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阴笔断碑 第三百二十六章谎言
    刚来到一个报亭,准备打个电话。路面就有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街边门口。

    从汽车上下来的人,就是曹八海,身边永远跟随那几个保镖。看见我,就冲着我在招手。

    我跟了过去,坐上了曹八海的轿车,一块把车开进了一家五星级的大酒店。

    进入酒店后,曹八海点了一桌子的菜,还要了两瓶红酒。酒店四面花花绿绿的墙壁上贴着不少红双喜的大字。十几张桌子坐的也都是曹八海的亲戚,看着好像结婚办喜事一样。

    当时我还以为曹八海是为了我出狱的日子特别来跟我庆祝了,没想到曹八海一口否认了。说接我来吃饭是真的,但不是完全为了庆祝我。

    很快,熟悉的身影,抱着一个小孩,就从酒店的两侧大门走了进来。我清楚的看见这个人,就是青蒙。

    她手里抱着一个婴儿,穿得也挺时髦的。走到曹八海面前,眉开眼笑的叫着老公。

    曹八海也随手指了指青蒙手里抱着的那个婴儿,说:“嘿嘿,你看,这是我刚出生的儿子,我给他取了个名字,叫曹九州。”

    听到这三个字,我眼都红了。没想到曹九州这会才刚刚出生,而且曹八海的老婆,居然会是青蒙。

    我眼睛傻傻的把目光注视在青蒙身上,想说话却迟迟开不了口。

    曹八海一直在笑着,又说:“今天啊,其实我就是为了庆祝我的儿子刚刚满月,所以置办了一个这样的酒席,二来也是为了迎接你刚出狱。”

    我听到这话,心里觉得非常难受,难怪青蒙这八年以来都没有找过我,居然跟曹八海在了一起。愧我曾经为她付出了这么多,就这样背着欺骗了我。

    我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更想不到青蒙居然会是这样的人。一气之下,饭也没心思吃,拍着桌子回头瞪了曹八海一眼,从凳子上站起来人就走了。

    可不料周边的两个保镖见我站了起来,立刻就把我给狠狠的按住,看样子是不准我走了。

    曹八海见的脸色,好像也明白了我的意思。立刻一挥手,就让旁边那两个保镖散开。

    两个保镖什么话也没说,低沉着就退到了一边。我先是瞪了一眼曹八海,就看着抱着小孩那个青蒙,脸红得就跟苹果一样,恨不得马上找块豆腐撞死得了。

    起身后,头也不回,朝着酒店大门口就走了出去。

    走到酒店门口时,曹八海就打电话过来跟我道歉,说今天的事情是他不对,等过两天他会专门安排一个饭局,来请我吃个饭。

    我也没去跟他说太多余的话,像曹八海这么有钱有势的人,想弄死谁不容易,特意来找我,肯定是有原因的。

    在出狱时,老头曾经还给过我一张银行卡,是他派人过来给我的。说这笔钱是那给国外的一个留学生名叫青蒙的人,这个人就是那老头的女儿。

    老头也没说银行卡里有多少钱,只是说是一笔巨额资产,说百分之八十可以她的女儿,另外的二十留给我作为答谢。这是老头曾经在监狱时跟我说的原话。

    在监狱里的时候我并没有把这句话当真,老头神经古怪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来的水,可千万不能当真。

    我拿着卡,就到了取款机前,卡插入后,查询了一下里面的余额,本来以为既然是巨额资产,那想必最少也不会低于二十万。

    可当我输入密码,按下查询键的时候,惊讶的发现,里面只有八百块钱!!!!!!第一想法就是监狱老头把我给耍了。

    八百块钱也能称之为巨额资产,那老头果然是个神经病。

    百分之八十交给国外的女儿,那八百分下来也就六百多块,真的找到他女儿了,花的钱何止才八百块。

    一时无奈,手里一分钱也没有,只好把卡里的钱全部都取出来,真的找到他女儿了,也就八百块钱,上班一个月就能把钱都还给他女儿。

    我把卡里的八百块都取出来之后,就把银行卡直接掰成两半扔进了水沟沟里。想着钱都取出来了,卡留着也没什么用,扔了就扔了吧。

    我带着身上唯一的八百块钱,去找了个单间房租了下来。

    来到一个小胡同,找到了其中一个房东。房东带着我看了好几间房我都不满意,不是觉得不好,而是觉得太贵。

    最后房东只好给我找了个既肮脏又偏僻的小房间,里面就七八个平米,放下一张床就没有位置了。

    房东打开门后,一大股灰尘从里面扑来。地板上面积了厚厚的一层灰,看着像是几百年没有打扫过一样。

    这房东也是个老大妈,说话不含糊,进去打开电灯,指着房间里面说:“来,就这间,五十块一个月,水电费另算。”

    我进入房间后,犹豫了一会:“还是有点贵了,有在便宜一点的房间吗?”

    “什么?五十块钱都还嫌贵?那你去住猪圈吧,那地方不要钱。”房东气冲冲的说完,人就走了。

    我没有别的选择,只好在这破旧的房间暂时住了下来。这里面没有任何家具,都需要自己去买,可刚出狱,身上也没多少钱,自己在这个城市,别说是亲人了,连朋友都很少。

    商店的里床铺都太贵,这样一来连睡觉都成了个大问题。

    我连夜去城内好几个垃圾站翻来翻去,好不容易翻出来一张破烂的木质板床。都是别人扔下不用的东西,拿回去还得自己拼,拼出来后,床板都是凹凹凸凸的,讲究放在了房间里。

    又去二手市场买来了一些破旧的家具,都是一些桌子凳子。就这么点东西摆在房间里,看着空间都只够一个人的通道了。

    这一夜度过得特别艰难,半夜的时候好几次滚落下床,摔得我头都磕破皮了。这破床睡上去都得小心翼翼,否则一不留神就有可能摔下来。

    到天亮的时候,我基本没怎么睡觉。到了6点干脆就坐在椅子上靠着迷迷糊糊的睡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