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娘子是重生大佬〕〔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红牛真好喝〕〔离婚者联盟〕〔爱的纠结方程〕〔御剑恩仇录〕〔醉风楼笔记连载〕〔幻想世界抽奖之旅〕〔玩家之上〕〔都市红粉图鉴〕〔都市透视医尊〕〔都市古仙医〕〔封灵星神〕〔恶来传〕〔直播手术室〕〔大道浮图〕〔重生九零逆袭娇妻〕〔一剑破道〕〔穿到异世去打架〕〔妃常软萌:妖王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贤后 第二百七十九、郑司郎中
    当胡姬乐坊和酒肆大肆兴起之后,流连此地的除了勋贵家的纨绔子弟、富商巨贾,自负有才名的风流士子外,正二八经的官员去了的也不少。

    当然,这些人都是偷偷去的,毕竟大唐律法中有明文规定,在籍官员不得随意入出勾栏歌院。

    在这些流连乐坊的官员中有个姓郑的表现最为醒目,无它,他公然以官身给一名胡姬赎了身,并有意将其纳为良妾。

    此人姓郑,名从基,是五品刑部司郎中,他为其赎身的胡姬名叫蓝蝶儿。

    蓝蝶儿是梦里人家的四大台柱之一,年方二八,容貌就不必多说了,她有一双如青海湖里水一般幽蓝清澈的眼睛,眼波一动,就仿若碧波在荡漾。

    出了容貌艳绝之外,她还极为擅舞,每当她穿着露出雪白的胳膊和修长的腿舞装,在舞台上扭着柔软的腰肢热舞的时候,那双中碧波般的双眼似能幻化出万般风情,谁被她瞅上一眼,魂儿都不知飘到哪去。

    这样活色生香,又充满异域风情的美人,不知引得多少巨贾权贵为其疯狂,郑从基也是其中一员。

    郑从基今年刚调入京都,年方四十,他出自荥阳郑氏旁系中颇为兴旺的一支,朝中三品大员大司农郑启就是他的亲叔父。

    因在地方业绩还过得去,去年岁末考核的时候,被评了一个优,再加上有家族的帮忙,郑从基今年顺利被调往京都,出任了从五品的刑部司郎中。

    郑从基是武德二年正经进士,才华是有的,处理公务的能力也不算差,就在私生活上却有些拎不清,尤其是在女色方面。

    估计是自小生活环境过于优渥的原故,为人颇有些风流不羁,喜好以诗词歌酒结交名士和红颜。

    他的妻子谢氏出自琅琊谢家,相貌出众,性情端方。郑从基不仅出身不俗,相貌才华也是一等一的出众,按理来说,他与谢家女结为夫妇,应是门当户对,郎才女貌,天合之作。

    实则不然,两个外面条件很登对的人,性情却不相投,谢氏受的是传统世家教育,棋琴书画,四书五经就不用说了,真要和丈夫吟诗作画,红袖添香,她完全没有问题。

    但在她看来男子,尤其是有意出仕的男子,精力应该放在正事上,吟诗作画这些事只能当成闲饭后的乐趣,而不是玩物丧志、用来结交狐朋狗友和当成勾搭美人的武器。

    郑从基喜好美人,以谢氏所受的教育和出身,并不在意丈夫纳小妾,收通房,只要求丈夫在后宅这一块拎得清,分的清主次和嫡庶。

    但是郑从基没有这样的觉悟,他觉得男人在工作之外的时间,只要不触犯律法,又在家境许可的前提下,想干什么就应该干什么。

    他喜欢知情识趣,活鲜有趣,又什么都依着自己的女子,妻子虽然美丽,但她凡事太喜欢讲规矩,还动不动就说教,实在不对郑从基的胃口。

    夫妻俩成亲二十余年,除了刚开始几年,郑从基觉得新鲜,两人过了一段还算相得的时光外,之后的感情一直平淡如水。

    郑从基除了谢氏这名正妻之外,家里还有六名妾室、三个通房,除此之外,他还时不时逛歌楼,在外面有无数红颜知己。

    他膝下除了谢氏所出的一子一女外,还有三个庶子和三个庶女。

    而谢氏在尝试过几次想将丈夫扳回正道无果之后,就彻底放弃了,自女儿出世之后,只要郑从基不纵容姬妾爬到她头上来,她便再也不过问丈夫的任何事。

    郑从基刚调到京城的那几个月,人生地不熟的,虽有族叔帮衬拉扯着,一时也没敢干什么出格的事,就连在地方上常逛花楼的习惯都给戒了。

    可随着胡人进来,长安城内的胡人乐坊酒肆不断兴起,他逐渐坐不住了,向以名士自称的郑从基不可能不知道辛延年所作的《羽林郎》。

    胡姬年十五,春日独当垆,长初连理带,广袖合欢襦,头上蓝田玉,两鬓何窈窕,一世良所无......

    想想诗词里的曼妙,再联系近些时日不时在街上看到的那些胡姬的风姿,更是心痒难搔。

    开始因朝庭有令不许官员逛花楼,他心里虽然痒得厉害,却也不敢胡乱行事,可等一些官坊逐渐开张,许多官员心照不宣的都悄然进去溜达之后,他便再也按捺不住。

    八月初,他随一友人去了一趟官坊,领略过胡姬滋味后,愈发的流连难舍。

    随着梦里人家的名声大噪,他又去了一趟梦里人家,这一去,就再也出不来了。

    郑从基虽到了不惑之年,看上去却只如三十出头的样子,风采卖相是一等一的好。

    再加上他又是世家子,正二八经的进士出身,还做了十几年的官,文采风流,也手也豪阔,在梦里人家,对他迷恋的姑娘无数。

    不过他进来不久,就被蓝蝶儿给迷住了,对其它的胡姬倒是不怎么在意。

    以他的皮囊和风采,想攻克一个歌坊女子,实在不难,哪怕这个女子是里面的台柱也一样。

    偌大的长安城,追逐蓝蝶儿的人无数,其中不泛勋贵子弟,可蓝蝶儿很快被郑从基风采所惑,芳心被他打动,只专于他一人,只要郑从基过来,蓝蝶儿就不会招待其它客人。

    两人很快好得蜜里调油,随着相处的时间不断加长,郑从基的心几乎都系到了蓝蝶儿身上。

    男人一旦对女人真动了情,自然就不愿再看见她对其它人卖笑。

    为此,九月中的时候,郑从基花了不菲的价钱帮蓝蝶儿赎了身,准备将她带回家,纳为正式的良妾。

    只不过他想纳蓝蝶儿为妾,就必须过妻子这一关,不管是按郑家的家法还是朝律,没有主母的认可,妾是不能进门的。

    郑从基与妻子已成亲二十二年,除了刚开那几年感情还不错,之后夫妻之间少有交流。

    尤其是女儿郑婉出生之后,谢氏就再也没管过他,这些年他往家里抬了数名妾室,谢氏从来没说过什么,郑从基以为这一次也会和以前一样。

    哪知当他兴冲冲跑到妻子的院中和她说了此事之后,谢氏竟是毫不犹豫的一口拒绝了,她定定的盯着郑从基一字一句的开口道:“夫君,此事恕妾身不能从命。”

    “你想讨妾室,妾身不反对,但必须是良家子,如她这般花楼歌坊的女子想入郑府,除非你将妾身休出府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吻安,顾先生!〕〔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愿无来生〕〔圣源武祖〕〔踏天神王〕〔重生六零之空间俏〕〔进化的四十六亿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