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庶门风华〕〔灿唐〕〔刺骨〕〔悲催村女重生记〕〔相思只在:合欢花〕〔王爷的胖妾是商女〕〔帝临星武〕〔我家老婆可能是圣〕〔重生国民男神之四〕〔碧海风云之谋定天〕〔蓬州还魂〕〔溺爱成婚:早安,〕〔完体〕〔帝国猛将〕〔绿海大亨〕〔宫外夺嫡王爷入赘〕〔卫勤尖兵〕〔宫墙春柳〕〔一剑齐天〕〔赶不走的大BOSS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贤后 第二百五十五、争宠(上)
    早与丈夫默契无比的长孙皇后与他的视线一触,心头顿时一跳,面颊亦不由自主的微微一红,她看了正在榻上玩得欢的儿子一眼,嗔了丈夫一眼,轻轻将手抽了回来。

    长孙抽回手后,眸光微微一转,适时转开话头:“陛下这时候过来,想必是有什么话要和臣妾说吧?”

    “嗯,还真有点事要和你说,高明今年已经十二了,身为太子,到了这个年纪朕觉得应该让他学着去理点政事了。”

    “现北伐之战已经掀开,辅机是北伐的粮草总调度官,朕想让他跟着辅机历练历练,你意下如何?”说起正事,李世民顿将内心的涟漪压了下去,正容和妻子商量。

    “嗯,高明确实不算小了,陛下觉得可以让他下去历练就放下去历练,臣妾没有意见。”长孙皇后听得一怔,随后笑着接口道。

    “高明自出生到现在,一直跟在你身边,从未有过一日离开,粮草营虽就在京郊,可离皇城也有好几十里路,他去了那里,你听怕十天半个月都难以见到他一面,你一点都不担心惦记?”李世民有些迟惊讶的看了她一眼。

    “有什么好担心的,高明是太子,这些本就是他应尽的义务,在民间有句俗语叫慈母多败儿,怎么,在陛下眼里,臣妾就是这样一个分不清轻重的人?”长孙皇后白了他一眼。

    “观音婢......”李世民瞧着妻子轻嗔浅怒的模样,眼神又暗了下去。

    太子李承乾去了粮草营随长孙无忌历练一事,很快在宫里刮起了一阵旋风,大凡有儿子的宫妃里心里或多说少都有些泛酸。

    李承乾虽为太子,但他实岁才十一,虚岁亦不过十二,这点年纪像北伐这样的大事陛下都愿让他去跟着历练,可见心里是真的对这个太子期望甚高。

    韦贵妃,燕贤妃也就罢了,他们的儿子还小,燕贤妃的儿子李贞才两岁多,韦贵妃的儿子李慎则还差半个月才满一岁,想嫉妒也找不着理由。

    真让心里郁悴的是阴德妃和杨淑妃,阴德妃的儿子只比太子小三岁,怕淑妃的儿了则只比太子小十个月,同是皇子,太子被皇帝这样看重,其这的儿子皇帝则像看不见一样,她们心里如何能平衡。

    “母妃,儿子听说大哥被父皇安排到粮草营历练去了,儿子也想去军营历练历练。”李承乾被送到粮草营的第三日傍晚,蜀王李恪下学后来到兰秀宫,对杨淑妃开口道。

    他这些年在杨淑妃的悉心教导下,文才武略都学得十分用心,李世民稍稍年长一些的皇子中,以他、太子和越王李泰最为出众。

    李泰在文这一块极有天份,真论起诗词歌赋的天赋造诣,李恪和李承乾都逊他不只一筹,但文武综合来看,却是李恪最为出众。

    尤其是骑射兵略,不仅国子监的授课老师多有夸奖,李世民也不只一次夸过他。

    十一二岁的年纪,在平常人家或许还是懵懵不懂事的少年,可对于皇家人来说,争风较劲之心早生。

    “恪儿,这事母妃帮不了你,若没有太子去粮草营一事,以你的性情,此时主动去向你父皇请缨,说你想去军中打熬历练一番,你父皇多半会对你另眼相看。”

    “但是现在,不管是我,还是你自己去找陛下,都会在他那里留下一个起心不纯,一味与太子较劲争锋的印象。”杨淑妃看了儿子一眼,淡淡的道。

    “那母妃......”李恪一呆,在此之前他真没有想过主动去向父皇请缨,前往军营历练。

    他虽比一般的同龄人懂事聪慧,可到底是还差两个月才满十一周岁的少年,心事没有那么缜密,也有些吃不得那样的苦。

    “之前我没有提醒过你也是没有料到陛下会对太子这般看重,皇后也舍得她捧在掌心的嫡长子去吃这样的苦,不过没关系,来日往长,你先努力学好本领。”

    “现北伐是我大唐、也是陛下心里最重要的事,在此期间陛下若要考校你们的功课,多半会问你们一些关于北伐的问题,你近期不妨在这方面多些下苦功。”

    “至于太子那边的事,皇后和陛下如此器重他们的嫡长子,却忘了他们还有个儿子只哥哥小了一岁多,这个时候,他心里不可能没有半点不舒服。”

    “至于你,切记,不可多讨论太子的半句是非,不管听到谁讨论这件事,你都不要参与进去,安安心心的学习方是正途。”杨淑妃一脸平静的接着往下道,唯有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有几分警告之意。

    “儿子明白了,儿子多谢母妃的教诲,儿子会努力学习,不辜负母妃的期盼。”李恪看了杨淑妃一眼,心头一紧,连忙俯首认错。

    “起来吧,你年纪尚幼,很多事想不通也是情理之事。”杨淑妃摆了摆手。随后母子俩说了会闲话,杨淑妃又留儿子在这吃了晚膳,才让他离去。

    “娘娘,殿下越来越懂事了呢。”待李恪离去,蓝翊走了过来,笑着道了一句。

    “心性不够稳,还是急躁了些,虽然我已告诫过他,但这孩子表面认错,内心却仍有些不服,在他看来,他大概觉得自己才学武略,样样不在太子之下,同样都是皇帝的儿子,为何太子能出去历练,他就不能。”杨淑妃摇了摇头。

    “殿下还小,慢慢大些,这些道理他就会懂了。”蓝翊道。

    “是啊,确实还小,还差一个多月才满十一周岁呢,这年纪的孩子,有些争强好胜确没有什么错,想当年,他外祖......”杨淑妃看着儿子,却是不由自主的想起自己的父亲。

    无论在外人眼里,她这个父亲有多少不是,但他对自己是真的没话说,她少年时期,不只一次听母后说过父皇少年时的趣事,父皇有兴致的时候,也会和她说说他少年时期的意气风发。

    从某种角度来说,她的夫君和她的父皇,在年少的时候是很像的,都一样的明亮耀眼,一样的才华出众,甚至连夺权上位的方式都很像。

    唯一不像的是,李世民比她的父皇更听得进劝诫,也更能压制自身的欲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奕王〕〔修真家族平凡路〕〔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他是病娇灰姑娘〕〔三千铭契目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