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阴笔断碑 第三百一十一章陌生男人
    我上了车,也坐在副驾驶位后,见青蒙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铁丝,插入了车锁,左右来回的拧动着。

    不过一会,青蒙就把车给启动了,发动机在引擎盖下面突然响起。

    我坐在驾驶位上,转脸看着青蒙,惊讶的问道:“哇,青蒙,你会偷车啊。”

    “你说什么啊,这车本来就是我的,只不过钥匙没找到罢了。”青蒙说着,脚踩油门,双手九十度翻转了一下方向盘子,把车给开到了地下停车场的一个收费处。

    可惜岗亭里没有人,只是窗户上面挂着两件污秽破旧的保安制服,窗户玻璃上除了一个染血的手掌印之外,空空如也。

    青蒙把车加速,根本不理会周边的环境,车直接撞击到了收费亭的护栏杆子上,将其撞成了两半。

    车并没有减速,青蒙继续加速把油门盘踩到最死,直接冲出了地下停车场的大门。

    车开到大街上时,两边的街道和马路上没有行人,也没有车辆,一排排斑马线,一盏盏红绿灯,照亮了整条模糊不清的街道。

    在街道其中的一个十字路口下,站着一个漆黑的人影。

    青蒙顺着街道继续把车加速,开到了路口前,停在黑影后背下。

    黑影转身,面看着青蒙:“你来了!”

    这两人好像早就已经认识,而且还很熟。青蒙转脸看着黑影:“是啊,赶紧上车吧,一会医院就关门了。”

    黑影脸上蒙着一层面纱,因此看不见她的脸庞。但从声音里能辨别出来,这是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

    当黑影拉开车门,坐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回头看见,这个黑影的身材,跟之前青蒙在洗手间用粉笔画的那人体型极为相似。

    完全可以说,就是同一个人。

    黑影坐在车上后,我本想询问青蒙这人到底是谁,可青蒙根本没有在说话,踩着油门就把车给开走了。

    车开到一家城外的医院,我见路线越来越熟悉,怎么看,都好像是之前的那一家野战医院,门口多出了好几辆卡车。

    青蒙把车停下后。医院门口随即走出来两个白衣大褂的医生,斯斯文文的,头都戴着一副眼睛。

    两个青年走来,到了车位边。青蒙把锁关上,开门走下了车。座位旁边那个黑影也跟着下了车。

    青蒙就走到那两个医生眼前,面对面的与之交流。

    还没接上两句话,青蒙就从腰包里抽出枪支,砰砰两枪就把那两个医生给打死了。

    我都还没反应过来,青蒙上前,就把那两个医生的尸体从地面拖到了汽车的后备箱,用黑皮箱子装好后,扔进了后备箱里。

    我正想问这后备箱里的人到底是谁,青蒙没说话,只是瞪了我一眼,又从手里拿出一根红绳,捆绑在了那黑色塑料袋上。

    来来回回缠绕了几圈,青蒙把后备箱一拉。跟着旁边那个黑影立刻就冲进了医院里,速度很快,转个身就没了影,消失在医院的两扇玻璃门外。

    很快又听见医院里面传来了无数只野猫的叫声,整个医院不管是楼上还是楼下,都相继传来野猫的呻吟。

    声音大约持续了十几分钟左右,才停止下来。在这段时间里,我和青蒙就在私家车旁,青蒙也不准我过去,我只要上前一步,青蒙就会拿着枪指着我脑袋。

    当时自己很不能理解青蒙的所作所为,因为那两个医生是活生生的人,而不是行尸,更不是僵尸。

    过了一分钟,只见医院的楼顶上,站着一个黑影人。这个黑影人,就是刚刚冲进医院那个黑影。

    黑影独自一人站在楼顶,肢体张开大字,嗓子里不停的发出怪笑声。在月色的照亮下,她的脸庞逐渐呈现在了虚空之中。

    我放眼看着那个黑影脸庞,见这声音刚刚还是女的,可瞬间就转换成了一个低沉的男子音。

    那黑影仰天大笑了三声之后,纵身一坠,整个人就从七八米高的楼层直接摔了下来。

    我大吃一惊,那黑影人滚落在每一层的阳台上,又顺着无数层的阳台,缓缓的砸落在了地面上。

    霎那间,黑影的身体在受到猛烈的撞击下,肢体四分五裂的粉碎成了残渣余粕。

    热腾腾的血泊在医院那扇玻璃大门下逐渐顺着台阶蔓延开来,一只破旧的黑色布鞋,显露着千苍百孔,顺着梯子口滑落在车位的石板上。

    再看那玻璃门口横躺的一具血尸,面色已经模糊,鼻子和五官已经被血涂刷成了一面红透的西瓜,两条腿都还在瑟瑟抽搐。

    我正要走过去时,青蒙又拦住了我,“先别过去,等它死了之后在去。”

    “为什么要杀他?”

    “是我杀的吗?明明就是他自己跳的楼。”

    “可他为什么要跳楼?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一下就变了。”

    “不知道!”

    青蒙转身走在了车门前靠着背,什么话也没说。过了一会,直到玻璃门下那血尸不在动弹,已经完全没有了呼吸。青蒙才慢慢的走了过去。

    青蒙来到那血尸下面,看着那副漆黑的脸庞。我紧跟在后,来到青蒙身后,看着地面那横躺的血尸,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青蒙拿着一把刀,就朝着那血尸的脖子上砍了下去,把脖子砍断后,取下了人头,就放进了黑色口袋里。

    我本想问这人到底是谁,可青蒙根本没有说话,人也变得怪里怪气的,还不如之前那个女孩。

    青蒙走回身前,就把车的后备箱打开,把头给扔进了车的后备箱了。随后自己又走上了车,来到了驾驶位上,回头看着我:“时亨,你还走不走?走就跟我一块。”

    “去哪?”我诧异的看着她。

    “回之前那个旅馆,等明天我在告诉你事情的经过,现在一两句话,根本说不清楚。”

    我想着青蒙也不是什么坏人,虽然平时有点冲动,但心里起码有底线,不会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来。

    我点着头,就跟她一块上了车。青蒙把车开出野战医院时,就冲出了坡道,把车开到了两边崎岖的大马路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