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军爷溺宠狂〕〔斗破之斗罗仙帝〕〔魔中仙之我的道姑〕〔生死禁主〕〔海贼之文斯莫克家〕〔第七王权〕〔打造诸天万界〕〔开天录〕〔你是我藏不住的甜〕〔重生为王〕〔盛世娇宠:这个娘〕〔农家小甜妻:腹黑〕〔重回99年〕〔最佳上门女婿〕〔踏天龙皇〕〔千千世〕〔快穿攻略:黑化BO〕〔神级兵王混花都〕〔麻衣相师〕〔梅府有女初成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贤后 第二百八十三、憋屈的郑从基
    李世民听完之后,低头思忖了片刻,觉得这样处理是最好的办法,便没再多言。

    不过他采用的方法和房玄龄的建议不太一样,没有直接召那郑从基,而是将大司农郑启召了过来,劈头盖脸的将他骂了一顿。

    郑启被骂得一脸懵逼,等好不容易搞清楚情况之后,心里将家里那个在女色上向来拎不清的侄儿骂得狗血淋头,面上却只能一个劲的向皇帝认错请罪。

    “好了,爱卿,不是朕故意为难针对你,而是你家那侄子实在太不成体统,都被自己的妻子告上公堂了,爱卿若再不好好管管他,朕就要动手帮你管了。”好不容易喷完之后,李世民又不轻不重的敲打了郑启一句。

    “老臣明白。”郑启连连点头,心里却已打定主意,一会回去,若不将他那好侄儿修理得哭爹喊娘,他就不是郑氏子孙。

    李世民将修理郑从基的事交给了郑启,心情畅快了许多,当晚就去了立政殿。

    长孙皇后在八月份的时候,又诞下一女,现孩子才两个多月。

    他过来的时候,长孙正在逗着小闺女玩,已经两岁多的雉奴蹲在一旁,时不时伸手戳戳妹妹的小脸蛋,玩得很是欢快。

    “雉奴,你妹妹还小,不能老用手指戳她。”李世民走过去,一把将儿子抱了起来。

    “父皇,我没有用力戳,只是轻轻按了按她的脸蛋。”已经两岁零两个月的李治口齿已经比较伶俐,大多数的都说得很清楚了,被李世民抱起来之后,不服气的辩驳了一句。

    “陛下来了,新月,给陛下泡盅参茶过来。”长孙看到丈夫,立即站起来行礼。

    “你我夫妻,不必如此,说真的,朕在外面不管多累,只要一来你这,顿感浑身的疲惫都散了。”李世民一手抱着儿子,一手将妻子拉了起来。

    “陛下这是年岁越长,越会说讨臣妾欢心的话了,天气渐凉,你喝点参茶,养养身子。”长孙皇后横了丈夫一眼,等宫女将泡好的参端来,她接了过来,递给丈夫。

    “怎能说是刻意讨你欢心呢,自从咱俩成亲开始,朕一直都是这么想,也是这么做的,还是皇后觉得,朕近来冷落你了?”李世民接过来喝了两口,略带着几分调笑的瞟了妻子一眼。

    “孩子们都还在呢,你......陛下今个儿过来应该是有事吧?”长孙皇后没好气瞪了丈夫一眼,道。

    “嗯,一是想你,也想孩子们了,二确实有点事要和你说。”李世民在妻子面前向来不隐瞒什么,口中轻轻嗯了一声。

    长孙让人将两个孩子带了下去,等室内只有他们夫妻两人的时候,李世民将郑从基的经过、以及需要她帮忙的事说了一遍,长孙皇后听完不自觉的颦了颦眉。

    “怎么,皇后觉得难办?”李世民见状微微扬了扬眉。

    “也不是难办,只是觉得这位郑大人,也......罢了,既然是陛下交待的事,臣妾自会处理妥当,这两日臣妾就着人去请郑家夫人。”

    “说起来臣妾也对这位谢氏有些好奇,以她的出身,会亲自跑到衙门去状告其夫,没点勇气的人还真做不出来。”长孙皇后道。

    “怎么,听皇后的意思,还很欣赏这位谢氏?”李世民奇道。

    “当然,宠妾灭妻,不管在什么人家都非美事,难道陛下不这样认为?”长孙皇后淡淡的反应了一句。

    “当然不是......”李世民被妻子这么一问,顿时捏着鼻子苦笑起来。

    不说李世民夫妇的心事,但说郑从基当日下朝,刚走到半路,就被叔父派来的人给叫了过去。

    正值他正奇怪叔父急冲冲的找自己有什么事的时候,郑启过来了,他一看到郑从基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痛骂。

    郑从基从一开始的懵逼,到郑启骂完时,面色已经涨的发紫,这秋冬交替的时节,他身上穿的衣衫明明不多,适才在外面明明感到有些寒冷,此时此刻,后背竟已湿了一片。

    郑启冷冷的看着他:“怎么?还知道怕,我瞧你的所作所为,还以为你心里除了美人,什么都没有呢。”

    “你若真有此打算,我还打算成全你,我会亲自去向陛下请罪,让他罢了你的官,再让郑家把你逐出族谱,从此以后,你就可以自由自在的与你的美人双宿双飞了。”

    “不,侄儿知错,侄儿回去就好生处理这事。”郑从基又惊又怕,直吓得扑通一声跪了郑启面前,一脸惶恐的开口道。

    “哼,既然知道错就回去处理,我给你三日时间,三日之后,若你的处理结果不能让我满意,嗯?”郑启冷冷盯着他继续开口道。

    从叔父那离开,郑从基只觉内衫都已经湿透了,他从未想过,只因纳个胡姬就惹出这么大的事端,先让妻子把他告上了衙门不说,还通了天......

    “父亲,你回来了。”郑从基回到家里,去妻子院中的时候,正好碰到女儿郑婉从妻子的院中出来。

    “嗯,你母亲,她,还好吧?”郑从基面色复杂的看了女儿一眼,道,对郑婉的女儿他还是很满意的。

    郑婉不仅容貌无双,还特别懂事,在通州的时候,大凡提起她的人,无不竖起大拇指赞一声好,这些年一直是他的骄傲。

    “母亲挺好的。”郑婉答道。

    “好就好,你回自己的院子吧,我去看看你母亲。”郑从基摆了摆手,道。

    他现在满心都是憋屈和怒火,想要质问妻子,但当着如花似玉的女儿的面,却是半点都不能表露。

    “是。”郑婉朝父亲行了一礼,转身朝自己的院子行去。

    郑从基走进妻子的院子时,妻子正在喝参茶,看见他进来,眼角都没多扫他一眼,自顾慢条斯理的喝着自己的茶。

    郑从基静静的看了她一会,走到她面前,开口道:“谢氏,我若真被罢了官,除了族,你很高兴么?”

    “若真能如此,我挺高兴的,不过瞧你这样子,多半是不能如意了。”谢氏轻轻将茶杯放在桌上,抬目朝丈夫望了过来,一脸淡然的接口道。

    “……”郑从基被气的差点仰天喷出一口老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真君大道〕〔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我真不想当海贼啊〕〔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悲喜鉴定师〕〔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