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阴笔断碑 第一百二十七章没想到的变故
    灯刚关上后,房间里袭来一阵惨叫,这惨叫令我头皮发麻。好像是曹妻子的声音,那声音痛苦至极,好像是频死前的最后一声惨叫。

    我惊慌失措下,立刻打开了屋内的灯光,在回头看向床头上,发现曹的妻子已经惨死在床上,那模样既憔悴,又残忍,嘴巴张开得大大的,舌头都从唇外涌越而出。

    我立刻跑到床头边,见她妻子面色开始泛白,肢体开始僵硬。隔着三尺距离,都闻到一股凉飕飕的气息。

    曹的妻子怎么会突然就死了?刚刚还是好好的,只是身体有些冰冷而已,怎么会一下就离奇的死亡。

    我左思右想也想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一个人就这样在房间里,死得不明不白,四处也没有任何人,难道真的是撞酒鬼?

    没错,很多人在喝酒过高之后,突然惨叫一声就死了。这就是撞酒鬼,死得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看见了什么。

    但撞酒鬼突然死掉的人,四肢会不由自主的朝天伸直,眼瞳会发红。而曹的妻子只是嘴部张开,面色发白,看着好像是心脏突然猝死的。

    这种应该属于鬼缠身而死。但不管她是怎么死的,最重要的是找到一些可靠的线索,来证明之前自己遇见的那一切谜团。

    曹妻子穿的这一身睡衣看着很厚,里面不知道塞了些什么,就算是棉花,鼓着也太大了。

    我伸手去触碰了一下,见她的睡衣上,硬邦邦的,里面好像装着石头。奇怪了,之前背她上床的时候,难道那冰冷的感觉,就是从睡衣里发出来的吗。

    当时也是只感觉到她体内冰冷冰冷的,其余的感觉到是没有。

    我试着解开她体外的睡衣扣子,完全扒开之后,发现里面穿的是一件泳衣。真不知道这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么热的天,穿得这么厚,而且还穿得这么奇怪。

    直到完全将她睡衣扯下来的时候,我拿出了腰包里的刻刀,划开了上面的皮。发现里面跳出了形状大小不一的石头,这些石头块子很软,好像轻轻一捏,就能/>

    也许正是如此,所以自己才觉得诡异至极,甚至想不明白。

    照片里的车上还有一个人,好像是个小女孩,这女孩看着有点像白莲花。两手扶着车里的方向盘正在玩闹。

    当我看到这一幕,就会想到曹八海不会是曹九州的父亲吧,样子都点像,但是也不能就此下结论。

    我拿着手里的照片,跑出了房间,来到了曹九州后院的那座坟头,看着上面立下的墓碑,好像里面埋的不是一个纸娃娃,因为里面明显闻到一股尸体的气味。

    我走到坟头上,从旁边找了一把铲子,慢慢的将脚底下的黄土一点一点的刨开,直到最深处,看见了那口棺材盖,才气喘吁吁的停下。

    我跳进坑洞里后,慢慢把那盖子给推开,满头的大汗,面孔上全是汗水,额头上浮现了斑斑细珠。

    当完全推开后,发现棺材里躺了一具尸体。

    我拿出手电筒,照射着棺材里的情况,当光线缓慢移动至尸体那张面孔的时候,才发现里面躺着是父亲的尸体。

    而且嘴里同样含着一个青苹果。他的头边还放着一瓶白酒和一封信件。

    我见此一幕,害怕得立马将棺材给盖上,从坟头外面跳了上去。

    如果看见别的尸体,自己也许不会感到有多害怕,但是一看见父亲的尸体,心里就会慢慢产生一种恐惧感,这种感觉从内心一直蔓延到头皮。

    但又想到父亲头边还放着一封信,觉得很是好奇,便忍不住又跳下了坟洞里,把棺材盖继续推开。

    当看到那封黄色信件之后,身体不受控制的用手去触摸那封信件。这回棺材里的父亲突然睁开了眼睛,那充满血丝的双瞳里散发着凛冽的寒光。

    僵硬如泥的粗手直接拽到了我的胳膊上,扯得我浑身上下都无法动弹。心急之下拿着铁铲子朝着他头顶上狠狠一砸,将其砸“晕”后,自己立刻松开了双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