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纣临 第二十七章 loser
    十一月一日凌晨,大洋城。 . .co

    富兰克林和伯吉斯的战斗,已呈白热化。

    前者,驾驶着由他自己改造的、以“第三王国”科技为基础的战斗机器人;后者,则是直接以“变身”的形式作战。

    虽然伯吉斯在战斗经验、速度、反应这些方面都有相当明显的优势,但靠着机甲卓越的性能和辅助,富兰克林仍是可以做到和对方四六开。

    “你现在是不是已经对来找我报仇这件事感到后悔了?”尽管变身成了一个身高四米、外貌狂暴的巨人,但伯吉斯的语言和思维能力其实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依然在战斗中对富兰克林进行着挑衅。

    “我有什么好后悔的?”反倒是富兰克林,从战斗一开始就变得十分亢奋且愤怒,“后悔你死了以后我就不能看你活受罪了吗?”

    轰——

    他说完这句,又是瞄准了对方的躯干,用肩炮释放了一次光束扫射。

    别看伯吉斯身形巨大,但灵活异常,面对这攻击,他一个侧跃,单手撑地,再接一个空翻,堪堪避过。

    “呵……你就嘴硬吧……”避开攻击后,伯吉斯冷笑着言道,“打到现在你还看不出来吗?你那机甲的战力和我相比,刚好差了一线,你是杀不了我的。”

    说话间,他已闪身到了富兰克林近前,砰砰砰……又是一轮重拳连打。

    伯吉斯这拳头的威力有多大呢?这么说吧,并级的体质强化型能力者,若被他这种拳头打中,那就是一拳一个……

    这位的“厂长”和他麾下的那位纽曼一样,都是以机械和生物科技双管齐下改造的身体;而他和纽曼不同的地方在于,他并不是能力者,他从来就没有属于自己的先天异能,他的一切能力都来自于改造。

    当然,他用在自己身上的那些技术,全都是消耗掉了无数实验体(大部分是活人),百分百确定有效、安全且强力的情况下才用上的。

    可以说,伯吉斯是联邦在“改造人”这项技术上全部科技力量的巅峰结晶,也是一个难以复制的存在,因为……要制造一个像他一样的改造人,实在是太贵了。

    “我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伯吉斯一边说着,一边高高跃起,抬脚就是一个战斧式下劈腿,轰压而下。

    富兰克林操控机甲抬起双手格挡,这一格之下,机甲无恙,但其脚下的地面瞬时崩裂、塌陷、化为一个凹陷的巨坑,引得周围的建筑也从四面倾倒压下。

    而这时,伯吉斯已借着对方格挡的反作用力轻松地跃起到了高空,看戏一般望着脚下坑中的机甲被建筑埋压。

    “……你觉得跟我这样缠斗下去,时间长了,作为生物的我,终究会因体能的下降而变弱、继而败北。”伯吉斯的话语并没有停下,“可惜,那种情况,并不存在。”

    轰——

    建筑物的残骸还没落定,一道光束已从烟尘下窜出。

    而伯吉斯似是早已料到了这次攻击,在光束出现的前一秒,他就双掌一拍,掀出一阵劲风,让自己在半空横移了一段,先知先觉地闪过了攻击。

    但这还没完,富兰克林驾驶的机甲紧随着光束,一路破开建筑碎片的阻挡,朝着空中飞冲而来。

    伯吉斯见状,一声暴喝,紧接着十指相交,双手紧扣作锤,双臂猛然挥下。

    下一秒,机甲的头锤和伯吉斯的手锤便轰然相撞,发出震耳巨响,响彻夜空。

    这是纯粹的力量冲突,并不包含能量层面的交锋,饶是如此,依然绽出烈风阵阵、席卷八方。

    机甲内,语音警报在富兰克林耳畔响起,但他已无暇顾及这些,因为方才的那次冲撞,让他重新朝着地面的陷坑跌去,而居高临下的伯吉斯只是被弹向了更高的高空。

    这电光石火之间,富兰克林的手指已在数个控制界面上娴熟地飞舞了一番,控制机甲开启了背部和脚步的部分推进器、并做了缓降动作,以避免自己在机甲落地时被震成内出血。

    “你这机甲还真是耐操啊,等把你打死了,这机甲我可要回收回去好好研究研究……”另一方面,伯吉斯除了手有点儿麻之外,并无什么损伤;他说完这句,忽地调整姿态,冲着地面抻直了双臂,接着,他双掌掌心的皮肤像是花瓣般“打开”,露出两个金属口子来。

    唰唰——

    两秒后,两道热能光束从伯吉斯的掌中喷发,精准地轰向了富兰克林的所在。

    此时富兰克林立足未闻,刚想从坑里飞出来,结果被这远程的光束追击打了个正着。无奈,他只能再次举起双臂来挡。

    “不行,鬼知道他这光束能持续多久,推进器的输出功率不能降,前臂损伤不管了!”富兰克林直接用语言向机甲的内部系统下达了命令,同时,他自己也已将眼前的一个操作杆推到了顶。

    于是乎,他的机甲就这么顶着对方的光束直射,再一次从坑里飞了上来,一路逼近了伯吉斯。

    富兰克林没再听下去了,他一抬手就把这语音提示给关了,继续朝着敌人冲了过去。

    见此情景,伯吉斯的冷笑更盛。

    “你还是老样子啊,维克托……”伯吉斯说归说,战斗上的注意力一点儿没分散,他看准时机,在富兰克林靠近到两米左右的距离时,停止了光束的输出,并将双臂向两侧张开,将那冲过来的机甲擒抱入怀,“明明有着比谁都高的智商,却永远蠢得像个长不大的孩子……”说到这儿,他不禁怪笑出声,“呵,看来你的脑子是真的有病啊。”

    “就算我的脑子或精神真的出了问题,那很大程度上也是拜你所赐。”说话之间,富兰克林的驾驶舱已在对方的擒抱压迫下出现了破损,他的半张脸已可透过机甲的破口和对方面对面了。

    “哈!”伯吉斯嘲讽的笑了,“你在说什么呢?你该感谢我才对吧?”他顿了顿,“要不是我把你从九狱里拉出来,你早就烂死在里面了;你能以现在的这种形态又活了这么多年,还有什么怨言?”

    “呸!”富兰克林立刻回道,“你让我还原‘药剂师’的配方,骗我说一旦研究成功就可以‘治好我’、还能治好世上所有的早衰症患儿……结果,你却给了我经过修改的数据,让我给你研究‘长生不老药’;事情败露之后还把我关起来在我身上做实验、折磨我,把我变成了这半人不鬼的样子……”富兰克林说这些时,简直是咬牙切齿,“……若不是我早有防备,在研究期间就做了许多逃跑的准备,我会比烂死在九狱里还惨十倍。”

    “……w?”伯吉斯又道,“你又能怪我什么呢?

    “说到底,人和人之间本就只有一种关系,那就是互相利用以达到自己目的的关系。

    “从来就没有什么谁对谁错,有的只是赢家和输家……

    “我,是赢家,始终都是。

    “而你……则是个被人吃干抹净的r,像你这样的人……在学校里学习再好,也会被人欺负;到社会上遵守秩序,就被人占便宜;进了单位加班背锅有你,升职加薪的是别人;以为自己做人善良就会有好报、待人真诚早晚会遇到爱情,结果就是当备胎、被戴帽、背后让人骂傻逼。

    “这世界就是个供人类互相倾轧的战场,正因为你这种r俯拾皆是,我这样的赢家才能享受人生……

    “连这个道理都不懂的、天真的你……能活着就该感恩戴德了,就别总想着来跟我斗了,你斗不过我的!”

    他们对话之际,不知不觉,机甲的推进器已经将两人一同送到了近万米的高空,而且这高度还在不断攀升着。

    “呵……想冻死我?还是想让我缺氧窒息?”伯吉斯也发现了周遭的变化,但他依旧不慌不忙,“别做梦了……你想的事情我都能想到,这些年里,我的大脑机能早已被改造成了不输给你的水平。”他说到这儿,双臂加力,进一步挤压富兰克林的驾驶舱,“除了联邦研究多年的人工辅助脑,我的身上还有以你的技术为基础原理制作的强化细胞,这让我拥有了近乎无限的体力;就算我体力真耗尽了,我还有机甲部分的能源可用;另外,因为药剂师事件而意外获得的配方,又给了我这强化变身的能力……而这些,还只是冰山一角,我的身上还有许多你闻所未闻的机密技术,都是这些年通过无数实验得来的……

    “你以为我没看穿你的战术吗?我这是将计就计,让低温干扰你机甲的性能,这样我才更容易将其破坏;再退一步讲……就算你一路把我推到了宇宙空间,先死的也是你。”

    “你想多了。”此时,由于舱室破损,富兰克林反倒已经脸色苍白、浑身僵硬,他伸手抓住了舱内弹出的氧气口罩,戴在了口鼻上,这才能继续跟对方讲话,“我从一开始,就没想过用拉锯战耗尽你的体力、也没考虑过什么通过环境来战胜你的事……”

    听到这句时,伯吉斯的神色略微变了。

    “我同意你说的,这世上没有什么对错,就算有,我也不是对的,最多是和你一样错。”富兰克林戴着口罩,也不知道按了个什么键,接着就瘫坐在那儿,什么也不操作了,“也许我就是一个输家,你才是赢家,但不管你通过掠夺和压榨我这种输家获得了多少成功,只有在一件事前,我们终会是平等的……”

    “你……”伯吉斯已经知道对方要干嘛了,他当即就想放开机甲脱身,但却很快发现由于周围温度太低,自己的双臂包括整个身体都已经和机甲冻在了一起,一时间难以分开。

    “等等!”伯吉斯一边奋力挣扎,一边已试图在语言上给自己再争取些时间,“我明白了!是我错了!维克托,别这样,我们不用走到这一步的!”

    富兰克林根本懒得理他,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瘫在驾驶座儿上,有气无力地接道:“别说了,自毁程序一经启动便无法中止。”

    他这是实话,如果不是因为语音提示被他关掉了,提示音也会把“无法中止”这个事儿播报出来,另外还会倒计时。

    “嘁……”伯吉斯闻言,当即啐了一声,怒道,“别得意,你这怪胎……我!死!不!了!”

    其实他不是确信自己死不了,只是觉得自己确有机会生还,毕竟他的*强度和自愈能力很强,其大脑和头骨也都经过了机械改造加固,就算是中了核打击,他也未必会死。

    “不,你一定会死。”富兰克林道,“这点我可以肯定。”

    咔——

    富兰克林说这句时,伯吉斯那边才刚把自己的右臂从机甲表面强行“撕”了下来;而他的这个动作,也让他狠狠掉了一层果冻状的血肉。

    纵然疼得撕心裂肺,但伯吉斯为了活命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眼下他是能做什么就做什么,哪怕给自己多争取一分一毫活命的期望也好。

    “你知道‘创世纪’吧?”富兰克林的声音越来越小了,像是个病危者的自言自语,但强化过听力的伯吉斯自然还是听得清清楚楚,“这个机甲的核心,用的就是类似的动力源……尽管只是个量产版,远达不到真正的‘永恒核心’级的输出,但在小范围内造成的杀伤效果,是一样的。”

    他的话,伯吉斯没有完全听懂,也不需要完全听懂,因为懂了也没意义了。

    这时,两人已来到了数万米的高空,闯入了同温层。

    富兰克林驾驶的机甲,也终于在此刻,自爆了。

    没有声响,有的只是绽放的光芒。

    那耀眼的光,甚至穿透了云层,在数秒之间将黑夜点亮,但很快,一切又再度回归静谧,被黎明前的黑暗所吞噬。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边缘世界里不可能〕〔精灵之虫王崛起〕〔万界包工头〕〔还好我能登录仙界〕〔楼主大人求放过〕〔生命法典〕〔上门龙婿〕〔我的心脏是太阳〕〔给我一张复活卡〕〔萌神恋爱学院〕〔快穿:反派女配,〕〔我就是这般好命〕〔124899〕〔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