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阴笔断碑 第九十一章重蹈覆辙
    “你干嘛呢?这风水也是我花钱布置的。”

    白裙女孩脸上浮现着一种忧伤而难过的表情,苦兮兮的又把花插在了坟头上。

    我揪住她的头发,一拳就打在她脸上,因为我从来不打女人,“老子之前就看你有问题,说,是不是跟我父亲有一腿?”

    没想到我这一句话,那女孩哭得更厉害了,珍珠般的眼泪从她的脸颊上直滑而下,零落在了棉质衣领上。

    我尽量压平自己的呼吸,缓缓的对她说:“这种风水的布置,是我之前给曹家布置的,而且这种风水布置的费用很昂贵,像你这种小姑娘,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钱?”

    “噢!我明白了,你跟我父亲曾经有过暧昧是不是?所以他才免费帮你布置这风水图,上过床没?同时招来!”

    白裙女孩哭得更惨了,直摇头说没有,还说那风水图是我父亲一定要帮她布置,说是能消灾免难。

    我自然不会相信她说的话,没想到铁口断碑精要里面的风水图,在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两户人家都布置了。

    更奇怪的是,坟头上那些白花,都插放了九九八十一朵,这种数字只有资深老道的同行才知道,这因为着八十一种劫难。

    而我当时给曹家布置的这种风水,坟头上只插了七七四十九朵白花,这就意味着扭转那八十一种劫难的局势。

    白裙女孩在一旁哭了好一会,又把眼泪擦干,跑进了屋内,把房间里的门关得严严实实的。

    而我也跟了上去,拍着那扇大门,问道:“你先出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帮你布置风水图这个人,一定是想害你。”

    我缓了口气,接着说道:“我父亲绝对不可能帮你布置这种风水图,他老人家可是个厚道人,办事绝对不可能这么一套一套的。”

    女孩在房间里什么话也没说,继续开始哭。

    差不多哭了十几分钟,声音才停止。而我就一直站在门边等着他出来。

    突然,身前的那道门栓被拉开,那女孩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可这一次不仅仅是她一个人,她身边还站了一另一个白发老人。

    白发老人手里拿着一根拐杖,满脸都是皱纹,就垫着脚站在她的身后。

    我立刻跑过去将那女孩给拉了回来,迅速把门关上,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咒符,粘了些口水贴在了门框上。

    又拉着白裙女孩跑到了客厅里,按着她肩膀坐了下来。

    “你实话告诉我,在我父亲来之前,还是不是有什么人来过?”

    白裙女孩无奈之下,才把实话都告诉了我。

    原来,我父亲和她之前就是小学同学,上了初中便是初中同学,到了高中还是一样。

    之前本来就是恋爱关系,谈了九年的恋爱,一路走到今天。

    可由于现实工作的关系,她没能和我父亲在一起。三年后就跟了另一个男人,那男人玩了她两天就把她甩了。

    当时她一冲动之下,就去寻短见。刚好被父亲给撞见,将她带进了医院里,送了她一颗钻石,又把她家里的风水改装了一下。

    之后她就跟我父亲住在了一起,自己母亲死得早,父亲早就是单身了。

    当时我听到这里的时候,一点都不相信,因为看着白裙女孩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而自己父亲都五六十块进黄土的人了。

    怎么可能跟她会是高中同学,师生恋还差不多。

    “你先打住啊,别欺负我小学没毕业,敢问您今年贵庚?”

    我用着疑惑的眼神看了她一眼,满是不信任。

    “我就知道你不相信我说的话,可事实就是如此,我今年的确十八岁,但跟你父亲就是高中同学,初中是,小学也是。”

    白裙女孩缓声又道:“你父亲读高中的时候,已经有四十多岁了,你可能还不知道把,那会你才七八岁。”

    “你开国际玩笑呢?一个七八岁的小孩什么事情记不住?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我拍了拍桌子,从板凳上一窜而起,“你要是在骗我,我立马就走,到时候你家遭了什么灾难,可别怪我不来救你。”

    白裙女孩哭得更惨了,眼睛里面全是泪水,脸都快红成了猴子屁股:“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我的,我就知道……”

    “我当然不相信你了,鬼才相信你!”

    我把桌子踢了个底朝天,走到门前,又用力踹了一脚那扇腐朽不堪的木质门板,走出了屋外。

    那白裙女孩跟了上来,一直拦着我,不准我走。

    我让她让开,她也不愿意让开,无奈下,我只好警告了一句:“我现在就要走,尽管你之前救了我,你对我有恩不假,可你接二连三的对我撒谎,我是不会在信任你了。”

    白裙女孩突然间做出了惊人的举动,她两膝一弯,跪在我身前,苦苦的哀求着让我救她,还说她之前并没有撒谎。

    她最近经常会看见奶奶在她床边上睡觉,但起来的时候,却是一个人都没有,自己也搞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你还有什么事情是瞒着我的没?那座坟头明显是精通旁门左道的人布置下来的,绝对不是我父亲。”

    尽管我这么说,可那白裙女孩始终咬着牙说是父亲帮她布置的,这一点她绝对没有欺骗我。

    说完,那白裙女孩又从腰包里拿出了好几张黑白照片,递给我了。

    照片上面全是她和父亲读书时留下来的,那会父亲看着也就四十多岁的样子,而旁边那个白裙女孩就十七八岁,也就是眼前这个女孩。

    当我看到这张照片,才相信她说的都是真话,而且她还告诉我,父亲在临死之前给她汇了二十多万元的巨款,说是给她养家的。

    我把照片还给她后,闭上了眼睛,抬头脸对着天空之中的红日,叹声道:“哎,既然如此,我也不怪你了,父亲也是个男人,他喜欢谁不管我的事。”

    白裙女孩抹了抹眼角上的泪水,站了起来,又问我愿意不愿意帮她。

    我并没有立马拒绝,而是先问那坟头有没有什么人来动过。毕竟那种奇特的风水团,不是一个普通人可以布置出来的。

    在我认识的同行里面,其中就有两个人可以布置出这种风水团,一个是白头翁,而另一个则是父亲。

    除了这两个人之外,并没有能把这种古老的风水布置得出神入化。

    还有一种人,我甚至想都不敢想,那就是恶灵术士。恶灵术士通常不做风水生意,如果真的要害一个人,也不会搞这么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