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阴笔断碑 第290章病房的老婆婆
    一个胆子小的护士说:“对,那是个泥人,刚开始我们都以为是恶作剧,就把她给搬运了出去。扔在了垃圾箱里。可我们回到大厅的时候,发现那个老婆婆又重新回到了天花板上面,身体僵硬的。”

    “当时我们都被那可怕的一幕给吓到了,都害怕得跑到了楼上,又来到了病房里。”

    另一个护士最后进来,立刻就把病房的大门给关上了。又把窗户的窗帘给拉上,前门后门都给关得密不透风。

    一个身材矮小的护士拿出了手机,就准备拨打报警电话,希望警察能敢过来救。

    “不用报警了,你现在报警,肯定打不通电话,不会有信号的。”我说道。

    护士不相信我说的话,坚持拿着手机试图拨通了一个号码,拨打之后,听筒里的声音想起,是一个老奶奶的哭泣声。立刻就把那个护士给吓到了,把手机一扔,整个人都瘫坐在了地上。

    还有一个瘦小的护士,神态也是很紧张,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一直拿不定注意。

    走进来的总共就三个护士,就最后一个进来的护士张得有几分姿色,身材也比较好,至少比那两个,看似就像是绿叶衬托着一朵鲜花。

    她们看着都很恐慌,好像刚死里逃生,三张脸都是白的。

    “你别晃了,我们还是有办法的,也许是那个老奶奶在作怪,我们只要把她给想办法送走,一切就完全了。”

    我边说着,边喝着手里的茶叶。

    “怎么送走?玩笔仙吗?”

    我水喝到一半,就喷了出来。回头看着那个瘦小的护士,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我把茶杯放在了桌子上,照着抽屉里的东西,翻来翻去也没翻出来什么。

    那个漂亮而又美丽的护士,就看着我,问道:“小弟弟,你翻来翻去的干什么?需要找什么东西吗?”

    听到着个护士叫我小弟弟,心里有些不太舒服,毕竟自己身体比较小,可思想是个二十多岁的老男人,听着总感觉别扭。

    病房里最淡定的还是我,毕竟从小生活在乡村。乡村里别的没有,孤魂野鬼那是最多的,晚上走夜路经常能看见。我一天最多的时候,能看见三四只孤魂野鬼在飘动着。

    我从抽屉里找出一条绷带,还有一瓶酒精。整个柜子里翻来翻去也就只有这些东西了,而且还是最好,最有利的东西。

    美丽护士走过来后,暂且叫她美丽护士吧。她走过来之后,面色惊慌但又好奇的看着我,半天什么话也没说。

    我拿出绷带之后,把酒精都泼在了绷带上,撕成了好长一截,就铺盖在了地上,又问:“谁有打火机,鬼最怕的就是火焰,它们看见火焰,通常都会回避三分,只要有火,我们就能安全。”

    “一条绷带,能燃烧多久啊?”美丽护士问道。

    “燃烧的时间足够我们逃走。”

    几个护士根本不相信我说的话,因为她们看着我,就跟看着一个屁大点的小孩一样,还以为我有神经病。

    尽管我再三劝说,都是没有相信。

    那美丽护士过来问道:“小弟弟,你是怎么来到病房里的?跟着谁来的啊,你一个人吗?看哪个病人呢?”

    我回头手指着那张病床,说道:“就是床上面躺着的那个女孩,是我的妹妹,我是特意来看望她的,没想到被困在医院里了。”

    “哦,原来是着样。”美丽护士回头看着那张病床,见的确有一个小女孩躺在那。

    “这女孩可有神经病呢,医院里不仅仅是病人,就连好多医生就不敢靠近她,天天一人怪里怪气的,也不知道这病能不能治好。”

    瘦小的护士走到女孩病床前,就看着那女孩,伸出一只手去抚摸她的额头,刚触碰到的时候,整个人都惊了。

    “哎呀,你们快过来看一看啊,这女孩的头,怎么是冰冷冰冷的。”

    其余的两个护士听到后,都跑到了女孩的那个病床下,都伸出一只手,去抚摸那女孩的额头,也都被吓着了。

    我跟着过去,看着那女孩,好像有点感觉不到呼吸,看着就跟个死人一样。

    刚准备过去一探究竟,不料门外又出现了剧烈的敲门声音,还是那种撞门的声音。这回,房间里的三个美女护士都听见了,一个个回头惊讶的就看着那扇大门。

    也不知道哪来的力量,忽然间,那扇大门直接被撞开,门口站着一个弱不禁风的老太婆,就站在门前,模样古怪,拖着背就走了进来。

    老婆婆肚子看起来鼓鼓的,把身上的棉衣都快撑破了,刚迈开两条腿走进病房,突然一弯腰,嘴里呕吐出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这仔细一看,发现是之前那女孩吃的泡面,还有拉面,以及鱼和肉,都在老婆婆的嘴里。

    病房里瞬间发出了护士的尖叫声,有两个护士还没来得及躲进床脚,就已经被吓晕过去了。

    美丽护士傻站在床头前,身体也跟块木板似的,动也不动,就摇摇晃晃的,冷汗直流,看似都被吓傻了。

    老婆婆把肚子里的所有东西都呕吐出来后,人就面朝着地板,丝毫不动的倒了下去。仿佛一个不倒翁被一块沉重的石头给压下去一样。

    接着,那老婆婆就爬在地上,慢慢的移动着身体,同时头抬得老高,就注视着前方,慢慢的在爬动。

    我立刻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把地板上早已经铺满的绷带给点燃,火焰燃烧后,那老婆婆立刻跳转了方向,爬行的速度一下变得好快,三两秒就不见了黑色身影。

    我见她爬出走廊,立刻就跳过火坑,跑到门边,快速的把门给关上。又从房间里推着两张病床,给堆在了房间的门口。又搬来一张不锈钢的桌子,堵在了木门下。

    至少能起个心理上的安慰作用。

    回过头后,就见那美丽的护士傻站在病床前,仿佛魂都吓没了,肢体除了抽搐以外,没有其它的动作。

    我走到那个护士身边,看着她的那张脸,就问:“你还好吗?你怎么了?”

    护士没有说话,那面色的皮肉都块凝固了,拉也不拉一下,眼珠子就瞪的大大的,嗓子里时不时的发出“哼哼……”两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