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透视仙医〕〔噬天丹皇〕〔逃大侠〕〔绿茵之主〕〔网游之一梦江湖〕〔风起西川〕〔林逸顾缘〕〔重生富三代〕〔我这里有鱼〕〔断鸿归处飞云乱〕〔一执成华〕〔我家别墅穿诸天〕〔从明末腾飞〕〔大家别聊天啦,快〕〔给外星人直播异世〕〔雪域仙迹〕〔医道至尊〕〔我在梦里能修炼〕〔韩娱之崛起〕〔林宜应寒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贤后 第三百零七、敲打
    当然,凡事有好的一面,必然就有不好的一面,襄城此举,站在大多数的群臣和百姓的角度上来讲,自然是备受推崇和赞誉。

    大家觉得皇家公主,能如此谦恭知礼接地气,实乃皇家教导有方,是帝后真正把百姓装在心里,不让皇家人有凌驾众生之上的心里之故。

    这般接地气,又能这般真心实意为民着想的帝后和皇家人,自然是备受人拥戴。

    但反过来,若碰上那等喜欢钻牛角钻、以及利益受损之人,对此则会感到极度不满。

    尤其是得利益受损集团,如皇家宗室,以及一众公主,和有公主的妃嫔娘娘们。

    你襄城身为长公主,嫁人的时候第一个拒绝了公主府,陛下还下令让大家都向你学习,你这样做是希望皇家所有的公主都像你一样,以后出嫁都不要公主府?

    让所有的公主都像普通人家的小娘子一般,去恭恭敬敬的孝敬公婆,小心翼翼的讨好丈夫?

    不仅是公主和妃嫔们不高兴,太上皇李渊也不高兴,在他看来,皇家人就该有皇家人的威严和特权。

    皇家的公主下嫁到朝臣家里,那是皇家对朝臣的恩宠,这些人不思感恩,还指望皇家的女儿像普通人家的小娘子一般,尽心尽力的讨好他们?

    若皇家的女儿日子都过得如此憋屈,世人谁还会不惜一切的都去争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

    只是襄城这事帝后两口子都赞不绝口,他一个不管闲事的太上皇心里再不舒服,也不好公开站出来和帝后打擂台,只能自己窝在宫里生闷气。

    深谙父亲心事的永嘉趋机在他面前大力抨击襄城,她说襄城此举是踩着皇家的颜面和威严来给自己营造口碑,获取赞誉。

    说话永嘉是真的很生气,她现在已经十三周岁,没什么意外的话,只怕明年就要出嫁了,在她看来,襄城此举就是故意和自己作对,故意打自己的脸。

    她以前是很不把襄城放在眼里的,觉得襄城很小家子气,很上不得台面,一个靠着拼命讨好皇后才得了皇帝青眼的卑微公主,能得一门不错的婚事亦不过是瞎猫碰上了死老鼠。

    她万没料到的这个她一向不放在眼里的透明公主,出嫁的时候竟如此高调的来了这么一出。

    永嘉本就对窦奉节这个驸马不太满意,现襄这么一闹,难道还想让自己和她一样,嫁入窦府之后,连座自己的公主府都没有,每日晨昏省定,去给窦奉节那个寡母请安?

    自从襄城推辞了公主府、并言明嫁入萧家,就是萧家媳的言论被帝后宣布出来,同时帝后还下令让所有公主都向她学习的时候,永嘉就憋了满肚子的火,若非理智尚存,早在襄城出嫁的前夕,她就冲到襄城的宫殿里找她的茬了。

    李渊虽然知道女儿的话有煽动成分,但架不住他对襄城的选择确实不太满意,自然也就不会因此斥责女儿。

    不仅如此,襄城出嫁回门后的次日,长孙皇后过来给他请安的时候,李渊就沉着脸不轻不重的敲打起长孙来。

    “长孙,襄城拒绝公主府,致力要求嫁入萧家之后,便以萧家媳的身份服侍公婆和丈夫,此举虽能展现皇家公主的知礼柔善,却同样会显得尊卑不分。”

    “要知道古往今来,君便是君,臣便是臣,若君臣不分,尊卑不明,就容易乱了纲纪,朕希望你和二郎莫要因小失大。”待长孙见完礼后,李渊便开口敲打了一句。

    他的意思不外乎襄城的事只能是个例,而不能依此来要求所有的公主,否则,所有皇家的公主嫁出去之后,连座自己的公主府都没有,要和所有人家的小娘子一般,与公婆住在一起,如此尊卑不分,成何体统?

    “儿媳明白。”长孙皇后虽不赞同李渊的言论,却不能当面违逆李渊,只能点头应诺。

    她并不认为皇家的威严靠的是高高将自己与臣子和百姓区别开来而获得的。

    一个国家想要长治久安,想要兴盛繁荣,靠的是君明臣贤,是完善合理的律法,若仅仅是靠着所谓的皇家威严,就能震慑百姓,世间的皇朝就不会如此频繁的更替。

    当然这种事并不合适与太上皇争论,她心里明白太上皇如此在意这件事,一来确是觉得襄城之举,有损皇家颜面,二来么,自然是担心永嘉受苦。

    为此,面对李渊的敲打,她除了不断的点头应诺之外,什么话都不合适说。

    其实不仅仅是太上皇对这件事不满,后宫里许多妃嫔,乃至皇家宗室都对此都颇有微词。

    只不过这些人不敢和太上皇一样,当着她的面明提罢了。

    经过这些日子的冷眼旁观,长孙皇后心里明白,想要大力推广襄城的方法是行不通了。

    襄城此举虽为她自己和皇家带来了无数的赞誉,同样,也触犯了皇家的利益和颜面。

    不仅是有公主和公主的母妃们不乐意,李氏宗亲们对此有意见的也不在少数。

    他们的女儿虽不是公主,却有许多是郡主,若公主的特权都被取消了,那郡主岂不是更加没有份量?

    “长乐,豫章,你们对你皇姐不要公主府的选择有什么看法?”襄城出嫁约莫半月后,李孙皇后将长乐公主和豫章公主召到身边,开口问了一句。

    豫章的生母是个普通通房,生下她之后就过世了,这孩子只比长乐小一岁,自小养在长孙身边,虽非长孙的亲生女,却和亲生女没什么差别。

    “母后,站在儿臣个人的立场上,儿臣很敬佩皇姐的选择,不过站在公主的立场上,对此心里多少是有些不舒服的。”开口接话的是长乐公主,过了年,她就十岁了。

    “嗯,你说来听听。”长孙皇后意示她继续往下说。

    “母后,您也知道,人生而有惰性和劣根,普通人如此,皇家公主同样也避免不了,皇家公主自小所受的教能就高人一等,享受着锦衣玉食长大。”

    “若在她们长大嫁人之后,突然告诉她要抛去皇家的一切尊荣,和普通人一样生活,大家心肯定不舒服。”

    “虽说大皇姐的做法对皇家的形象大有脾益,但想让让大家因此而心平气和的接受却很难,因为人性本自私,在公主们看来,这些好处是建立在折损大家利益的基础之上。”长乐答道。

    “豫章,你呢?”长孙听完之后,将目光转到豫章身上。

    “回母后,儿臣的想法和五姐差不多,不过儿臣日后若是选了驸马,愿与大皇姐作一样的选择。”

    “五皇姐所说的确代表了大部份公主的心事,但心臣认为,皇家公主能生在皇家,享受了由皇家带来无上尊荣,就有义务维护皇家的名声和利益。”年仅九岁的豫章一脸认真的接口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开局富可敌国〕〔悲喜鉴定师〕〔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混元修真录[重生]〕〔顾多意的种田生活〕〔轮回从僵尸先生开〕〔死神必需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