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王楚炎〕〔九死丹神诀〕〔盛宠无双:倾凰世〕〔宝贝太惹火:夜少〕〔龙族之辰夏〕〔呆萌女友需要宠〕〔世界树的游戏〕〔惊奇故事会〕〔剩女高嫁〕〔爹地债主我来了免〕〔罗依依和沈敬岩小〕〔亡国的芙蕾伊德〕〔嫣然有妖〕〔无心若为君怨唐暖〕〔武道剑主〕〔我转生成了一把剑〕〔捡个古人当特助〕〔我爸真是大明星〕〔重生八零:家有媳〕〔我就是富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贤后 第二百九十八、永嘉订亲(上)
    “正是这种性子,才合适长乐,长乐的性子陛下也清楚,她性情淡泊,大概不喜欢那种权欲之心过盛的人。”长孙皇后拉口道。

    她还有一句话没说的是,权欲之心太重的人,后宅多半也不得安宁,她哥哥长孙无忌倒是上进,可是后院的人是真的不少。

    至于她自己,她更多的是将贤妻和贤后当成了一种职业,凡事皆以职业操守为先,摒弃了自己的喜怒哀乐。

    所以她能不争不妒,一视同仁的对待丈夫后院种所有的女人和孩子,也能在察觉到丈夫的心事之后,心平气和的为丈夫纳美人。

    但是她的女儿和她不一样,长乐是公主,是她和李世民捧在手心长大的孩子,她不需要面对那么沉重谨慎的人生。

    她只需找个心事简单、对她一心一意,家世人品都不错的丈夫就挺好,而长孙冲,不管是出身,还是长相人品都能达到这个要求,最重要的是这孩子知根知底,长孙皇后信得过。

    “你喜欢就行,只不过长乐年纪还小,暂时也不便赐婚,这事等他们再大些再说。”李世民笑了一笑,大概是因爱屋及乌之故,他对长孙冲也甚是喜爱,自不会反对妻子的建议。

    “长乐的事不急,我今个儿想和陛下说的也不是这件事,我想说的是永嘉的事,前些日子,我去给父皇请安的时候,他说起永嘉的亲事,希望我帮着撑撑眼,帮她选一门合适的亲事。”长孙皇后道。

    “永嘉啊?嗯,她年纪确实不小了,翻过年就十三周岁,虚岁十四了,你像她这么大都嫁给朕了,确实到了该选亲事的年纪。”

    “你先帮着看看,瞧瞧哪有合适的人,挑出来让她选选。”李世民对这个只比长乐大三岁的幼妹,印像不深,只隐约记得性情有些骄纵,但也很伶俐,很会讨父皇喜欢。

    “嗯。”长孙点了点头。

    当夜,李世民没有去雅熙宫,留在了皇后的立政殿,后宫那些自郑婕妤入宫之后、皇帝便夜夜留宿雅熙宫一事而暗中想看皇后笑话的人都气得变了脸。

    对此,长孙自然不会放在心上,她从不干预皇帝去别人那里,但是皇帝留在她这里,她也不会推开,当然,众妃嫔们的想法,她也无暇顾及。

    身为皇后,她只需尽好自己的职责,管保证后宫秩序安稳、让每个人都能各司其职、不偏离轨道便足矣。

    次日一早,用过早膳,长孙皇后便带着青岚和阿丑去了大安宫,到了大安宫,先去给太上皇李渊请了安,随后就去了万太妃的寝宫。

    “见过太妃娘娘。”长孙皇后来到她这里,先朝她行了一礼。

    “快起来,如今你已是皇后,按制无须向本宫行礼,以后就别讲究这些了,坐吧。”万太妃一把将她拉了起来,她比太上皇小不了几岁,已是年近六旬的人了,精神气已比不得以前,不过整体还不错。

    “娘娘是长辈,长孙向您行礼是应该的。”长孙皇后笑着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皇后今日过来,可是为了永嘉的事?”万太妃着人上了茶点上来,边招呼长孙喝茶边开口道。

    “嗯,前些日子父皇提了一句,儿媳便记在心里,却不知父皇心里是否已有什么人选?”长孙皇后端起茶杯,轻抿了口茶,才接口道。

    “有倒是有一个,陛下比较看好皇太后娘家的侄儿窦奉节,窦奉节较永嘉年长四岁,能文能武,他的父亲又是皇太后的堂弟,是曾受陛下亲封的陈国公,以他的出身,足以匹配永嘉。”万太妃道。

    “既是看好,陛下大可直接赐婚,想必窦家舅母不会有意见?”长孙皇后一听,颇有些惊讶的问了一句。

    万太妃苦笑了一声,低头喝茶不语,长孙愣了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只怕真是窦奉节的母亲安国夫人不太乐意。

    窦奉节的父亲,前陈国公窦抗已经过世,他由其母一手带大,而当年窦抗的死多少还和高祖有点关系,再加上安国夫人对永嘉性情比较了解,这才不太乐意这门婚事。

    高祖对窦抗本就有些内疚,如今又看中了他儿子,在明知其母不太乐意的前提下不便直接赐婚,这才找了自己。

    若真如此,这事却不太好办,陈国公随着丈夫南征北战,立下汗马功劳,结果中途被人牵连,抑郁而终,皇家本就有些对不住他。

    现在好不容易他的儿子有出息,高祖又看中了他,想拉过来做女婿,而永嘉,长孙在了解过之后,还真不能昧着良心说她是个多么优秀的妻子人选。

    尚公主对一般人来说,自然是求都求不来的美事,但对窦家人而言,显然不是如此,若安国夫人实在不愿儿子尚永嘉这位公主,她还能强迫他们不成?

    “这样吧,待我改日先召窦夫人到宫里叙叙话,先探探她的口风再议如何?”长孙皇后沉默了片刻,才斟酌着接口道。

    “这样也好,左右永嘉年纪还小,不着急。”万太妃显然也了解这一点,笑着道了一句。

    从大安宫离开的时候,长孙皇后的眉头又拧了起来,怪不得太上皇要让自己插手永嘉的亲事,实在是她这亲事不太好办呢。

    “娘娘,您从万太妃那出来后,面色就不太好看,可是发生了什么事?”回宫的路上,阿丑见长孙皇后的眉头一直没有舒展开来,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

    长孙皇后和万太妃叙话的时候,她们都避开了,并不知永嘉的事。

    “没什么。”长孙皇后摇了摇头。

    回宫之后,她着人去了一趟御书房,让皇帝有空的时候来立政殿一趟。

    当天傍晚,李世民忙完公事,就来到了立政殿,他一看到妻子,就出口打趣了一句:“怎么,皇后真吃醋了,准备以后每天都将朕留在你的立政殿?”

    “陛下是愈来愈没个正形了,臣妾找陛下过来是有正事的。”长孙皇后横了丈夫一眼。

    “哎,就知道你不会吃醋,朕本还想听你说一句小女儿的甜言蜜语哄哄朕的,看来是没指望了,说吧,什么事。”李世民一脸遗憾的摇了摇头,牵起她的手,一起坐到软榻上,开口问。

    “昨个儿不是和陛下说了,关于给永嘉选亲的事么,父皇心里其实已经有了人选。”长孙皇后默了一默地,才开口道。

    “既然有了人选,直接指婚就是啊,找你干什么?”李世民奇道,没人规定太上皇不能指婚啊?

    “主要是父皇看上的人家,心里对这门婚事不太乐意。”长孙答道。

    “什么人家?”李世民一听,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当朝还有人瞧不上皇家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吻安,顾先生!〕〔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愿无来生〕〔六宫凤华〕〔圣源武祖〕〔踏天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