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从灵气复苏开〕〔一击神明〕〔道破界狱〕〔比邻星纪元〕〔英雄联盟之我的巅〕〔快穿之反派改造计〕〔宿主今天又在搞事〕〔我认盘古做大哥〕〔埃尔法纪元〕〔皇叔心尖宠:王妃〕〔末世神魔录〕〔重生之我是阿斗〕〔重返文明〕〔店里都是穿越者〕〔农门温香〕〔御天〕〔绝色毒医王妃〕〔鉴宝黄金指〕〔天刑纪〕〔重生之商女王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贤后 第二百八十章、夫妻矛盾爆发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郑从基原以为十拿九稳的事,没想到结果却发生了逆转,他听得谢氏斩钉截铁的拒绝后,先愣了一愣,紧接着勃然大怒。

    “今个儿妾身把话撂这了,夫君若一定要让她进郑家的门,我谢瑾娘哪怕冠上被千夫所指的妒妇之名,也要去敲响那衙门的鸣冤鼓,状告你不成体统。”

    谢氏寸步不让,冷冷的盯着郑从基开口道,她身为琅琊谢家之女,这些年不再过问丈夫的风流事,不过是倦了累了,不想自己为难自己罢了,而不是怕了他。

    平日里丈夫贪花好色,家里妾室通房无数不说还时常流连花楼,这也便罢了,世情如此,她没什么好说的,再加上这些年来下来,心里对丈夫那点感情早就磨没有了。

    既没有了感情,世间风气又是如此,只要郑从基不打自己嫁妆的主意,不让那些姬妾爬到自己头上,他想纳几个就几个,想去哪逛去哪逛,谢氏根本不想管。

    但在此有个前提,即不能触犯她的底线,郑从基是官身,郑、谢两家都是承传了千年的名门世族,郑从基若想将一个歌坊女子纳进家里做良妾,那就是犯忌。

    普通人家可能不介意丈夫纳个花楼女子为妾,但以郑氏和谢家的门楣,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谢氏不在意丈夫的冷淡疏离,但她绝不能接受因为丈夫的风流,而让自己和自己的子女,都成为被人指画的对象。

    现在某虫上脑,眼里心里都被蓝蝶儿占满的郑从基见妻子如此不给自己面子,不由气得浑身哆嗦。

    他瞪着眼睛与谢氏僵持了片刻,见妻子无丝毫妥协之意,最后气的摔门而去,夫妻多年积累下来的矛盾正式爆发。

    他们的女儿郑婉听说父母吵架之后,急急赶到母亲的院子,一脸不安的看着谢氏开口:“阿娘,你和父亲没事吧?”

    “没事,有你和你哥哥在,阿娘就什么事都不会有,放心吧。”谢氏的目光落在女儿那张比春花还要娇艳美丽的容颜上,神色顿时变得温柔如水。

    郑婉年方十五,上个月刚刚及笄,按理来说,这年纪的姑娘这会差不多该嫁人了,即便还没嫁人,也应该在筹备嫁人的事宜了,可郑小娘子至今尚未定亲。

    倒不是她有什么隐疾或品行上有什么瑕疵,她之所以到了及笄之龄仍未定亲,主要是因长得太美。

    郑从基没到京城之前在常州呆了六年,郑婉自十二岁开始美名就传遍了常州,到了十三岁,便有了常州第一美人的美誉。

    颜容如此出众的小娘子,再加上她的家世,常州那地方一时还真找不到匹配的人家。

    正好,自去岁岁初开始,郑从基就收到了叔父郑启的信,郑启告诉他,以他的政绩只要中途不出什么岔子,有望在今年调到京城。

    郑从基和妻子感情一般,对两个嫡出的子女倒还不错,得了这个消息之后,便和妻子商量,准备到京城之后,再帮女儿寻一门合适的亲事。

    以女儿的样貌,一般人家确实担不住,而京里勋贵人家比较多,容易为女儿寻得一门合适的佳缘,对此,谢氏自然没有异议。

    就这样,郑小娘子的亲事被拖到现在,谢氏适才之所有会生那么大的气,也是因为女儿正值寻亲事的紧要关头,丈夫竟如此没皮没脸......

    一般家风清正,有头有脸的人家,谁想结一个时常流连歌坊花楼,还把歌楼的头牌纳回家为妾的亲家?

    不说郑氏的心事,但说郑从基,他被妻子拒绝之后,转头就去找他的心头好瑶蝶儿了。

    他现满心满眼的都是瑶蝶儿,让他就此舍弃这个美人儿,他万万做不到。

    可要将她纳进府吧,家里的母老虎又不同意,他也不敢不顾妻子意愿,不管怎么说,琅琊谢家的女儿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一旦真惹怒了妻子,让她回到娘家去告状,他的日子只怕不好过。

    不敢违逆妻子,又不舍得放弃美人,无奈之余,郑从基便准备在外面购置一栋宅子,让瑶蝶儿住进去,他家境富裕,家里兄弟也不多,父母的家产几乎都是他的,手里不缺钱财。

    可他这个提议被瑶蝶儿毫不犹豫的拒绝了,瑶蝶儿是典型的草原女子的性格,敢爱敢恨,她确对郑从基有好感,若能成为他的妾室,她很乐意,草原上有本事的男人哪个不是一堆老婆。

    很多人家兄弟死了,嫂子和弟媳都会被另一个兄弟接收,甚至是父亲死了,除母亲之外的女人,若做儿子的看得上,都有可能将这些庶母都接收过去,她爱慕郑从基,自然不介意他家里有妻妾。

    但做外室则万万不行了,瑶蝶儿虽不太了解中原文化,却也知道这外室是种见不得光的存在,她瑶蝶儿要做人妾,也得做得光明正大,怎可能能去做那躲躲藏藏,见不得光的外室?

    为此,在知道郑在其不能将她纳入府中之后,转身又去了梦林人家,当然,鉴于她的赎身钱已经给了,她现在梦林人家是由自身。

    即她虽在这里挂牌营业,却是自由身,想接什么样的客人由自己决定,收入和梦林人家三七开,梦林人家三成,她得七成。

    一般的歌女想和歌坊谈这样的条件肯定不行,但瑶蝶儿不一样,以她的名气,不管想在哪挂牌,都是摇钱树,梦林人家的老板自然不会拒绝她的要求。

    郑从基见状又羞又恼,他对瑶蝶儿动了真感情,眼见自己已经为她赎了身,结果她仍每日在这时卖笑待客,只气得浑身冒烟。

    这对女人动了心的男人一旦生气吃起醋来,就什么都顾不得了,郑从基自然也不例外,他不能接受瑶蝶儿对除了自己之外的男人卖笑,也舍不得伤害她。

    为此,他选择了忽略妻子的意愿,强行将瑶蝶儿带进了家里,他就不信妻子真会为了这么点儿去衙门告发自己。

    现说了,现京城的纳胡姬为妾的官员不少,即便妻子真去告他,他也不信陛下真会为了这么章风流韵事将自己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隔墙追到时先生〕〔明朝败家子〕〔吻安,顾先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轮回学府〕〔疾控档案〕〔六宫凤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