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阴笔断碑 第一百九十五章金色铃铛
    话说回来,当我走到门前,看着门栓上的金色铃铛。发现门栓中间的按钮没有按下去,门没有锁,只要轻轻一拧,就开了。

    刚把手伸过去,发现那门的把手直接掉落在了地上。地面上的铃铛发出声响,“叮铃铃,叮铃铃……”两声过后,回音不断,把走廊上的气氛笼罩得更加诡异。

    门打开后,里面漆黑一片。打开电筒后,才隐约看清一些卧室家具,都是一些腐朽到极致的木凳子木板床。

    里面全是脏兮兮的灰尘,用脚一踩。地板上面的一层干灰溅起老高一丈,把整张脸都弄得迷糊了。

    要说心里一点都不害怕,那也是假的。但凡遇见这种情况,头皮多多少少都有些发麻,腿都有些站立不稳。

    进到房间里面后,才发现床头上一个人都没有。被褥叠的整整齐齐的,跟一块水豆腐似的。村长曾经在部队干过两年兵,虽然房间里面的灰尘很重,但是东西摆放得还算很整齐。

    村长的房间里不大,床头上有他年轻时候的一张照片,还有一张办公桌子。里面虽然装修不是特别好,但还算舒适。

    当我看见村长没有在房间里时,心中的悬念已经系成了一个死结,把内脏闷得仿佛炸裂开来,一股热气在肚子沸腾,进得去出不来。

    也不知道,之前在村长家里的时候,那个声音,到底是从什么角落里传来的。因为这明显不是村长的声音。

    这会,我的脑海里忽然想到了另一个房间,就是村长隔壁的那间。他之前说过,那是个死人房间,让我最好不要进去,否则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我听说过死人房间。死人房间是专门拿来放死人的地方。

    如果一个人做了坏事,就会被关在这个房间里。七天七夜不给他吃喝,直到他饿死。饿死以后,也不进去给他收尸,就这样让那人放在里面。

    直到尸体发干,变色,成一堆白骨。也不会有人进去。就这样,一直把那人给关在里面,比进监狱还痛苦,这种感觉真是生不如死。

    这就叫死人房间,里面首先放进去的是一个活人。几天后就会变成一个死人,而且这个死人的灵魂和尸体,会永远停留在那个空间里,出不来。

    想到这里,我不经意地把手抬起,看着手上表的指针,发现已经是夜晚十点了,在过五个小时,洪水就会在村子里爆发。那个时候,谁都拯救不了了。

    出于这个严重的问题,我决定走出去调查一下村长的那个死人房间。尽量在最短的时间内,把问题给搞定。

    走出房间后,我来到了村长隔壁的死人房间。这扇门很矮,上面还有把铁索。是专门锁魂用的,铁索上面有一张黄色的茅山咒符,防止死人变成厉鬼或者僵尸,从里面冲出来。

    我拿出刻刀,将门栓上面的那把铁索给撬开后,一脚踹开了大门。

    由于门长宽太窄小,只能缩着身体,慢慢钻爬进去。即便是体型变小,进去还是有些费力。比钻狗洞还要痛苦。

    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门里面钻进去。进入死人房间后,空间一下变大了。

    这扇门之所以设得这么小,就是因为担心里面的人逃出来。本来这扇门并没有这么小,是把人给关进去后,用把门给拆了,敷上了水泥和黄钻,在新设的一道门,这才变成了死人房间。

    我拍了拍灰尘,从地上爬了起来,感觉头都还是有些晕乎乎的。看什么都是一片缭乱,甚至有种想呕吐的感觉,里面的空气太不新鲜了。

    再次打开手电筒后,光线有些微暗。好像电池快没有电了,只能模糊不清的照亮一小团空间。

    这个死人房间里,没有床,没有沙发,没有椅子。只要是人的生活用品,里面都没有。

    只有一样东西,那就是棺材。棺材摆放在中间。墙壁上就连窗户都没有,里面死气沉沉的,蜘蛛网都牵得到处都是。

    这口棺材,就是给那死人准备的。棺材里面放了一个睡袋。人被关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这口棺材里了。只需要不给食物和水,就会慢慢的死在棺材里。

    有点像赵欣曾经被王勉给活生生放进棺材里一样,不过他们两者的区别还是很大的。一个是活人墓,一个是死人墓。

    像王勉那种,属于死人墓,活人碑。这一种,就属于活人墓,死人碑。

    活人墓有两种葬法,一种是活生生憋死,另一种是活生生困死。

    我眼前这一种,是活生生给憋死。没有水源,没有食物,空气不新鲜,一片昏暗。在这里面,最多能活上七天,超过七天,必死无疑,灵魂也会永远被困在棺材里。

    还有一种,是活生生的被困死。那一种活人墓,是给食物和水。但就让那活人一直呆在那个空间里,一辈子不放他出来,永远和那个空间埋葬在一起。

    时间一长,那人要么就是变成神经病,要么就是变成疯子。这就叫困死。

    活人墓在村子里本身不流行,重点还是村长比较迷信,带着村子里的人一块跟他迷信。但事实上迷信也不是件坏事,这世界上本身就有鬼,而且还分很多种类的鬼。

    这个活人房间里,中间放那口棺材上面,还洒满了鸡血跟糯米。棺材盖上还贴着一排茅山咒符。防止里面的灵魂冲出来报仇雪恨。

    如果一个人害死另一个人,它的尸体在七天之内没有得到处理。那必然会变成厉鬼复仇。

    杀死它的那个人,一定会遭到报应。所以村长才会这么小心翼翼,也不知道之前谁得罪过他,弄得这么紧张。

    想到这里的时候,忽然,有一滴凉飕飕的液体,从我的头顶上滴落下来。弄得我的头皮凉飕飕的,感觉整个人都是飘的。

    抬头一看,顿时发现,一个身穿白挂的身躯,就被吊在横梁上,身体都僵硬成石头了。

    我把手电筒仔细一照,看着那个身躯,惊讶无比的发现,那张格外熟悉的面孔,就是村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