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阴笔断碑 第一百一十章重设风水局
    把上面的玻璃窗户压出了一道裂痕。当她在抬头起来看的时候,才发现这辆是曹九州的车。

    当时她就很害怕,逃出了酒吧来到一家宾馆躲了起来。

    不久,那老板就打电话给了她,说曹要求他赔偿车玻璃的钱,费用一共是三十万。

    如果不陪这笔钱,他马上就会去报警,让警察来处理这件事情。

    当时她又害怕又紧张,也不知道该不该回去。但一想到报警,她心里就会很慌乱。

    没有办法,她只好硬着头皮回到了酒吧里。

    来到酒吧之后,老板这次叫人痛打了她一顿。说以后要是在逃跑,就把她给扔到河里去喂鱼。

    她从那一次起,心里便开始产生了一种恐惧。也不在走了。

    随后没几天,就有几个混混找上了门来,管她要钱。当时她没有钱,只好一拖在拖。

    有一天的时候,她看见我来到了酒吧,觉得挺好相处,比起其他老板来说,真的是一个天一个地。

    而且看着我也像挺有钱的样子,之后和我聊了几句,发现挺处得来,那天晚上又发生了关系。

    看着我也像不缺钱的样子,就想先借一点,解一下燃眉之急。

    “哦,然后你就拿走了我一百多万,你就这样把我骗了是吧?”我打断了她的话,气得眉毛都发绿了。

    但过了一会,又强行把这怒火给压到了心中,冲她继续问道:“好吧!竟然你钱还了,为什么那几个小混混还要来找你呢?”

    “哎呀,你就闭嘴吧你,就你话最多,我替她还给你行了吧?”白莲花也许只是随口说说,就是想替她打抱不平,真的要一百多万,那可不是说赚就赚到的。

    白莲花递给了她一张纸巾,姑娘接过纸巾都擦干了满面泪流的脸颊,眼睛里都浮出了血丝。

    “没关系的妹妹,这些都只是小事儿,以后就会慢慢好起来的。”

    那姑娘把目光转向我,对我说:“真是对不起,当时我拿钱去还给曹九州的时候,他却说不是三十万,而是三百万。”

    “三百万?怎么会这么多?不就是车玻璃被擦花了吗?那钻出来这么多维修费用。”我问道。

    姑娘说道:“那车玻璃的引擎也被破坏了,是后来才发现的。他让我赔偿,我都没有办法。”

    我气得把桌子狠狠的一拍,怒道:“一会曹九州来,不用还钱给他了,他要是敢来找你,我就把他给剁了,这孙子当时害我害得多惨。”

    白莲花说道:“是呀,别还给他了,反正看着也不像缺钱的主,人还挺坏。”

    我看了白莲花一眼,问道:“你身上还剩下多少钱?”

    “干什么?”

    “我看你昨天生意挺好的,盈利了不少吧,我是琢磨着,我们三个人住在一块,总得开销吧,我现在身上也没有钱了。”

    我把裤子两边的口袋一掏,白花花的裤兜。

    白莲花也拿出钱包,里面装的都是一把零碎钞票。因为做生意总是要用到零钱,可数来数去也只有几百块,看着挺厚一叠,没想到居然这么少。

    “哎,算了,我重新去布置一下风水,也许明天的生意会变得更好。”

    我把刻刀拿了出来,擦了擦上面的血迹,又叹道:“这段时间可真是起起落落,好不容易成百万富豪了,一下又落魄成这样子。”

    白莲花吐着热气,缓道:“你就知足吧你,这点破事情,有什么大不了的,钱都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只要饿不死就行了。”

    “你说得轻巧,现在吃饭都快要成问题了。”

    话声刚落,院子外面突然变得闹哄哄的,好像是来了不少人一样。

    我和白莲花走出去一看,发现不少游客都聚集在了一起,说是昨晚看见了鬼,受到了惊吓,要求退钱。

    面对这样的局面,自然是没有任何解释的话语。要是一两个游客还行,人突然一下变得这么多,根本控制不了。

    有的旅客还抱着小孩,小孩头破血流的正在哭泣,说是昨天晚上游玩的时候,看见了鬼,小孩子摔了一跤,也要求大量的金额作为赔偿。

    还有的旅客的手腕被划伤了,浑身都是脏兮兮的,说是昨晚被一个红袍女鬼给弄的,要求赔偿。

    放眼下去,大约有五六十号人,都聚集在一块,各自要求着赔偿他们精神损失,以及医药费。

    一个大妈气势汹汹的双手交叉在腰间横眉怒目的道:“我跟你们讲,要是不赔钱,我就去法院告你们,到那个时候,你们就吃不了兜着走。”

    这一来我和白莲花都没有办法,只好回头问了下她:“你卡里还剩多少钱?”

    她拿出一张卡来看了看,说:“还剩最后十万了,这可是我一生的积蓄。”

    “没有办法了,先赔偿给他们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在想办法,你看可以吗?”

    白莲花也没说什么,拿出银行卡就跑到村下的一台取款机取了十万块钱,赔偿给了那些游客。

    少一点的赔了七八钱,多一点的赔了一两万,三两下来就所剩无几了。

    那些游客拿了钱之后,各自开着私家车就回去了。

    白莲花拿着手里最后剩下的几十块钱,直叹着热气,说以后的日子没法过了。

    我告诉她没关系,只要把风水图重新置办一下,一切都会好起来。

    我让她拿着剩下的钱,去买一个纸糊的娃娃来,而我去山上砍伐一些树木,做一口棺材出来,把之前被那臭道士破坏的风水重新弄了一下。

    那姑娘也在里面帮忙着收拾村庄,被那些游客搞得乱七八糟。

    事成之后,我来到后院,发现那块玉碑以及被道士给砸成了两半。我到现在都还想不到,那道士怎么会突然在度假村里出现。

    而且昨天晚上见他穿着一身黄色道袍,头帽上还有一个八卦乾坤移的纹案,看着像茅山道士。

    可茅山道术早就已经失传已久,即便是有那也一定是假冒的,反正我肯定是不相信。

    不久后,白莲花跟着来到了后院,手拿着一个纸糊的娃娃,还有一碗黑狗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