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她有一间时空小屋〕〔重生80医世学霸女〕〔逍遥小闲人〕〔一世葬生死入骨〕〔万古第一道祖〕〔偏心眼〕〔最强赘婿〕〔诸天万界神龙系统〕〔漫威里的德鲁伊〕〔寻唐〕〔魔眼小神医〕〔待墨上花开可缓缓〕〔女总裁的上门狂婿〕〔黄小仙的狐朋狗友〕〔医流武神〕〔我为国家修文物〕〔全球武神〕〔史少太太是裁缝〕〔绝品校花保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贤后 第三百一十三、李渊训女
    李渊沉着脸没有吭气,尚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的永嘉踏进殿门,看到李渊那张锅底般的面孔。

    再看着坐在一旁的长孙皇后,以及站在她身后的南平和豫章,心头咯噔一声,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

    “怎么,你连基本的礼节都不记得了?”

    李渊见她进门之后,就站在原地发愣,既不行礼也不吭气,心头愈发恼怒,不由沉着声音低喝了一句。

    “永嘉见过父皇,见过母妃,见过皇后嫂嫂。”永嘉被李渊这么一喝,顿时醒过神来,她敛下视线,连忙躬身俯首朝在场的几人行礼。

    “你可知朕叫你过来所为何事?”李渊也不叫起,只盯着她继续问。

    “儿臣不知。”永嘉心头一跳,面上却是神色不动。

    “孽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还想当成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企图蒙混过关?”

    “你给朕如实招来,上午放学的时候,你为何与南平,豫章起争执?”李渊怒道。

    “父皇,儿臣,儿臣放学的时候确和南平还有豫章她们争执了几句,起因却是南平的宫女故意挑衅儿臣的宫女,说话还特别难听。”

    “父皇也知道儿臣的脾气,儿臣是个直性子,一怒之下,就和她们争执了几句,并相互推攘了几下,在推攘的过程中不小心把豫章给推倒了,儿臣当时就给她道了歉。”

    “皇后嫂嫂如此心师动众难道就是为了这么个事?”永嘉抬起头来,看了看南平,又看了看豫章,一脸愕然的开口。

    “孽障!”李渊大怒,拿起桌上的茶桌就砸了过去,他这个女儿已经不仅仅是被他宠坏了,而是被宠得不知天高地厚,变得愚蠢无比。

    南平脸上的巴掌印还没有消褪,她就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信口雌黄。

    以他对长孙这个儿媳妇的了解,若不是有了七八成的把握,又岂会在这个时候跑来兴师问罪?

    他虽有些不高兴儿媳妇如此不给自己面子,却更为永嘉担心,他年纪一日大过一日,若永嘉一味如此不知好歹,待他眼一闭,她日子该怎么过?

    永嘉显然没料到父皇会为这么点小事生这么大的气,人不由呆了一呆,那只茶杯顿时擦着她的额头飞了过去,额角被擦出一条淡淡的血痕。

    茶杯没了着落点,碰的一声跌到地上,茶水飞溅一地,好在杯是的水不怎么烫,永嘉的裙摆虽被溅湿了一片,人却没被烫着。

    即便如此,永嘉也被吓得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脸上的表情惶恐又无助。

    “父皇请息怒,既然永嘉,平南和豫章都在这里,当着大家的面把事情问清楚即可,不是儿媳多事,而是她们都是皇室公主,一举一动皆代表着皇家的脸面。”

    “若不能及时杜绝她们身上的恶习,以及彼此间无谓的纷争,等到了外头,被人笑话的就是整个皇家。”长孙看到这里,终于开口将话头接了过去。

    “红笺,绿阳,今日你们俩一直跟在公主身边对吧?”

    李渊吸了口气,将目光转到随永嘉一同进来,此时已吓得噤若寒蝉的两名宫女身上,寒着声音开口。

    “回,回陛下,是。”红笺和绿阳吓得浑身一个哆嗦,结结巴巴的接口道。

    “你们俩把上午发生在学堂外的事详细复叙一遍,我要听实话,若谁胆敢歪曲半句事实,朕定将其处以极刑。”李渊冷冷的盯着她们开口。

    “回,回陛下,事情的经过和公主所说的差别不大,一开始确实是南平公主身边的木梨撞到了奴婢,不过木梨当时就道歉了......”

    红笺心头一紧,下意识的就想去看永嘉的脸色,可在太上皇、长孙皇后还有万太妃的注视之下,不敢移目,也不敢隐瞒,只能咬牙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中间虽多少有些偏向永嘉,但基本和当时的实际情况有七八分吻合,南平和豫章对此也没表示什么不满。

    李渊听完之后,一张脸更黑了,他正要开口说点什么,长孙皇后已经站了起来:“父皇,事情的经过既然已经问请楚了,儿媳也就没什么要说的了,永嘉额上的伤还是先去包扎一下为好。”

    “儿媳突然前来打扰父皇本就有些不妥,如今事实已清楚,儿媳也该告辞了。”

    情既然已经弄清楚了,太上皇少不得要教训永嘉,她杵在这着实不太合适。

    “罢了,你有孕在身,不宜劳神,改日朕再让永嘉过去给南平、豫章道歉。”李渊也理解她的心事,摆了摆手。

    万太妃起身将她送到殿外,目送长孙等人走远,才回到屋里。

    “永嘉,你是不是认为有朕疼爱你,就觉得什么事都可能随心所欲,为所欲为?你对窦家那门亲事很不满是吧?”

    “若果真如此,咱们皇家寺庙还有的是空房,你既然不喜欢这窦奉节,朕可以成全成你,你干脆把头发絞了,去寺庙当姑子吧!”李渊冷冷的盯着她开口。

    “父皇!”永嘉一脸不可置信的朝他看了过来。

    “怎么,你不乐意?可依朕看,让你出家才是保你性命的唯一途径,不然,以你这无法无天、又蠢得不可救药的性子,只怕等朕双眼一闭,你就会惹出什么天大的祸事,最后落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你变成今日这般性子,说白了和朕有很大关系,都是朕太宠了,宠得让你无法无天不说,还蠢得连基本的时务都不懂。”

    “你心里不高兴你皇兄皇嫂护着襄城,在她面前吃了几回憋,就想踩着你皇兄其他的女儿出气。”

    “你觉得你是朕的女儿,仅在辈份上就能压豫章,南平她们一头,可你却忘了,在皇家,公主的尊荣靠的从来就不是辈份,而是帝宠。”

    “朕已经老了,也不知道还能活几年,你觉得就你这样的性子,等朕百年之后,你皇兄,皇嫂能对你有几分香火情?你现在找他们多少麻烦,日后,你就要受多少苦。”

    “你好歹是受皇家公主教育长大的,怎会连这麽简单的道理都不懂?还是说,你真的脑子有坑,根本就不懂得思考?”李渊没有丝毫软化的意思,继续盯着她开口道。

    永嘉被骂得心头一片冰冷,不敢再辩驳,唯有闭上眼睛,任凭泪水不断的顺着面颊往下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六宫凤华〕〔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棒打鸳鸯系统〕〔吻安,顾先生!〕〔隔墙追到时先生〕〔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富贵锦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