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综漫之遗憾补全行〕〔九转神帝〕〔反系统时代〕〔界门打开之后〕〔道爷不好惹〕〔为美好世界带来粮〕〔影后的嘴开过光〕〔从1983开始〕〔总裁的双面娇妻〕〔全球巨导〕〔在不正常的地球开〕〔九爷终于对我下手〕〔丹道独尊〕〔神洲武皇〕〔重生之大唐中兴〕〔兵王弃少〕〔仙道长青〕〔我把BOSS公主抱了〕〔星瀚帝国〕〔我有九个金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贤后 第二百八十一、状告其夫(上)
    “谢氏,这是瑶蝶儿,自即日起她是我的正经妾室了,我把玉兰院拨出来给她住,以后的一应衣食住行,和府里其它妾室一样,你不可苛待她,瑶蝶儿,和主母见礼。”

    郑从基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他很快从一开始的忐忑变成了理直气壮,他在没有经过妻子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将瑶蝶儿带回家不说,还大摇大摆的将她带到妻子面前,指着蓝蝶儿给妻子介绍。

    “瑶蝶儿见过大娘子。”瑶蝶儿从善如流的向谢氏行礼,用尚不太熟练的官话开口道。

    她来到中原已有半年多,许多中原的礼节都学得很不错了,唯官话仍讲得不是太流利。

    谢氏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瑶蝶儿站直身体,一脸茫然的看着郑从其,郑从其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半晌后他脸上才挤出一抹笑容,对瑶蝶儿道了一句:“没事,中原女子不如你们草原女子大气,她这是在粘酸吃醋,玉兰院我已经命人收拾好了,走,为夫这就带你过去。”

    瑶蝶儿听得似懂非懂,不过很快就不在意了,她既然决定进郑从基的后院,就会尝试着接受这里的规矩,谢氏暂时不肯承认她也有好处,即她现在的户籍还在自己手里。

    只要户籍没有正式转入郑家,朝庭的户册没有正式将她改为郑从基的姬妾,一旦在郑家呆不下去,她随时可以离开。

    她喜欢郑从基不假,却远没喜欢到要为他寻死觅活的地步。

    郑从基自然不知身边可人儿的心事,他见谢氏如此不给自己面子,不愿承认蓝蝶儿的存在,心头颇为恼怒,却瑶没什么法子,将瑶蝶儿带到玉兰院之后,又亲自去了一趟后院。

    将后院一应管理衣食住行的管事都召了过来,让他们按府里的一应妾室标准给玉兰院供应衣食,虽说后院主事的人是妻子,但他不信自己这个正牌主人发了话,这些人还敢怠慢瑶蝶儿。

    至于丫环,瑶蝶儿从梦林人家出来的时候,带了两个她用习惯的小胡女,郑从其又帮她从坊市上买了两个,外加一个粗使婆子,她一个妾室,有五个人伺候也差不多了。

    郑从基瑶蝶儿确实是宠到了骨子里,他担心家里的管事们当面一套,背面一套,等自己不在家的时候为难瑶蝶儿,又特意着人在玉兰院给她造了个小厨房。

    他知道瑶蝶儿有钱,若是府里饮食衣饰等份例不足,让她过得不舒服,她还可以让丫环出去买。

    谢氏对这一切视若无睹,她既没有找郑从基争吵过,也没有让下人故意为难瑶蝶儿,她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平平静静的过自己的日子。

    唯一的问题是她始终不肯承认瑶蝶儿妾室的身份,没有主母的认可,瑶蝶儿这个妾室的身份就上不上去。

    郑从基对此既忐忑,又抱有几分侥幸心里,也许妻子只是暂时生气,等这阵气过去了,自己再去好生和她陪个不是,她许就能认下瑶蝶儿

    时间就在这郑从基这复杂矛盾的心情中继续滑行,转眼就到十月初八,也就是瑶蝶儿入府第二十日,这一日早晨,郑从基刚去上差,谢氏便去雍州府衙敲响了鸣冤鼓。

    雍州牧是三品大员,现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是杨恭仁,一般情况,他这个州牧是不需要每天来衙门报到的,他更多的时候在三省六部那边,普通的民事案件什么通常由长史处理。

    只不过今年情况有些特殊,上半年因有数万胡人迁入安长,胡汉两方在混居上闹了不少矛盾,他得魏征之助,费了老鼻子劲,才解决这个问题。

    之后也不能完全放心,每日只要李世民不留他有事,他都会来州衙坐班,好在近两三个月都没再发生过什么特别棘手的问题。

    今天突然听到鸣冤鼓响,也不着急,着人去将敲鼓的人请上堂,自己正了正衣冠,也往堂上去了,他刚在主位上坐定,敲鼓之人就被带了进来。

    杨恭仁看清敲鼓人的样貌之后,不由呆了一呆,无它,眼前这女子的着装打扮,还有她的长相气质,一看就是官宦之家的掌事主母。

    这样的人家,家里即便有什么事,也不可能让她一个妇道人家来敲鸣冤鼓啊。

    杨恭仁强行控制心头的怪异,放缓语气开口问:“不知这位夫人有何冤情要陈?”

    “安仁坊郑家主母谢氏状告夫君郑从基罔顾朝庭法度,宠妾灾妻,靡费无德”这个敲鼓的人自然就是谢氏,谢氏走进内堂,先规规矩矩朝杨恭仁行了一礼,才不急不缓的开口道。

    安仁坊属长安东市,多为中低阶官宦、及王公贵戚们的亲戚居住,郑从基不过从五品的官,来京不久,就能在这地方拥有一处宅子已是十分不易。

    杨恭仁吃了一惊,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接口,当朝虽不禁男子纳妾,但律法上对妻妾之分还是很严格的,即对正妻和嫡出子女的保护很到位。

    若一个为官者敢干出宠妾灭妻的事,一旦被人告发,轻责受皇帝严斥,重者罢官流放,一般只要不是太混的人,哪怕和妻子感情一般,轻易也不会干出宠妾灭妻的事。

    无它,代价大了些,当然,在这个男权社会,夫荣妻贵,夫妻本为一体,一般情况下,也少有妻子会出来告丈夫宠妾灭妻。

    因为一旦坐实了这个罪名,她丈夫的前程就别想要了,当朝帝后感情深厚,皇帝认为男人可以有三妻四妾,但切不可妻妾不分,不然家宅就乱了。

    而眼前这位夫人自称谢氏,再想到郑从基的出身,他的妻子多半出自琅琊谢家,这样的女子,不至于不明白这个道理,这郑从基到底干了什么混账事才让他的妻子生气至此?

    因为实在太过惊愕,杨恭仁听完谢氏的话后半天都没反应,最后还是谢氏开口打破了僵局:“详情妾身已拟成状文,请大人过目。”话毕,从衣袖中拿出一纸拟好的诉状出来。

    很快有师爷过来接了过去,呈给杨恭仁,杨恭仁接过来了一看,面色愈发的古怪,谢氏手里的诉状写的是情况若是属实,郑从基就不是宠妾灭妻。

    他是目无法度,竟在不顾妻子的意愿下,强行将胡姬接进府中,不经官府文书,就将她安置在自己府中,以妾室相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愿无来生〕〔圣源武祖〕〔重生六零之空间俏〕〔修真家族平凡路〕〔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