈一笑。

    解决了这件事,他只觉得身心愉快。自己免了长孙安业的死罪,皇后这回应该安心了吧?

    长孙皇后被禁足的第五日,李世民亲下了一道圣旨,赦免了长孙安业的死罪,改判为流刑。

    后宫心事各异的妃嫔们听到这个消息齐齐噤声。

    皇后宫里的气氛却十分热闹,青岚和阿丑更是大喜过望,她们生怕帝后因此事而心生嫌隙,坏了两人之间的感情,现皇帝的举动显然是在主动向娘娘示好。

    “娘娘,陛下下旨赦免了长孙安业的死罪,您应该去谢恩呐。”青岚和阿丑高兴了一会,就进内殿去提醒皇后。

    “陛下罚我幽闭一月,禁足之期未满之前,本宫不便出门,谢恩之事,等本宫禁足之期满了之后再说。”哪知皇后听完之后,脸上并无半点激动之意,一脸淡色的接口道。

    “娘娘,您这是?”青岚和阿丑都呆了,一脸愕然的看着她。

    长孙皇后没有理会她们,继续做着手里的婴儿衣裳,自被禁足后,她没事就会拿起针线,说是要亲手给未出世的孩子做几件衣裳。

    李世民赦免了长孙安业之后,本以为长孙皇后很快就过来谢恩的,哪知一等等了三四日,李孝常,刘德裕他们都问斩了,长孙安业也被放逐了,都不见她的影子。

    李世民这一气非同小哥,好嘛,自己主动低头了,皇后还不肯接这梯子,这是准备和自己置气置倒底是吧?好,好,要置气是吧,那就慢慢置。

    看样子,真是朕把你宠坏了,李世民气得咬牙切齿,一连七八日都没有再过问过皇后一句,每日宿在各个不同的妃子的寝宫。

    一转眼,半个多月时间就过去了,这一日,李世民办完公,从御案上站了起来,走到外面活动筋骨的时候,才发天色已经不早了,到了该用晚膳的时间。

    王德走了过来,轻声问:“陛下,是传膳,还是准备去哪位娘娘的宫里?”李世民今日因为事情多,在没放下笔之前,压根没顾得上翻牌子。

    “去皇后宫里吧。”李世民下意识的脱口道了一句。

    “是。”王德一怔,随即点了点头。

    皇帝和皇后闹别扭已差不多有二十日了,这阵皇帝的脾气怪得狠,一直不许有人在他面前提皇后,没想到今个儿他终于想通了,不闹了。

    “不,朕说错了,去杨淑妃那里。”李世民话一脱口,就愣住了,他已经有二十日没见皇后了吧?

    复想起这么些时日,皇后那边连一句话都没有传过来,他心里的气嗖的一下又冒出来了,原本已迈出的步子又停了下来,沉下脸,对王德道了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吻安,顾先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六宫凤华〕〔明朝败家子〕〔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棒打鸳鸯系统〕〔隔墙追到时先生〕〔最强斗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