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阴笔断碑 第十四章阴险的村长
    一听要退钱,村长的脸色刷的一下就变得惨白,“那不行,我婆娘已经死在这件事上面了,我要是把钱吐出来,那不就人财两空了吗”

    “这就对喽,什么东西都不如钱来的实惠。”王勉笑了笑,话锋一转,“只要小石匠一死,‘五鬼运财’的局那就成啦,到时候石场的生意我分你三——两成红利。”

    王家石场每年有大几千万的利润,两成红利,那绝对是一个巨大的诱惑。

    村长被这两成红利的许诺激红了眼,最后一咬牙回答说:“干了,人为财死,反正小石匠现在已经是杀人嫌疑犯了,怎么死不是死,还不如死在我手里,还能有点儿用处。

    我吓得浑身一哆嗦,村长平时跟个娘们似的,没想到为了钱,就能他妈六亲不认。

    王勉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走吧,今晚把你婆娘的魂儿送进局,这件事就成了一半了。至于赵欣的事情嘛,我会再想办法。

    我这才知道,今晚他们送的是村长媳妇的魂儿。只不过目的地不是阴间,而是“五鬼运财”的风水局里。

    阴行里有个说法,孤魂野鬼滞留人间不去投胎,那是要遭雷击的,到时候可能会魂飞魄散。

    鬼魂要是进了风水局,当然就走不了了。

    村长这么老实的一个人,为了钱,居然连个死人都不放过,而且还是他媳妇的魂儿,可以说是阴狠到了极点。

    都说会咬人的狗不叫,今天我算长见识了。

    他们拎着白纸灯笼继续往前走,渐行渐远。

    等到两人走出百十米之后,我偷偷下树,跟了上去。

    事到如今,我再躲也没用了。砧板上的鱼快死的时候,都能蹦两下,更何况是我这么个大活人。

    我已经做好了打算,跟着他们两个先破了那个“五鬼运财”的局,然后再伺机找他们害我的证据。

    只要有了证据,警察就不能不信我。

    我跟着他们两个走了大概四十来分钟,最后把整个村子的阴阳关都走遍了,这才拎着照魂灯,朝着王家坟的方向走去。

    我一看他们进了王家坟就愣住了,王家坟的格局现在已经被改成了“青龙抱虎绝地”的局,压根就不是什么五鬼运财。

    这个地方现在本来就是大凶之地,要是再续进来一条横死的阴魂,那老王家这一支就算是彻底绝了种了。

    王勉把绝户局当成了运财局,不知道是瞎了眼了还是瞎了心了。

    这时候,我心里忽然就冒出一个年头来:“无论是“青龙抱虎”,还是“五鬼运财”,这些都是相当邪门的坟地风水局,别说王勉一个土匪,就算是普通的阴行手艺人,都不一定玩儿的转,一定得是这一行里的高手才能这么干,才敢这么干。

    要照这个思路,王勉把王家坟弄成现在这样,肯定是受了高人指点,只不过这个好人好像没安什么好心。

    王勉很可能让人给忽悠了!

    想到这儿,我脑门子上就冒了冷汗了。且不说那个指点他的人阴行手艺有多精通,就是这一手指鹿为马,暗渡陈仓,玩儿的就够绝。

    这个人明显是想害王勉啊。

    常言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于是我不禁在想,既然那人想对付王勉,现在王勉又跟我结了仇,那我是不是可以找那人合作一把。

    找个帮手,总比我孤军作战要强,到时候我们各取所需,也不会有冲突。

    我正想着的时候,他们两个已经拎着灯笼进了坟地。

    半夜,坟地,看着两个活人拎着纸皮灯笼进去,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村长把纸皮灯笼架在了一个普通的墓碑上,“婆娘啊婆娘,离开旧房住新房,亡人辞世奔西方。开头光,开头光,一钉开财——”

    说到这里,村长从口袋里掏出一根尺把长的铜钉,随后吭的一声砸进了土里。

    “二钉运旺——三钉魍魉——四钉太平——五钉鬼伏藏!”

    他每一声叫,都会在一个位置砸下一颗钉子。

    到最后,五颗钉子在坟地围成了一个奇怪的圈,前抬后紧,左凸右凹,整个圈子看起来仿佛一张鬼脸。

    我一下子就认出了这张鬼脸的模样,“是五鬼钉魂!”

    我心里不由得一哆嗦,这东西是五鬼运财的一个变种。

    因为天道规定,财是流动之物,所以五鬼运财的局一般都不会维持太久。但是五鬼钉魂就不一样了,它是把五鬼的魂魄全都钉死在局里。

    这样五鬼就得永生永世地为作局的人家运,这东西就像遗产一样,能传世世代代。

    不过这样一来,运财的五鬼就倒了血霉了,永远不能进轮回,只能给人当奴隶,连牲口都不如。

    对被强行拘在人间的鬼魂来说,那绝对是一种跳火坑一样的煎熬。

    想不到王勉为了发财,竟然黑了心。更想不到的是,村长为了钱,真能对自己的女人干出这种事来。

    随着村长钉完第五颗钉子,四周忽然刮起一股子阴风。

    黑暗里面,我就觉得好像看见了一道更黑的影子,随着风刮进了王家坟地,最后打着旋儿地停在了五鬼钉魂的局里面。

    那股子旋风好像活的一样,想从里面逃出来,可是转了一圈,就被无形的屏障给挡了回去,没能出得来。

    这时候就听见嗤啦一声,那个纸皮灯笼像是被什么人用手撕开了一样,顿时就裂成了两半。

    紧接着,那股子旋风就像一只被抓住了尾巴的蛇,虽然不断的扭曲挣扎,但还是一点点儿地被拖进了地下。

    最后,裂开的白皮灯笼里爆出啪的一声响,蜡烛炸成了火花,迸溅出来。

    随着烛火崩散,那股子旋风一下子全都被扯进了底下。同时我就听见一个女人凄厉的惨叫:“嗷!

    我被叫得浑身一哆嗦,村长也被吓得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婆娘,我对不起你,下辈子我当牛做马还!

    我心里呸了一声,心说他妈你还个屁,你婆娘这辈子给人当牛做马,怕是投不了胎了。

    王勉一把就把村长从地上拎了起来,嘴里骂道:“你他妈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不就是个婆娘吗,等有了钱,老子给你换十个!

    说完像拖死狗一样,拖着村长离开了王家坟。

    我远远地跟在后面,走到村口的时候,就见他们两个分开了。

    我犹豫了一下,决定先跟村长。这件事虽然王勉是主谋,但是那老小子太难斗,我跟着他很容易被发现。

    倒是村长,他虽然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比起王勉来,他已经算是善男信女了,跟着他,我兴许还能掏出点话来。

    让我意外的是,村长进村之后,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在半道上拐了弯,直奔我家去了。

    我心里一奇,心说这老小子到底玩儿的什么花样。

    村长进到我家之后,就开始找什么东西,最后转了一圈,就直奔了神龛底下。

    我心里一惊,他现在这个套路,跟之前那个黑影简直是如出一辙。

    现在已经有两拨人马进我家搜东西了,他们到底要找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