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纣临 第二十二章 进化(下)
    “话说……我们真的不想办法去帮他一把吗?”这是在史三问挂断了视频通讯后,张三问的第一个问题。

    此刻,他俩正站在一片空地上,周围躺了一地的尸体,还停了十几辆车。

    不久前将他们困于其中的那个双层净合金自爆屋,这会儿也已经被史三问从原位移开,挪到了较远的地方。

    “没必要。”两秒后,史三问很有把握地回道,“稍微再等等,猎霸就会和我们一样,被对方传送到这里来了。”

    闻言,张三挑眉道,“何以见得呢?”

    史三问耸耸肩,接道:“把我们传送到这儿的那个家伙,其异能的效果是‘让某个目标的状态和位置回到一天前’,像这种能力……是杀不死‘现在的猎霸’的。”

    “哦?”张三又道,“你怎么知道他的能力是让人‘倒退一天’,而不是‘将人传送到远处’?”

    史三问应道:“首先,你肯定也注意到了……这个地方我们昨天来过,只不过眼下已经面目全非;其次,假设对方的能力真是‘将人传送到远处’,那他为什么不把我们传送到外太空或者地心来干掉我们,而非要在这儿搞那么大阵仗?”

    张三道:“也许是他的能力有所限制呢,比如‘只能将目标移动到自己曾到过的地方’之类的,再说了,把能力者传送到外层空间或者地心,既无法确保对方一定会死,也无法确认对方的尸体啊。”

    “行了,少抬杠了。”史三问道,“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照你这假设,那家伙直接把要逮捕的人传送进牢里不就得了,只要他事先到各种特种牢房里溜达过一圈就行。”

    “呵呵……我也只是想试试你推测到了什么地步而已。”张三笑了笑,很明显,他刚才是在明知故问,“其实在那位现身的时候,我就已经把他给认出来了,他是ef的副厂长杰赛德·纽曼,能力也的确如你所说……是让人‘回到一天前’,只不过,他这能力经常被人误认为是远距离传送,绝大多数人都不会往‘时间’这方面想。”

    “我不往这方面想也不行啊。”史三问回道,“因为我可以非常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身体状态回到了一天前。”

    “哈?”张三这下是真不明白了,“莫非你是通过体内屎的含量来……”

    “不对。”史三问还没等他说完,就否定了这个猜测,“我怎么可能会去记那种事?”

    “那你是……”张三疑道。

    “你别忘了……”史三问接道,“我可是欧米伽级别的变种人,而且是已经存活了好多年的那种……”

    “哦~”经他这么一提醒,张三就懂了。

    欧米伽级的变种人,即使不做任何修炼、不磨练任何的技巧,能力也是会随着时间自然成长的,且这种成长的速度通常和年龄成正比。

    举例来说,假设有个从来不做任何修炼的欧米伽级变种人,其刚出生时的战斗力是1,此后每过五年,他的战斗力都会自然成长到五年前的两倍;那么,头五年,他的战斗力每年只会成长0.2,但是第二个五年,他每年就会成长0.4,以此类推……从他五十岁那年开始,他的战斗力每年都会上升102.4;也就是说,在他五十岁时,他每一天增长的战斗力都接近于五岁前一整年增长的量。

    虽然这只是一个例子,实际上欧米伽级变种人的成长速度是不太可能以这种“翻倍”的速度增加的,但大体上,“活得越久成长越快”是肯定的。

    像史三问这种年龄三位数的存在,他的能力自是已经到了“每天都能感觉到自己比昨天强了一些”的程度,所以他在被传送后立刻就能发现——不仅是地理位置,就连自己的身体状况也回到了一天前。

    “可是……”数秒后,张三话锋一转,“这事儿依然说不通啊……”他顿了顿,接着道,“其一,你说纽曼的异能无法杀死猎霸,这没错,但现在的猎霸已经被你折磨得连半条命都不剩了,要杀他……似乎也不需要借助什么能力了吧?其二,方才你和纽曼的视频通讯,等于是在告诉他‘对猎霸使用能力只会把他送到安全的地方而已’,这么一来,对方还有什么理由如你所说的……‘把猎霸传送过来’呢?”

    “呵……”史三问听罢,自信满满地笑道,“为了活命呗。”

    “什么?”张三略显惊讶地问道,“你没搞错吧?你是说猎霸可以把纽曼逼到必须将其传送走才能保命的地步?”

    “那当然了。”史三问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回道。

    “不可能吧……”张三还是不信,“纽曼的资料我看过不止一遍,他可是集ef最强技术于一身的超级改造人,在两百多年的改造人科技发展史中,接受‘全身机械改造加生化改造混合手术’,并从手术中挺过来的人……有记载可查的只有二十个,其中有十二个成了植物(机器?)人,五个变成了生活不能自理的严重残疾,还有两个成了失去理性的怪物(关在九狱禁区的那个生物就是其中之一,至少制造他的人认定他已没有理性了),而纽曼是唯一的一个‘成功案例’,即便撇开异能不谈,他也有凶级顶峰的战力;以猎霸目前的身体状况,就算他让自身的dna吞噬能力再度暴走……怕也不是对方的对手。”

    没想到,他话音未落,史三问忽然来了一句:“谁告诉你猎霸的异能是‘dna吞噬能力’了?”

    此言一出,张三当即神情一变:“你这话什么意思?”

    “fcps、eas、ef……那么多号称专业的机构,却没有一个发现‘真相’。”史三问道,“所有人……甚至包括莱文自己都被表象所蒙蔽,想当然地认为其能力就是‘吞噬生物的dna并用其强化自身’,然后还给了他‘猎霸’这么一个代号……”

    史三问停顿了几秒,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向张三,问道:“你看过那么多联邦的机密资料,想必也知道当年莱文是如何‘获得异能’、并变成猎霸的吧?”

    张三点点头:“我知道个大概吧。”

    “那你说说嘛,我听听和我知道的是否一致。”史三问也看过天一给的资料,不过他还是想跟张三核对一下双方的信息。

    张三想了想,说道:“莱文他本来是某个实验机构里的清洁工……某天,联邦往那个实验室里送了一批研究‘分子传送技术’的危险分子,并正式将这项技术的*实验提上了日程。

    “他们所需的‘实验体’,除了各种动物之外,还包括活人;男人、女人、老人、孩子……各种性别和年龄的样本都要。

    “成年人好办,用九狱里的犯人就行了,但孩子就不好找了,于是他们就用了反抗组织成员的无辜家属、流浪儿、甚至是人贩子拐卖来的儿童。

    “莱文看不过去,想利用职务之便把那些孩子救出去,但实验室守备森严、到处都有监控,凭他一个人这事儿办不成,于是他就把那些成年的‘实验体’也给放了出来,企图靠暴力突破。

    “结果,逃亡演变成了混乱和屠杀,那些逃亡者们被全副武装的安保人员围追堵截,最终活下来的十几个人逃到了进行分子传送实验的房间,并试图利用这部机器逃走,但由于操作不当,装置发生过载、爆炸……将所有逃亡者和大半的安保人员都卷入其中。

    “爆炸过后,只有莱文一人生还,且他突然就拥有了异能。

    “活下来的他,利用从附近动物尸体上获取的dna,将自身强化,破坏了整个实验室,并杀掉了里面剩余的所有人……

    “而在这些事情发生的同时,通过实验室内的监控了解到这些情况的联邦,想的却是赶紧把事情掩盖掉;他们紧急召集了一支肃清小队,前去杀人灭口,然而……小队赶到时,猎霸已不知所踪。”

    张三说到这儿,便停下了,后来猎霸在短时间内被定位到“狂级”、被追捕、并被关进九狱等事,他没有再接着讲。

    “嗯……跟我了解的差不多。”史三问也很快接道,“这整件事中,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被联邦那边彻底忽略了,不知你有没有察觉到?”

    “我本来也没留意,但现在经你这么一说……”张三若有所思地念道,“被卷入分子传送装置的人里,只有莱文一个人活下来,就是问题所在吧。”

    “没错。”史三问道,“现在的人啊……一看到‘一个人在实验室里遇到事故没死并获得了超能力’这种事,脑子里出来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是一种极小概率的偶然事件’,以及‘就是这场事故让一个普通人变成了异能者’。”他摊开双手,“我只能说,漫画和电影对人类思想潜移默化的影响真是很了不起……但抱歉,这世上并没有那么多的闪电侠和哨兵,你们应该丢掉那种惯性思维,考虑一下……有没有可能,莱文从事故中活下来,其实本就是一种‘必然’。”

    “所以……”张三已完全明白了史三问的意思,“你的推论是……莱文并不是因为从事故中活下来才成为了能力者,而是因为他本来就是能力者,所以才能从事故中活下来?”

    “这样想,反而更合理不是吗?”史三问应道。

    “那……”张三又道,“他的能力到底是什么呢?”

    “‘死亡之适’”史三问不假思索地说了这四个字,并继续言道,“在莱文过去的人生中,一直没有发现自己的异能,是因为他的异能很特别;‘死亡之适’是一种生来就已觉醒的异能,但要真正激活,必须让拥有者受到足以致死的伤害。”

    “比如那场事故?”张三接道。

    “对。”史三问回道,“在那场事故中,普通人显然是必死无疑的,而莱文不是普通人,在死亡将至时,他适应了当时的‘致死模因’,从而获得了‘将分子重组’的能力。

    “你们看到的所谓‘吞噬生物dna并将其特质融于自身’的效果,只是这项能力的一种很丑陋的用法罢了,因为莱文的知识和想象力都很有限,所以才会用成这个形式;假如换成是你来用,你可以轻松掌握点石成金、化水为酒等操作……待能力级别练高了,你想把整个地球都变成棉花糖都可以。”

    “嗯……”张三随即便顺着对方的思路念道,“你是说……莱文那异能的效果就是,在人将死之际,根据‘导致自己死亡的因素’,即时衍生出足以对抗乃至驾驭这种死因的力量?”

    “基本正确。”史三问道。

    “我勒个去……”张三也难得惊叹了一回,“那他岂不是永远都不会死?”他立刻就想到了好几个例子,“比如他若是被火烧死,那他就会在死前的刹那获得抵抗高温甚至操控火焰的力量;他若是被水溺死,就会在死前获得水中呼吸能力……呃……等等,要是他一直没发现异能,活到老死那天,岂不是会在咽气之际获得长生不老的力量?”

    史三问看了看张三,轻笑一声:“你这分析呢,对……也不对。”

    “怎么说?”张三追问道。

    “‘死亡之适’的确是你能够像你说的那样发挥作用,但并不是无限制的。”史三问接道,“举例来说,若是一个人在火烧致死的情况下,凭‘死亡之适’获得了控制火的力量,那么今后他的异能就是控火了,下一次他遭遇死亡时,‘死亡之适’不会再有反应。”

    “喂喂……”张三道,“这话不就绕回来了吗?”他撇了撇嘴,“既然死亡之适只能用一次,而且莱文已经用过了,那他的能力还不等于就是dna吞噬能力?以他现在的身体,还是会被纽曼干掉的啊。”

    “‘只能用一次’这种说法并不确切……”史三问接道,“诚然,在通常情况下,‘死亡之适’一旦‘适应’成了另一种异能的形态,就无法再变回去了,但我这个‘异能导师’……自是知道逆转之法的。”

    这时,张三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这些天你让莱文断水断食不睡觉,就是为了这个?”

    史三问微微点头,笑道:“我刚见到他的时候就发现,这家伙整个人无论从生理还是能量层面上来看都已是乱七八糟……胡乱地把‘分子重组能力’当作什么‘dna吞噬能力’来用,必然会导致很多的后遗症,他先前的‘暴走’,就是因为人类……尤其是能力者的分子……过于复杂了,以至于他重组时出现了难以控制的情况。

    “其实仔细想想就该明白,变种人和改造人的能力还好说,但‘能力者’的能力是源自‘罪’的,跟dna的关系不大,怎么可能通过‘dna吞噬能力’来获取?

    “有些他以为是通过‘吞噬’得来的特异力量,本质上只是他在用分子重组的形式强行‘模仿’使用而已,其原理和原版根本就不一样,而他自己还浑然不知。

    “简而言之,这个能力太复杂了,放在他身上反而是个负担。

    “于是,我就对他展开了‘反向改造’……

    “我让莱文不吃不喝不睡并且通宵跑步,就是生理层面上的改造;几乎所有的异能,其本身都是具备一定‘本能’的,最近几天,这种远超极限的消耗,已经使其异能开始了‘自食’,到今天中午为止,他的身体已经自耗得差不多了,仅从生理上来说,他已退回到了一个普通人都不如的状态。

    “而能量层面嘛,像他这种几乎不会运用能量的傻瓜,我早已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悄悄帮他梳理了一遍……

    “眼下万事俱备,莱文的异能已经被我重置,只欠那位纽曼先生来一阵东风,让他的‘死亡之适’再度反应、变化……”

    …………

    同一时刻,东方快车,泊车车厢。

    那被打得不成人形、仰面栽倒的猎霸,竟是在短暂的喘息后,又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已经靠到近处的纽曼见状,惊讶之余,也是赶紧顿住了脚步。

    由于纽曼此刻的位置离猎霸比较近,在他身后呈扇形散立着的那群探员们暂时也不便再开枪射击。

    “为什么我没死呢?”猎霸站定后,十分不解地自言自语了一句。

    纽曼表面上虽是没说话,但心里也在暗自念叨着:“对啊,我也想问啊,你怎么还不死啊?”

    “不但没死,感觉上……”猎霸说话之际,他的身体也在愈合、恢复着,而且那复原的速度极快,比起那些常见的“自愈异能”至少快十倍以上,“饥饿感、口渴、疲倦、疼痛……全都消失了啊。”他试着握了握拳头,“还有这源源不断涌出来的力量……是咋回事儿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边缘世界里不可能〕〔精灵之虫王崛起〕〔万界包工头〕〔还好我能登录仙界〕〔楼主大人求放过〕〔生命法典〕〔上门龙婿〕〔我的心脏是太阳〕〔南宗最后一个弟子〕〔给我一张复活卡〕〔萌神恋爱学院〕〔快穿:反派女配,〕〔我就是这般好命〕〔124899〕〔众神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