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阴笔断碑 第三百零二章老伯死了
    打开窗户之后,带着女孩就跳了下去。病房本身是二楼,跳下去也没多大问题,

    跳到下面后,就背着女孩一直往前跑,速度还很快,真担心医院里的护士知道真相后,就立刻报警。

    因为自己不想让其它人知道这件事情,我和女孩在这个时空根本就没有身份,要是被送进孤儿院,那可就完蛋了。那种地方,就连女孩都不愿意去。

    我带着她一块跑到了街道上的岔路口,女孩都还穿着医院的病人衣服,跑得浑身是汗。女孩忽然停下,说跑不动了,需要休息一会。

    我同意后,就带着女孩一块走到了一张石凳下坐了一会。

    女孩就问:“一会我们去哪?”

    “去老伯那个诊所吧,你应该不想失去自由吧,在外面多好。”

    女孩明白了意思,休息了五分钟后,就跟着我一块回到了老伯那个诊所。

    来到诊所周边的桥下,见诊所门口听着三四辆警车,还有一辆救护车。见里面有两个护士,把老伯的尸体给运了出来。

    我见后满是惊讶,“不好,看来这个地方也是不能去了,咱们去旅社吧,不然今晚真是没地方去了。”

    女孩没有说话,就是浑身发抖的蹲在桥下,嘴皮子都乌黑乌黑的,看来是衣服穿的太少了。天气又太冷。

    我把外套脱给她后,带着她就从桥下溜走,在另一条街去找能住的地方,暂时先稳住脚。

    我去了每一家旅馆,都是需要身份证登记,自己又没有身份证,有许些无奈。最后又想出一个办法,先打电话给一家酒店,装成是一个大人的声音,说是要订房,先让两个小孩来入住。

    果然这个办法就见到了效果,我们两人成功在一家酒店办理了入住手续。就是房间太贵了点,一个房间需要二十好几块一晚上,看着好像是一家三星级的酒店。装饰很豪华。

    进入房间后,女孩就说很冷,打开空调后,感觉好了许多。

    我跑到楼下去买了好几件大棉袄,在回到房间里的时候。发现女孩已经不见了,房间地板上到处都是血淋淋的脚印,墙壁上也都有。

    见此一幕,我惊得把手里的衣服都落在了地上,立刻打电话叫来了服务员。

    服务员来了之后,就跑到房间里去检查,到处找来找去,都没有看见女孩的身影。

    最后,事情还惊动了酒店里的经理,经理看见毛毯上到处都是血,就说要打电话报警,先让警察来看看。

    我没有说话,过了一会,自己的手机铃声响起来了,接听后,发现是之前那个豪宅男打过来的。

    他在电话里的语气很凶恶:“你这个骗子,骗子,你害死了我,我今天就要血债血偿,你妹妹就在我手里,一会我就把她的尸体给你送过来,哈哈哈……”

    我刚准备想说话,那豪宅男立刻就挂断了电话。

    再次拨打电话过去的时候,豪宅男根本就没有再次接听,听筒里也没有了声音。

    我顿时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把手机放下后,就朝着酒店大门跑了出去。打车就朝着豪宅男家里的方向奔驰而去。

    来到豪宅男那个房子里时,我下了车,跑到大铁门前,撕开了铁门上面的封条,闯入房屋后,见大门的台阶上面到处都是血迹。

    大门是反锁的状态,我用力撞着门,把门给撞开后,人闯入了房间里,走进房间后,房间里面黑漆漆的什么都没有。

    我打着手电筒,朝着客厅里的方向走去。

    来到客厅时,惊讶的看见,客厅里面摆放了三口巨大的棺椁,还是用玉做出来的。

    就在三口棺椁的中间,就停放了一辆黑色的私家车。整个客厅里面没有任何的家具,就连一张椅子都没有。

    客厅里的气氛很诡异,看着好像根本没有人。也不知道之前那个豪宅男到底是怎么死的。说好了七天不出门,可他第一天怎么就死了。

    我一直想不明白,还记得那天晚上跟着豪宅男一块吃饭的时候,他就特意告诉过我,只要事情解决了,要什么好处都答应。但是事情要是解决不了,做鬼都不会放过我。

    他这句话我铭记在心,可当务之急,是要把那女孩给解救出来。如果那女孩要是死了,可就没有未来的青蒙了。

    我慢慢走到房间里,看着那辆私家车,里面没有人,车子好像刚洗过,崭新崭新的。

    就是毛毯上面的灰尘重了些,我推开那三口玉棺椁,打开其中一个,见里面直接就是一具尸体,根本没有任何棺材。

    我打着手电,照着那尸体的头部,发现就是之前那豪宅男死的妻子,脸都变黄了,就穿着一身红色的旗袍,整个人躺在了棺椁里,动也不动。

    我刚上去,把脖子伸入棺材里,就见那女子睁开了眼睛,慢慢从棺材里直起了腰板。

    顿时吓了我一跳,提着麻木的身子,朝着客厅外连连退了七八步左右。

    此刻,门外又冲进来了两个黑影,速度也很快,我刚回过头去看,就见那两个黑影刷的一下飞进了客厅。

    此刻心中有些莫名的颤抖,随着客厅里的灯光一亮,我仔细的观察到了眼前的一切环境。

    站在客厅下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那个老道士,满脸的胡须,手里拿着一把桃木剑就朝着那具女尸体上面刺了过去。

    就在那个老道士的身后,好像还站着一个极为娇小的身躯,是一个女孩。不过这个女孩我不认识,年龄跟着我差不多大。

    直到那个女孩完全露出头后,我才发现,这个女孩,就是村子里要饭的那个女乞丐,可此刻她的出现,看着根本就不像是个乞丐,而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孩,穿的衣服也不在是破破烂烂。

    我一路退到了客厅的一个角落,就见他们两个人在棺椁边施法,自己也没敢上去骚扰。

    随后,老道士拿着桃木剑,就刺着那个女尸的心脏。女尸顿时惨叫了一声,浑身就在冒着闪电般的光芒,一直在哀声惨叫着。

    头皮冒出一道白烟之后,女尸就化成了一堆白骨,粉碎在了棺椁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