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阴笔断碑 第七百八十四章愤怒的蒋迎瑕
    但是,贺泽成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只有使用道术,他才可以确保,真正的把我给击杀了。

    而我被击飞的同时,头脑就清醒了。

    精神力强制性的增强释放,令我的对周围的可控区域进行了改变。

    由原本的圆形区域,变成了一个长条的区域。

    贺泽成的一举一动仍旧在我的密切侦查之下。

    当我发现,他竟然再次极速的冲向我而来的时候,心中不由的顿了一下。

    紧随而来的是强烈的危机感。

    符咒,必须是可以快速施展的符咒。

    风刃符!

    想到了,我立即就把风刃符给掏了出来,对着贺泽成就攻击而去。

    贺泽成也在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毕竟,我可是拥有超级火球符那种可以扭转乾坤的符咒,绝对不能让我打中。

    所以,他在看见我抬手动作的第一时间就已经准备闪开。

    可是,虚空之中,一道青色的光芒一闪,就从贺泽成的身体中穿越而过。

    怎么回事,拿到光是什么?贺泽成惊惧了一下,不过,他并没有觉到受到伤害,于是就疑惑了起来。

    他没有意识到,他的身子此时已经被分成了两个部分。

    因为惯性,他的身子都在往前快速移动,但是,因为分开了之后,受到阻力不一样,最后还是分开了。

    直到这个时候,贺泽成仍旧没有感受到半分的痛苦,就已经死亡。

    “嘭!”

    两节身体整齐的落在了地上,致死,贺泽成的眼神仍旧是即将胜利的阴狠笑容。

    “时亨,你这个小兔崽子!纳命来!”

    顿时,一道愤怒的吼声传遍整个三清观,是蒋迎瑕。

    别看蒋迎瑕收了很多的徒弟,但是,只有贺泽成是得到了他的道术传承,这就足以证明,贺泽成在他心中的地位。

    我瞬间就把贺泽成给击杀了,就算是他都没有想到,我会拥有那样的手段。

    别说是蒋迎瑕了,就算是我自己,也都没有想到,风刃符竟然会如此的强大。

    其余的众人也是没有想到,本来瞬间控制全场的贺泽成,竟然转眼间就变成了两节,死的不能再死。

    蒋迎瑕突然发难,众人也都没有想到,所以,等到蒋迎瑕暴起冲向我过来的时候,众人才反应了过来。

    “蒋迎瑕,你敢!”

    我师父见到这样的情况,顿时面色巨惊,极速的冲着我这边赶来。

    “蒋迎瑕,你要是敢对我徒弟出手,我绝对和你不死不休!”

    我师父非常的焦急,但是,他的这句话非但没有让蒋迎瑕停下来,反而让蒋迎瑕更加的愤怒了。

    他的宝贝徒弟已经被我杀了,他就必须得把我给杀了。

    至于之后的事情会怎么样,这场比斗输了之后,他还有未来吗。

    所以,要死也脱拖一个下水,并且把我这种优秀的弟子给杀了,绝对是值了。

    把贺泽成给击杀了之后,我就感觉不好,可还没等给我缓一口气,蒋迎瑕竟然就极速冲向我来。

    他的速度极快,比使用了道术的青宇都快很多。

    没有犹豫,我立即有一张风刃符向着蒋迎瑕释放。

    早就所有准备的蒋迎瑕,见到我抬手,立即凝聚灵气在身前。

    “轰!”

    蒋迎瑕不愧是二阶修道者,防御力就是高,竟然可以把风刃符给挡下来。

    不要忘记了风刃符也是一级符咒,虽然切割力惊人,但是,必须得使用得当。

    其次,风刃符的攻击力并不是很强,风刃符强的是速度。

    速度极致的快,从而产生了强大的切割力。

    不过,对于二阶以上的修道者来说,只要刻意防御,就可以轻松抵挡下来这种攻击。

    见到风刃符这么轻松的就被蒋迎瑕给化解了,我哪里还敢犹豫,面带着戏谑的微笑,对着蒋迎瑕再次使用了一张符咒。

    土盾符!

    蒋迎瑕的速度竟然,从三十米之外到现在,近在咫尺,我也仅仅只能施展两张符咒而已。

    “轰!”

    强大的攻击,落在了我的身上。

    直接把我轰飞到远处的墙上,然后才重重的落下。

    而有了这一击的缓冲时间,我师父也来到了蒋迎瑕的身边,和蒋迎瑕缠斗在了一起。

    看见我被蒋迎瑕的含恨一击命中,我师父顿时就被愤怒控制住了。

    攻击雷霆万钧,招招致命。

    青宇和我师父的攻击比起来,差距实在是太远了。

    我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蒋迎瑕拥有七级道术,竟然还敌不过我师父,实在是我师父的积累太过雄厚。

    看着我师父如此模样,我感觉,他随时都有可能会突破到三阶修为。

    我被蒋迎瑕的含恨一击,并且还是道术攻击命中,仅仅是土盾符怎么可能扛得住。

    幸好有我师父给我的二阶庇佑符,才让我逃过了这一击,不过就算会如此,我被蒋迎瑕的攻击轰飞,那强大的冲击力,仍旧把我震得吐血,受了内伤。

    估计我师父是忘记了,他还送给了我一张二阶庇佑符吧。

    我师父被蒋迎瑕打我的那一击冲昏了头脑,和蒋迎瑕不死不休。

    但是,眼尖的其他帮派的长老却发现,我并没有死亡,仅仅是受了内伤而已。

    立即就赶到我身边,把我给保护了起来。

    众人的动作,终于是把战斗中二人的目光给吸引了过去。

    蒋迎瑕见到我竟然还活着,顿时怒火攻心,一口血就吐了出来。

    而我师父见到我没有死,立即就想到了是他给我的庇佑符的作用,但是,肯定不完全是,因为,仅仅是庇佑符,我还是得死,这一点,我师父他是非常清楚的。

    不过,不管怎么样,我没有死,那就是天大的好事。

    但是,一码归一码,今天,蒋迎瑕,他必须得杀死。

    见到蒋迎瑕吐血,我师父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立即就冲向他。

    “啊!”

    就在这个时候,蒋迎瑕陡然大吼了起来。

    狂暴的天地灵气从他的身上不断的散发出来。

    令我师父也不得不暂时停止了下来。

    众人都惊讶的看向蒋迎瑕,甚至有些呆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