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逢春花似锦〕〔都市医圣林奇〕〔能穿越世界的武者〕〔末日成道〕〔生命不能承受之破〕〔笔御人间〕〔我的绝美冷艳总裁〕〔星空最强大圣〕〔一世强少(杨林韩〕〔超自然事务管理局〕〔侯府娇宠〕〔拐个王爷来种田〕〔我有一个天命要改〕〔龙刺兵王〕〔水浒任侠〕〔听说超级大佬甜炸〕〔猎人之卡金的玉〕〔疑云迷踪〕〔战神狂婿〕〔麟帝偏爱之月妃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贤后 第二百八十二、状告其夫(下)
    只是这胡姬一事有些敏感,无它,朝庭手里很缺钱,而这些胡姬能给朝廷带来不菲的收入。

    近两个月来,各部官员都有官员出入流连胡姬歌坊,这些事不是没人知道,而是大家都选择了沉默,就魏征都选择了三缄其口.....因为朝廷需要这个行业所带来的收入。

    这事若是闹大了,对整个长安城经营胡姬的歌坊酒肆都有影响,歌坊酒肆一受影响,朝庭的收入也会受到影响,可若不处理......

    罢了,这事还是先和陛下说一声吧,杨恭仁苦笑着摇了摇头,他着实没想过有朝一日,他这堂堂雍州牧守连个宠妾灭妻的案子都断不了。

    “夫人家之事比复杂,本官需要先了解详情,待本官了解完情况之后,再召夫人过堂处理如何?”杨恭仁按下心事,斟酌了片刻,抬目对谢氏开口道。

    “如此,有劳大人了。”谢氏朝他行礼道谢,随后转身离开。

    谢氏离开之后,杨恭仁坐在堂上了发会呆,接着召了两名衙捕过来,让他们去查查梦林人家关于瑶蝶儿的事。

    这事很好查,去的人没费多少功夫知道了他们想知道的消息,接着就回来告之杨恭仁。

    杨恭仁听完后,摆了摆手,让衙捕离去,自己则站了起来,将谢氏的那纸状书揣在衣袖里,去了宫里。

    杨恭仁入宫之后倒没有去找皇帝,而是去了尚书省,他到的时候正好到了用午膳的时间,杨恭仁看到房玄龄从里面出来,连忙走过去一把将其拽住,拉到一边。

    房玄龄一脸莫明其妙的看着他:“杨大人,你神神叨叨的干什么?”

    “哎,一言难尽,房大人,一会咱们一起用膳如何?杨某有点事想请教大人。”杨恭仁苦笑着接口。

    房玄龄瞧着他的模样,知道多半是真有什么事,便没再多言,两人领了自己的膳食,找了个人少的地方坐了下来。

    “到底什么事,说吧杨大人。”房玄龄边吃边开口道。

    杨恭仁将刚拿起的筷子又放了下去,将今日的事详细说了一遍,至于状纸,因房玄龄正在吃饭,倒是没拿出来。

    “先吃饭,一会吃完了我和你一起去找陛下。”房玄龄听完之后,微微沉默了一会才开口道,意思是这事他不好出主意。

    杨恭仁不再言语,他拿起筷子,不声不响的吃起饭来,两人吃饭完,抹了抹嘴,就往皇帝的御书房去了。

    李世民这时候刚用完午膳,正在外面消食,听内侍传报,说房玄龄和杨恭仁一起过来了,颇有些惊讶。

    他快步走了回来了,走到御书房门口,看到并排站在那的房玄龄和杨恭仁,笑着开口道:“恭仁,玄龄,你们俩同时过来,该不又是遇到什么大事了吧?”

    “见过陛下,大事算不上,不过这事确有些棘手。”杨恭仁答道。

    “哦,什么事,走,进去说吧。”李世民哦了一声,抬步走进御书房,并招呼房玄龄和杨恭仁一同进去。

    杨恭仁同房玄龄一同走进御书房,进门之后,杨恭仁也没有多说,直接将的袖中的状纸拿了出来,递给皇帝。

    “这事查实了么?”李世民看完之后,面色也变得严肃起来,男人三妻四妾他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是宠妾灭妻,尤其是宠这种连妾算不上的外室来为难的自己的妻子,实在大大不该。

    当然,这不是他皱眉的原因,若仅仅是因为一章宠妾灭妻的案子,杨恭仁也不会跑来找房玄龄问策,继而闹到自己这来了。

    这事涉及胡姬和乐坊,而胡姬和乐坊又关系着朝庭新开辟的一条生财之路。

    “查过了,那郑从基是八月中到梦林人家的,去了没多入就和瑶蝶儿对上了眼,紧接着就帮她赎了身,但是其妻谢氏坚决不同意他纳一个歌坊胡姬进门,双方一时僵持起来。”

    “瑶蝶儿因不能进郑家的门,颇为生气,一怒之下又以自由之身去梦林人家挂牌坐庄,郑从其接受不了,过了半个多月后,不顾妻子的意愿,就将她带进了郑府......”杨恭仁简单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这郑从基,如此无行,去岁的考核是怎么来的?莫非有人欺上瞒下,坑瀣一气来欺瞒朕,欺瞒朝庭,他在朝中是否有其它关系?”李世民听完之后,一脸怒容的开口。

    虽然这胡姬乐坊开张之后,官员时常进去溜达已是心照不宣的事,但你身为朝庭命官,行事起码有点分寸,偶然去放松一下,逗个乐子也就罢了。

    可你怎能像那些无行的风流才子一般,为了里面的胡女,连身个儿的名声和妻子都不顾了呢?

    “陛下息怒,这郑从基在公务上的能力是有的,去岁的考核也没什么弄虚作假之说,此人乃荥阳郑氏旁系中比较兴旺的一系,与大司农郑启郑大人同出一门。”

    “他本人却有些才华,性情颇有几分不羁,向来自诩有晋魏名士风采,除了在在女色这一块不怎么节制,后院事宜不是特别拎得清之外,并无大毛病。”房玄龄接口道。

    “身为朝庭命官,妻妾不分,在后院的事上拎不清,就容易出问题,怎能说是没有大毛病。”李世民余怒不息。

    房玄龄和杨恭仁同时禁声,李世民生了完气之后,却也知道这事不能大张旗鼓的处理,不然,事情一旦闹大,闹到明面上,朝庭这条新开的财源只怕就要被掐断了。

    最重要的是,在这男权社会,大家并不觉得男人在忙完公务之余,去那些环境不错的场所放松一下心情有什么错。

    哪怕像房玄龄这种家里只有一个老婆也是这样认为,当然,像郑从基这样拎不清的是例外。

    “玄龄,你觉得这事该怎么办?”李世民在御书房里来回走动了几圈,将目光转到房玄龄身上。

    房玄龄是宰相,像郑从基这种往外地调往京城的官员,是需要他经手审批的,为此,他对郑从基的了解,远比李世民多。

    “臣以为陛下将那郑从基召来训斥一顿,让他尽快将那胡姬妥膳处理即可,另让皇后出面,召他的妻子谢氏入宫叙叙话,安抚一番。”

    “郑从基的官位虽然不高,但他的妻子谢氏乃琅琊谢家之女,又是大司农郑大人的侄媳,受皇后娘娘召见也算不得什么稀奇事。”

    “谢氏膝下仅有一子一女,儿子已经二十,去岁已成亲,女儿年方十五,据说还待字闺中,若皇后能帮着她指一门好婚事,谢氏心里的这口气大概也就出了,气出了,自然就不会再纠着其夫不放......”房玄龄略一沉吟,开口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洪荒之六道真人〕〔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