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阴笔断碑 第四十章黑衣人
    赵小刀挥了挥手,叹道:“别去了,那人估计早没了,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傻,这本来就不是一家旅社,你进来之后除了我们,还有看到过其他人吗?”

    这时我才恍然大悟,回头心平气和下来,淡淡地说道:“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难道你想露宿街头吗?跟着我你怕什么?”

    赵小刀皱了皱眉头,转身就朝着那层塔里走去。

    我飞快迎上去劝说道:“咱们还是走吧,我家里这镇子也不远,在哪歇不是歇呢?非得到这来找刺激。”

    “要走你走,我不走!”

    赵小刀越过两边的石像,用那把古老的钥匙打开了塔门,挺直着腰板走了进去。

    我也没有办法,这女人真是神经有问题,想着那张信用卡还在赵小刀身上呢。总不能白白给她吧。无奈之下,只好硬着头皮跟了进去。

    走进塔楼里,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楚。赵小刀也不知从哪掏出来一根红蜡烛,点燃后照着前面的光线走了进去。

    塔楼的第一层只有几张破旧的桌子,屋檐上到处都是白色的蜘蛛网,里面的灰尘很重,而且时不时能闻到一股臭尸的味道。

    而第二层与第一层完全不相同,那建筑物修得很是奇特。中间一个三角形的石墙,那门好像都是用棉花做的,轻轻一推就开了。

    根本就不需要什么房卡,也不知道那墨镜男子给那张卡究竟是什么意图。

    赵小刀进入房间后,打开了灯光,我也紧跟在后,走了进去。

    来到这房间,感觉就像进入了皇宫里似的,到处光芒四射。里面那豪华的生活用具摆放得极为奢侈,圆床、彩电、浴缸、泳池、般般件件样样有。

    虽然面积不大,却能感觉到入住了总统套房似的,连花瓶里的鲜花都是从山里刚采集来的。

    清淡的花香味布满了整个房间,闻着令人彻底陶醉。

    赵小刀一进屋就躺在了床上,深呼吸着把眼皮子一闭,不闻周边的一切事物,像是快要睡着的样子。

    我也没敢去打扰她,随便找了张红沙发,就背靠在了上面。

    目光里到处都打量着四处的环境,哪怕是一根头发丝都没放过,总担心会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客厅的中间有一个吧台,上面横竖三排摆放满了一瓶瓶红酒。酒柜边还有一台冰箱,东西规放得很一致,放眼望去,耀眼至极。

    此刻,我的肚子已经开始咕咕直叫,肠子已经缩卷成一团。起身后来到冰箱前,打开冰柜里面都是煎炸好的牛排,以及五花八门的甜甜蛋糕。

    我正把手朝冰箱里一身,便听到身后房门被踹开的声音。

    回头一看,一个黑衣人从廊道外面冲了进来。脸上蒙着一层黑面纱,因此看不清他的模样。

    黑衣人手持着刀走了进来,后面又跟进来两个。

    走在最前面的黑衣人,从腰背后抽出一把长刀,上前便指着我鼻子问道:“书呢?”

    我猛然一惊,手里的牛排脱落在地,后退了一步,双目释放着惶恐地眼神,反问道:“什么书?”

    “别给我装傻充愣,‘铁口断碑精要’现在就交出来,否则送你上西天!”

    后面两个黑衣人同时一拥而上,拔刀对向我的胸口,“快拿出来!不然刀剑无情。”

    这下我才知道被人给暗算了,而且那黑衣人的声音怎么听都很熟悉,太耳熟了,曾经应该是见过一两次面的。

    可他们手里都拿着刀,肯定对付不了他们,于是手指了指周边那张大圆床,说道:“看见了没,睡在床上的那女人,就在她身上!”

    黑衣人扭头相互各自瞪了一眼,同时转身冲向那张大床边。

    我立刻从吧台上取下了一瓶红酒,砸碎时候,朝着自己的手腕划出了一道伤口。用嘴吸了一口鲜血,含在唇内。

    又从口袋里取出一张黄色咒符,折叠之后,贴在了嘴边。闭上眼脑海里快速的默念了一串开火咒语,在把血吐出来的时候,黄色咒符便燃烧了起来。

    在把咒符朝着其中一个黑衣人的背上扔了出去,黄色咒符穿梭过虚空中,正面贴在了他背上。

    那黑衣人惨叫了一声,慌乱下扔了刀。原地转了几圈后便躺倒在了地上,嘴里嚎叫着:“哎呀,烫死我了。”

    接着,那两个黑衣人回头一看。此刻赵小刀也从床上睁开了眼,扭头一看,立刻跳了起来。

    房间内的电灯忽明忽闪,赵小刀单手压着床板,翻着身子跃下了床头。

    起身后,冲着那两个黑衣人上去就是一个回旋踢,脚尖笔直的踹向了一个黑衣人的脸庞。

    第三个黑衣人立刻举刀冲着赵小刀脑袋上劈下去。赵小刀也没有去躲闪,伸出三个手指头扑上去夹住了那刀刃,顺势在用膝盖一挺,那黑衣人整个身体便飞到了墙面上,把白色的粉刷墙都压出了几道缝隙。

    赵小刀拍了拍手,一脚踩到那黑衣人的胸口上,气熏熏的问道:“你是什么人?”

    那黑衣人没有说话。赵小刀正要下去揭开他脸上面纱的时候。门外又陆陆续续冲进来了七八个黑衣人,手里都拿着致命的利器。

    有的拿锤子,有的拿钢刀,还有的拿着把机弩。

    七八个冲进来后,分别站成了两排。最前面的那个看着打扮特别显眼,背后还披了件黑挂,跨步上前手指着她道:“把书交出来,否则将你五马分尸。”

    赵小刀听后,翘着眉毛一边笑着,另手从腰间抽出了“铁口断碑精要”,拿在手头晃了晃,得意洋洋的说:“想要吗?过来抢啊?”

    黑衣头目满腔的怒火,手持着两把铁大锤,冲上去就朝着赵小刀头骨盖上劈砸了下去。

    赵小刀顺势一躲,两人相互厮杀起来。

    其余的黑衣人回头朝着我这边方向看了过来,这一下便把我给吓了浑身打了个哆嗦。

    要论阴阳五行,捉鬼拿妖。这还真是我的强项,可说到舞刀弄枪的,还真不是我的强项。

    顷刻间,那几个黑衣人便举刀挥锤的朝着我这方向杀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