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阴笔断碑 第一百三十五章虫子
    曹九州埋着头,叽里咕噜了好半会,看着天花板那些蜘蛛,又看了看角落里那些黑色的棺材,面色开始变得有些难看。

    又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手指着那棺材说道:“那里面不是有个人吗?怎么盖子打开了?”

    我急忙上去解释道:“是啊,是啊,的确有个人在里面,不过他现在睡得可香呢,您就放心吧。”

    我就知道曹九州一定干了什么缺德事情,盯着那口棺材心不在焉的,好像觉得有什么大事情要发生一样,弄得我皮肉都发麻了。

    还有之前在门口看见的那红袍女尸,一看就知道是曹九州从什么地方抢过来杀掉之后挂上去的,因此,它们才会找到曹九州,来报仇。

    如果厉鬼要寻仇的话,那可就危险了。它们并不会马上就把冤家给弄死,而是会慢慢的去折磨,直到他阳气全部被吸走,运气都用光,才开始将其推向死亡。

    这种寻仇的方法只有被扒了皮的女鬼才会利用。这叫:无皮女鬼。

    也叫:黄皮女鬼!

    生前怨气太重,皮被扒了之后,在往她的骨肉里撒上盐。曾经有一种青竹葬尸法,就是扒了女人的皮,埋葬在海边,将她的灵魂牢牢的锁定在黄土里。

    不过后来那个女鬼的怨气散发,把之前害她的人都一个一个杀掉了。

    所以,不管任何时候,一定要多多积德。否则一定会有不好的结果。严重一点可能会直接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父亲从小就告诉过我,做人一定要积德,不能去谋害任何一个无辜的生命。否则大难来临之时,也就是自己遇难之刻。

    这句话我牢牢记在心里,藏在股子里,从小都不去做什么缺德的事情。

    可曹九州倒是好,仗着自己家里有钱,就唯所欲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杀害了那么多无辜的生命,也不会心慈手软。

    像这样的一个人,如果厉鬼真的找上了她,我才不会去救他。

    虽然我是个生意人,只要给钱的活就干。但也要看什么人,什么雇主,像曹九州这样的,给在多的钱,也不会去帮他。

    这一次是真的没有任何办法,否则我也不会擅自前来。在想着白莲花也不知道在哪去了,听青蒙说早就已经回度假村了。

    可我现在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一点都不相信青蒙的话,她嘴里说出来的每一句话,我都对她充满了各种各样的质疑。

    曹九州这会担心受怕的,每隔一小会,目光总是会锁定在墙角那口棺材下,反复的那一句:“里面那人是还好吗?”

    青蒙带着阴险的笑容乐了一番,从桌面上用手捡起一个茶壶,倒满了一个茶杯,递给曹九州,盈笑道:“来,先喝点茶压压惊,多大点事情,我们都已经帮你处理好了呢。”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就好!那就好……”

    曹九州言语有些不清晰,说话都是打着颤的,明显是做了什么亏心的事情,一副贼眉鼠眼的熊样,看着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最后,他手接过了茶杯,凑到嘴边抿了一口。喝到一半的时候一口黑血又吐了出来,溅得满桌子都是污迹。

    黑血里带着几条黑色的虫子,这些怪异的虫子看上去好像是蜱虫。这种蜱虫是成了精的蜱虫。一但趴在人的体内,会慢慢把他体内的鲜血都一点一点吸走。

    直到最后,只剩下一层干枯的皮肉,变成一具尸体。

    我一看到这些蜱虫,就知道曹九州中毒不浅。也许他之前真的没有死,但也不知道被谁给施了法。最大嫌疑的人,就是我身边的青蒙了。

    青蒙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心里最清楚。她很想害死曹九州,所做的一切也许真的是为了三年前的那个夏天。

    那个夏天给她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几乎把她给害苦了,真想不到,一个女人是怎么挺到今天的,需要多大的勇气。

    这时,青蒙从腰包里抽出一把水果刀,白色的刀面在灯光下闪闪发亮。她把刀拿出来之后,抵在了曹九州的脖子上。

    曹九州却还没有发现,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我朝着青蒙使了个眼神,暗示着她不要擅自行动,会有不好的结果发生。

    可青蒙好像根本就不在乎,继续把刀抵在了他的后颈椎上,正准备一刀下去的时候。她的手突然开始颤抖了起来。

    随后,手里的刀脱手而落,掉在了地上。青蒙面色表情越来越难看,最后一口黑血喷在了沙发上,里面的血跟之前一样,含带了那些虫子。

    青蒙忍不住惨叫了一声,酿酿呛呛的往后一退,便倒在了沙发下。

    这会,曹九州才反应了过来。往后一看,见青蒙躺在了血泊里。身体不停的在抽搐,旁边还有一把水果刀。

    曹九州顿时勃然大怒,上去就一脚踩到了青蒙的胸板上:“什么?你敢杀我?你敢杀我?”

    还没等青蒙解释。曹九州整个人就跟发了疯似的,上去不管三七二十一,将那把水果刀夺回了自己手中,冲着青蒙胸口上刺了下去。

    我大吃一惊,上去阻拦了下来,解释着说:“别冲动呀,曹大哥,青蒙也许是被施展了什么异术,所以才变成这样的。”

    曹九州拉着脸横了我一眼:“什么?你是谁啊?我认识你吗?赶紧滚开!”

    他把脚一踹,踢到到了我肚子上。

    顿时,我两眼一黑,这一脚踹得头晕眼花,看什么都是黑漆漆的一片,差点都呕吐了出来。

    倒在地上后,曹九州手紧紧握着那把水果刀,冲着青蒙的胸口上一刀又一刀的刺了下去。

    当我神志不清的缓缓睁开双眼,正好见到曹九州把青蒙的脖子给拽了起来,他浑身上下都是血,脸上都已经被一片红给染色了。

    不由自主的颤抖一梭子后,我又上去阻拦着:“别冲动呀,你看看她刚刚吐血了,一定是受了什么异术,您刚刚不也吐血了吗?”

    “他娘的!你算个什么东西!老子做事情,还需要你教吗?”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突然发现曹九州说起话来,越来越像王勉了。就感觉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