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阴笔断碑 第二百一十八章土地庙
    自己再次看到眼前这一幕时,才清楚,之前那两次根本就不是巧合。而是天灾,早已经注定在这个时空的灾难。

    土地庙里还有两座泥人,一男一女。都是三岁不到的泥娃娃,就是给土地的仙童。那会每一个地方都有这样的一个风俗习惯。

    庙里面的面积不大,也就十几个平方。材料大多都是木柱,就顶端盖了一些稀薄的茅草。

    简简单单的一个土地庙,就这样筑成的。不过周边那些密密麻麻的槐树,把整个土地庙的木头墙给垒得极为厚实。

    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土地庙里面突然有一道绿光从眼前闪过。看着好像是一个女人的背影,披着乌黑的长头发。这个身影只在视野里呈现了短暂的一秒钟,接着,又是一片漆黑。

    那个女人的背影很陌生,根本观察不到那人到底是谁。但是身边显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降临。浑身酥麻酥麻的。

    我拖着湿漉漉的身体,冲进了土地庙里。来到大厅里的时候,感觉里面比外面更加的阴冷。几乎把四面八方的空气,都冰封成了一块坚固的铁墙。

    里面鸦雀无声,听不到一丝一毫的声音。在这个无声无息的空间里,我脑海里浮现了一个熟悉的画面。那是从小母亲的面孔。

    她慈祥而又冰冷,关怀而又糟糕。在我从小就是如此,张大也不例外。

    寺庙里的地板上面,铺就了一层红色毛毯。毛毯上面散发着一种奇怪的花香。这个味道,好像是彼岸花的味道。这种话只要闻到了,就会产生奇妙的幻觉,严重的话,可能会昏迷或者失意。

    在我们村子里,很少有村民见到彼岸花。它更不会在这种地方出现。

    一旦出现,那只有一种可能。有人故意为之。

    我顺着毛毯,走到寺庙中间。大厅里的角落,散发着怪异的气味。里面没有听到脚步声。

    这层毛毯软绵绵的,上面好像散满了一层透明液体。在模糊的视野中可以隐约瞧见。

    前方不远处,隔着三五米左右。上面就放着土地的泥像。旁边都是丝绸裁制的门帘。

    刚靠近那土地庙,突然身后就有个小娃娃的声音响起。

    “你是谁?”

    我回头一看,发现左侧的一个门角下,就蹲着一个小和尚,头顶光秃秃的。穿着一身破烂的僧衣,脖子上还带着一个银色的项圈。

    “你是谁?”

    那小和尚的声音又一次从漆黑的角落里传来。声音有些颤抖,好像内心已经恐惧到了极点。

    我打开电筒,电筒射出的光芒闪了几下,稳定后,照着那和尚的脸庞。

    当我看到那和尚的时候,发现就是曾经跟我一块来村庄里的那个小和尚。

    小和尚一个人很害怕,把手和脚都缩到了里边,身躯不停的在微微颤抖。嘴唇乌黑乌黑的,整个人都快丢了魂似的。

    我把手电筒高高举起,把那微不足道的光芒照射在了和尚的脸庞上:“喂,你别害怕?怎么了你?怎么弄成这样?”

    我尽量安慰着那个和尚,但是他好像根本没有听进去我的话。身躯反而颤抖得更加猛烈。直到有一个人的出现,他才缓缓的平静下来。

    这个人头发苍白苍白的,体型有些矮小。偏胖,从头到尾都是有腥味,这种味道扩散在了空气中,带来一阵阵刺鼻的酸臭。

    这是一个老太婆,就站在土地庙的门口,手里拿着一个擀面棍,穿着一身黑色的寿衣,头戴着一顶地主帽,后面还有一根白色的长辫。

    这模样我从来都没有见过,村子里好像也没有这个人。

    我慢慢的挪动着两条站立不稳的双腿,有些瑟瑟发抖。干燥的喉咙里不经意的吞了吞口水,面朝着他走过去的时候,心中有些莫名的恐惧。

    我从来都没有畏惧过孤魂野鬼,但眼前这个老太婆的模样,却令我头一次感到惧怕。

    特别是她手里拿的那根擀面棍,上面染满了黑油。这种有腥味好像是墓穴里的坟油。所谓坟油,就是尸体上面流淌下来的油水,叫做坟油。

    这种油一旦闻到,如果体力不支,就会产生一些幻觉。

    那小和尚见老太婆起身后,立刻从门缝边一窜而起,麻动着两条僵硬如泥的小腿,飞驰冲向了那老太婆的跟前。

    “奶奶……奶奶,快来救我,外面下了好大的雨,真可怕。”

    老太婆微微一笑,手轻轻的抚摸着那小和尚的头皮,道:“孙子,不要害怕,有奶奶在这里呢,有什么困难,奶奶帮你解决。”

    当老太婆话声传到我耳朵里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十分熟悉。这声音好像曾经在什么地方听到过。

    我举起了电筒,继续朝着门口那老太婆的方向慢慢移动过去。走到三尺距离的时候,我把手电筒的光线照在老太婆的面孔上,惊讶的发现,这个老太婆的模样,就是在不久前,小镇里卖油条的那个老太婆。

    难怪会有一身的油水味。但是这种油水味,根本就不是油条的味道。而是坟油的味道。

    看到这老太婆,我身体抽搐得更加猛烈,心脏也跳动也越来越快。脑勺发麻,眼瞳里就像星辰下闪烁的一颗颗宝石一样,珍珠般的泪晶从黑睫上滑落至衣领。

    老太婆盯着那小和尚看了一忽儿,随后抬起头,把目光转移到我这个方向,开口说了句:“谢谢你小娃娃,这是我家的孙子,刚刚外面下了一场暴雨,而且山谷里已经涨满洪水,没有办法,我只好带着我的孙子,来土地庙里暂时躲避一下。”

    这老太婆看着好像根本没有恶意。脸庞上露出慈祥又和蔼的笑容,绽放在那张皱皱巴巴的双颊间。

    跟小镇遇见的那一次,性格有很大的变化。

    但是也并不奇怪,毕竟这是在另一个时空。这老太婆脸上的皱纹明显没有之前的那么浓密,看起来还有些“年轻”的样子。

    我见老太婆没有恶意,才放松了警惕,笑着也回复了一句:“哦哦,嘿嘿,没事,其实我没也做什么,这小和尚一看见我就害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